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深空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全文版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

全文版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

久久萋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以周越添楼阮为主角的现代言情《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是由网文大神“久久萋”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向后梳了过去,庄重地好似要去参加国宴。站在老爷子身边的谢星沉瞧着他微微笑着开口,“第一次见嫂子,当然要郑重一些,我们家总不能个个都像哥哥一样……”虽然她话说到这里就顿住了,但谢宴礼知道,她后面要说的三个字是没规矩。略微一顿,她才朝着楼阮伸出了手,“嫂子好,初次见面,我是谢星沉。”谢家二房的独女,明丽传媒的ceo,楼阮早就听过她的名字。......

主角:周越添楼阮   更新:2024-07-01 18:0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越添楼阮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文版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由网络作家“久久萋”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以周越添楼阮为主角的现代言情《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是由网文大神“久久萋”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向后梳了过去,庄重地好似要去参加国宴。站在老爷子身边的谢星沉瞧着他微微笑着开口,“第一次见嫂子,当然要郑重一些,我们家总不能个个都像哥哥一样……”虽然她话说到这里就顿住了,但谢宴礼知道,她后面要说的三个字是没规矩。略微一顿,她才朝着楼阮伸出了手,“嫂子好,初次见面,我是谢星沉。”谢家二房的独女,明丽传媒的ceo,楼阮早就听过她的名字。......

《全文版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精彩片段


不算值钱。

他又合上盖子,把它单独放回了柜子里,这才歪头对着门外喊道,“老唐,老唐!”

唐叔从外面进来,看着摆在一旁大大小小的盒子,愣了一下,“这……”

谢老爷子眯起眼睛笑了一下,“这些都给孙媳妇~”

唐叔在谢家几十年了,当然知道这些盒子里都装着什么,他知道老爷子既然已经都拿了出来,就肯定是要给,但还是低声问道,“全都要给吗?”

这些东西的价值,不在于它们本身的价值,而在于老爷子和老夫人的情义。

谢老爷子手背过去,扬着脸点点头道,“谁让谢宴礼那小子不会办事儿呢,只好由我这个老头子来给他收场啦。”

“都拿下去吧。”

-

谢家老宅。

汽车引擎的声音格外明显。

黑色的库里南驶进了院子,在他进门的那个瞬间,窗边已经不知道多了多少双眼睛。

谢老爷子更是直接站到了门口,带上老花镜望了过去。

车门被打开,一双纤细的高跟鞋在石子路上落下。

身着浅黄色裙子的女孩从车上下来,墨黑色的长发柔软地披在脑后,天边淡淡的橘色光芒落在她身上,将她的发丝染成了浅浅的金色。

谢宴礼从另一边下来,走到了她身边,正垂着眼睛和她说话。

刚刚在里面还一脸嫌弃的女孩子不知道何时站在了谢老爷子身边,她漂亮的脸上露出惊艳的神色,“谢宴礼能娶到这样的?”

谢老爷子“啧”了声,回头看她,“你嫂子第一次回家,你别吓到人家了。”

谢星沉目光落在院子里那道纤细的身影上,若有所思地“嗯”了声,“我知道。”

说话的功夫,谢宴礼已经带着人进来了。

虽然他已经提前说了,谢家人多,但楼阮还是不由自主紧张了起来,她站在谢宴礼身边,拎着东西的手心浸满了薄汗。

谢家基因优越,也家大业大,子孙后代遍布各行各业,个个都是行业翘楚。

一下子被这么多人盯着,她实在没法不紧张。

谢宴礼走到门前,盯着站在最前面的谢老爷子,表情有些一言难尽,“怎么穿上这个了。”

谢老爷子带着一副银边老花镜,手上拄着拐杖,身上穿着一身规整的灰色中山装,金色的怀表链子在胸前微微晃动,一头已经花白的头发也已经全都规整地向后梳了过去,庄重地好似要去参加国宴。

站在老爷子身边的谢星沉瞧着他微微笑着开口,“第一次见嫂子,当然要郑重一些,我们家总不能个个都像哥哥一样……”

虽然她话说到这里就顿住了,但谢宴礼知道,她后面要说的三个字是没规矩。

略微一顿,她才朝着楼阮伸出了手,“嫂子好,初次见面,我是谢星沉。”

谢家二房的独女,明丽传媒的ceo,楼阮早就听过她的名字。

她伸出手,嗓音清软,宛若春日里的江南流水,动听悦耳,“你好。”

“家里人多,你别害怕,以后熟起来就好了。”两只手短暂地触碰了一下,谢星沉精致完美的脸上带着浅笑,给楼阮介绍身旁的人,“这是爷爷。”

拄着拐杖的谢老爷子一辈子见了不知道多少大场面,但在此时,手心却还是起了薄汗。

楼阮垂下眼睛,微微低头道,“爷爷好。”

她嘴角挂着浅浅的、恰到好处的笑。

嗓音也宛若江南婉约的流水一般,清甜温婉。


楼阮:“……啊?”

车门已经被打开,谢星沉靠在车边看着她,眯着眼睛道,“我一想就知道谢宴礼不会来,所以就替他来了。”

“坐吧~”

楼阮虽然已经在周氏工作了一段时间,但自小到大的生活习惯难以改变,她实在不是很快能和人熟络起来的性格,甚至还极度慢热。

但谢星沉实在太热情了,真的让人盛情难却。

楼阮抿了抿唇,默默弯下腰,坐了进去,她声音很轻,“谢谢。”

谢星沉关上车门,“谢什么!”

她又绕回去坐到了驾驶座上。

谢星沉坐好以后并没有直接扣安全带启动车子,而是伸出手,从后座捞了一只保温袋过来,递给了楼阮,“这是早餐,我从家里带的,特意让厨师做了你喜欢的哦~”

楼阮有些恍惚地接过保温袋,动作有些迟缓,特意……让厨师做了她喜欢的吗?

以前,从没有人这样过的。

没有人给她带过早餐,都是她给别人带。

也从没有人会特意为她准备什么。

谢星沉扣上安全带,语调莫名的有些像谢宴礼,懒懒散散的,“希望你能吃得惯。”

楼阮抱着保温袋,有些不知道说什么。

她鼻尖有些酸酸的,有不知名的暖意弥漫上来,将她包裹。

谢星沉看着前方,忽然说道,“你不介意我叫你阮阮吧?叫嫂子我总觉得……”

楼阮的长相很显小,看起来就是白白软软的一只,看一眼就很容易让人产生莫名的保护欲,就像个妹妹一样。

看着这样一张脸叫嫂子,她总觉得有些别扭。

“有些别扭。”谢大小姐有什么说什么,短短几秒,她就把脑子里想的几个字说了出来,“你长得太年轻了。”

楼阮抱着保温袋,有些懵懵的,她还没有从刚才的情绪里出来,闻言立刻点头,软白的小脸上满是认真,“嗯,可以,你叫我什么都可以。”

谢星沉笑了一下,“快打开吃吧,你公司离这儿不远,很快就到了。”

楼阮点点头,伸手拉开了保温袋的拉链,香气扑面而来。

一闻到这个味道,她立马觉得肚子空了,好像很久都没这么饿过似的,伸手拿出了食盒。

食盒还没拆开,谢星沉又往这边瞟了一眼,“喔~旁边有个保温杯,里面有温水,可以先喝点温水再吃东西。”

“是新杯子。”

她又补了一句。

楼阮动作一顿,原本已经拿起食盒的手又落了回去,拿起了那只粉色的保温杯,保温杯上有个可爱的卡小猪图案,看起来圆滚滚的,格外可爱。

她拧开了保温杯,垂下眼睫小口小口地吹气,慢吞吞喝了一口,水温正好。

谢星沉开车很平稳,没有任何颠簸,所以楼阮这顿饭吃得也格外舒适。

保温袋里只有一人份的早餐,楼阮把他们吃得干干净净,一口没剩。

吃到最后她才有些不好意思地看谢星沉,“不好意思,我有点……厨师做得很好吃。”

谢星沉已经把车停在了周氏门口,劳斯莱斯的车窗落了下来,露出了她绝美的脸,周围正在打量着这辆车的人也都看到了驾驶座上的车主。

“没事儿,你吃得惯就好~”她手指搭在方向盘上,歪头看着楼阮,“到了。”

“嗯。”楼阮其实是不太会和人单独相处的,她每次和人单独相处的时候都会觉得浑身不自在,但和谢星沉在一起的时间过得很快,哪怕她们并没有说几句话,也没有半分尴尬,完全没有那种不自在感。


谢宴礼定定站在那儿,目光落在她身上,神色有一瞬间的晦暗,不过只是一瞬,他就勾唇笑起来,语调有些嘲弄,“门当户对…”

“谢家不讲究这个,”他看向她,原本懒倦的神色变得有些认真,“而且,楼家配谢家,绰绰有余。”

微一顿,他像是仔细思考了一下似的,又补了一句,“徐家也一样。”

楼阮静了一下,她身后是被微风吹动的窗帘,细微的响声涌入耳膜,她直愣愣地看着谢宴礼,在仔细观察那张脸的过程中,她听到了自己如同擂鼓的心跳声。

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近看他。

他歪头站在那儿,殷红菲薄的唇角微勾,漆黑的眼眸定定看着这边,那双眼睛生得勾魂摄魄,好像多看一眼,魂就会被勾走。

楼阮下意识合了合眼。

【谢宴礼师兄的嘴,一定很好亲!】

不知道为什么,她又想起了学校表白墙的色批发言。

原来她以前看过那么多关于他的东西。

不得不说,这张嘴确实好亲。

她昨天晚上好像有亲到过……

谢宴礼看着她,忽然朝着她轻轻挑了挑眉,“楼小姐,如果实在为难,你可以再考虑……”

“不考虑了。”楼阮睁开眼睛,努力不去想那些旖旎画面,“结婚。”

“我和你结婚。”

谢宴礼保持着那个姿势,脸上的表情微微凝了一瞬,黑瞳也在一瞬间闪了闪,好像有一枚石子落入了常年波澜不惊的琥珀,泛起了圈圈涟漪。

他很快便反应了过来,修长瘦削的手掌插进西裤口袋,菲薄殷红的唇勾起,露出了一个无可挑剔的完美笑容,显得那张脸更加优雅骄矜,“好啊,和我结婚。”

楼阮整理了一下裙子,好好从床上下来,一边穿鞋子一边问,“什么时候结?”

谢宴礼站在那儿看了她半晌,目光落在她雪白的脚踝上,见她试了两次都没有系上那双银色高跟鞋的珍珠链条,便垂着眼睛走过来,在床边柔软的地毯上半蹲下来,朝着她伸出了手。

楼阮动作一顿,俯身看他。

谢宴礼垂着眼睛,修长白皙的手指捻着那串珍珠链条,替她扣好,这才抬起眼睛开口,“今天?”

楼阮有些错愕:“今天?”

顿了一下,她觉得今天结婚也很合理。

毕竟昨天她抓着人家拉拉扯扯,搞不好已经被人看到拍了照,可能今天下午对家就会把照片放出来抹黑他。

今天结婚也很合理。

“嗯,今天不行吗?”谢宴礼已经低下了头,手指即将碰到另一根珍珠饰带,但还没碰到,就被楼阮躲了一下。

谢宴礼抬起头,目光里带着询问。

雪白纤细的脚踝往后缩了缩,楼阮低着头,有些难为情。

从小到大,还从没有男人为她做过这样的事。

“今天,也行。”她垂着眼睛看他,声音很轻,顿了一下又说,“……我自己来就行。”

半蹲在她面前的人勾唇,黑睫闪了闪,重新低下了头,那双修长好看的手伸过去,替她系好了那条珍珠系带,站起身来,散漫短促地笑,“这是我应该做的,谢太太。”

小说《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他重新转过头来,抬起修长的手指,轻轻按着眉心,眉宇间带着浅浅的疲惫,三两句就说清楚了楼阮的情况。

“她在那个家里,过得一直不太好。”

他放下手,靠在那儿又低低说了句。

谢妈妈站在那儿,精致漂亮的眉逐渐皱了起来,“连婚礼都不参加吗,这也太……”

谢宴礼垂着眼睛,身后幽暗的光衬得他的身形格外颀长,靠在那里低头的瞬间,恍若高山上终年不化的白雪,指染不得。

他低敛着眉眼,说不上来是什么情绪,“嗯,不参加。”

谢妈妈低低骂了一句,“既然收养了就该好好对待,漂漂亮亮的小姑娘在他们家这么长大,真是遭罪。”

在黯然光线下靠着的人终于抬起了头,对着她轻轻笑了一声,“是啊,是遭罪了,那您以后对她好点?”

谢妈妈瞥他一眼,“这还用你说?”

“行了,进去吧,带她回去,早点休息。”谢妈妈上前道,“老宅地方小,可没地方给你们住。”

谢宴礼懒洋洋地直起身子,低低笑了声,“已经想好怎么好好对她了?”

“啧!”谢妈妈瞥他一眼,“你别管。”

谢宴礼手指插在口袋里,嘴角挂着浅笑,跟着谢妈妈一起进了门。

他们出去这一会儿,楼阮收到了一大堆礼物。

大多是珠宝,且都是上好的珠宝。

当然,除了珠宝,更让她不适应的是谢家人的热情。

从小到大,她在现实生活中似乎都不是受欢迎的人,忽然有人对她这么热情,她其实是无措的。

她不知道怎么回应他们的热情,只能一个劲儿地说谢谢,谢谢爷爷,谢谢婶婶,谢谢妹妹……

自从谢宴礼出去,她就开始觉得不安无措。

所以,在那道身姿修长高挑的身影从黑暗中出现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好像……彻底得救了。

谢宴礼踩着台阶,从黑暗中徐徐走进来,举手投足都透着优雅骄矜,每一步都是赏心悦目的。

他走到楼阮面前,垂下眼眸,目光落在她身旁的小孩身上,语调散漫悦耳,“谢京京。”

小家伙坐在楼阮身边,两只小手一起抓着楼阮的手,正在低头玩着楼阮的手指。

她闻声抬头,“怎么了?”

谢宴礼语调平稳:“松开你嫂子的手。”

徐京京抬着头,虽然有些不舍,但却还是松开了,她从沙发上跳下来,乖乖把位置给谢宴礼挪了出来。

谢宴礼倒没有过去坐在她身边,而是转头看向了坐在楼阮对面笑呵呵的谢老爷子,“爷爷,今天天晚了,我就先带她回去了。”

谢老爷子双手搭在拐杖上,双眸还弯着,虽然还是很想继续和楼阮聊天,但也知道时间晚了,于是点点头,“行,回去吧。”

说完,他又看着楼阮,笑眯眯说,“阮阮,以后常来哦。”

楼阮轻轻点了头,又和屋子里的谢家人一一道了别,这才站到了谢宴礼身边。

她往谢宴礼身边一站,谢老爷子又止不住地开心,般配!

真是般配!

“爷爷,下次见。”

“好,下次见!”

-

楼阮上车之际,谢妈妈走了过来,动作亲昵地摸了摸她的脸和头发,“阮阮,你在哪里上班,要不要妈妈明天去接你下班?”

黑色的库里南降下车窗,谢宴礼不紧不慢,“不要。”

谢妈妈转头看向他,嘴唇微抿了一下。

谢宴礼:“我会去接的,您在家歇着吧。”

谢妈妈盯着他那张脸看了几秒,不情不愿地松开了手,又对着楼阮笑,“好,那就让阿宴来吧,以后要妈妈接就给妈妈打电话哦。”


“对吧,”他看着她,薄唇里溢出低低的笑,“软软?”

楼阮不确定他喊的是“阮阮”还是“软软”。

软软是她本来的名字,听养父说,爸爸觉得楼软不好,后面就改成楼阮,软软就成了她的小名。

楼阮微不可察地一顿,他清风一眼的嗓音卷进耳蜗的时候,她有一种被勾引的头皮发麻感。

顺着这个视线,她正好可以看到他滚动的喉结。

那个地方印着她的牙印。

少女微微往后缩了缩,软白的脸颊上映出了一层浅浅的薄粉,她低下头,声音乖软,“…嗯。”

-

送走徐旭泽后,楼阮才重新坐上了那辆库里南的副驾驶。

司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开车的人换做了谢宴礼。

做工精致的西装外套被他脱下,随手放在了后座。

雪白衬衫的袖口被解开扣子,拂至手肘处,冷白肌肤上,性感的青筋微起。

楼阮的目光最终落在了他手腕上那枚精致的腕表上。

她认得那枚腕表。

早上他解开放在桌上的时候她没仔细看,现在已经完全认出来了。

这是周越添曾经很想要的一枚腕表,出自意大利著名工匠之手,全球只有这一枚。

大二那年,她选中了这枚腕表,想买下它给周越添做生日礼物。

后来到了意大利才知道腕表已经被买走,老先生知道她想将它送给喜欢的人做生日礼物后,还留下了买主的电话,说对方也是中国人,或许对方可以割爱。

那张写有对方号码的卡纸还在家里,但她一直没有拨通电话。

没想到这块腕表在谢宴礼手上。

也许是她的目光太过直白,谢宴礼垂眸看向手腕上的腕表,“喜欢?”

楼阮连忙摇头,转过头在副驾驶上坐好,“没有,就是觉得好像在杂志上看到过。”

“杂志?”谢宴礼点点头,随手扣上安全带,“确实上过国内的杂志。”

打造这枚腕表的老先生将它命名为Coisíní,意为怦然心动。

在意大利见到它的时候,原本没想买,后来听人说了它的名字,才在临近回国两个小时前买下了它。

谢宴礼启动车子,慢条斯理道,“这块是男士腕表,女士戴不太好看,不过谢太太喜欢的话,我倒是也可以摘下来给你。”

“……不用,你戴着很好看。”楼阮还是不太适应那声谢太太,连忙道。

谢宴礼双手落在方向盘上,看着前面的路唇角一勾,“哦,原来不是喜欢它,是喜欢我戴它。”

楼阮:“……”

她终于忍不住,转过头看他。

开着车的人大大方方地伸出右手,完美地展示冷白手腕上的腕表。

楼阮:“……谢宴礼。”

谢宴礼单手转动方向盘,漫不经心地看着前面的路,嗓音散漫不羁,“嗯?”

楼阮眨了眨眼睛:“我弟弟已经不在这儿了。”

徐旭泽已经下车了,没必要维持暗恋她十年的人设了。

顿了一下,她又夸赞道,“你刚刚演得很像,我都快信了。”

“演?”

“对啊。”楼阮伸出手,朝着他比了个大拇指,“真不愧是天才,在表演方面也很有天赋!”


周越添手上的手机还是震个不停,但他却没继续管了,他歪头看着她,唇角轻轻勾了勾,“祝你心愿成真。”

楼阮心情很好,语气轻快起来,“谢谢你。”

在她转过头看他的瞬间,周越添微微往前凑了凑,他坐姿懒散,眼尾微微勾着,脸上带着勾魂摄魄的绚烂笑容,“楼阮。”

楼阮觉得他们挨得好像有些近,于是微微往后退了退,“嗯?”

周越添说,“我说真的,你很快就能心愿成真的。”

楼阮看着他纤长的眼睫,轻轻眨了眨眼,她总觉得他说这话不是随便说说的,听着很像是什么霸总宣言。

就像小说里那种,女主说这家店好好吃,男主就立刻买下来送给她的感觉一样。

周越添有可能是男主,但她绝不会是女主。

他们是没有感情的。

而且她还给人添了麻烦。

不可以!

楼阮顿了一下,开口问道,“你不会是想要出版社的朋友找他出版吧?”

周越添笑:“为什么这么想?”

楼阮认真想了想,“我觉得你刚刚那个语气像,像是想帮我完成心愿一样?”

在周越添的视线落在她身上的时候,她又快速开口,“不会是想要拿这个作为我和你结婚的报酬吧?”

周越添唇角的笑意更深,那双漆黑眼眸中好像有谁在里面撒下了碎星,他眼尾微微弯了弯,“不会。”

他靠在那儿,手指搭上方向盘,冷白手腕上的腕表泛着华丽的光芒,“我只是相信你的眼光。”

“相信优秀的作品一定会被发现,相信他会被看到。”

周越添的朋友圈彻底炸了。

他以前从不会发朋友圈,十几年了,身边也一直没有关系特别亲近的女孩。

这忽然一发朋友圈,还发得是结婚的内容,朋友圈可不得炸。

谢家老爷子坐在沉香木椅上,把周越添那条朋友圈看了一遍又一遍,嘴角都快翘上天了。

老宅也忽然来了不少人,乌泱泱地坐了一屋子。

大多数都是高兴又期待的,只有角落里一个女孩子有些不屑地嗤了一声。

谢老爷子耳朵仿佛在一瞬间变灵了许多,抬起眼睛看了过去,“干什么,你堂哥结婚你不高兴啊?”

女孩抬手拿起桌上沏好的伯爵红茶,有些阴阳怪气地开口,“高兴啊,我可太高兴了,结婚之前完全没听过他说起人家,也不带人来见见我们,急急忙忙地就把婚结了,真有规矩。”

她垂下眼睛,散漫优雅地喝茶,目光落在精致的玫瑰茶杯上,“人家女方家里都不知道怎么看咱们。”

老爷子一顿,她放下漫着茶香的杯子,又开了口,“戒指都没有,哪有他这么办事儿的…”

那张脸继承了谢家最优良的基因,和周越添的脸不相上下,都是被上天眷顾的人。

而现在,那张漂亮的脸上却带着满满的嫌弃,显然是觉得周越添没办好这件事,委屈了人家。

谢老爷子拿着手机,动作微顿,他一想,觉得也是。

他光顾着高兴了,都忘了这回事了。

于是,老爷子认认真真把手机装起来,站了起来。

满屋子的人都抬起了头。

“爸,你干什么去。”谢妈妈抬头说道。

谢老爷子摆了摆手,踩着楼梯上了二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从柜子里找到了好几个盒子,全都抱了出来。

抱出来的首饰盒每一只都格外精致,充满年代感。

谢老爷子认真看了看,最后将一个最小的盒子拿起来,打开看了看,里面是一枚雕刻着海棠花的银镯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