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深空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畅销小说推荐贵妃娘娘宫女出身,皇上偏宠着

畅销小说推荐贵妃娘娘宫女出身,皇上偏宠着

雀翎宴子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以古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贵妃娘娘宫女出身,皇上偏宠着》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雀翎宴子”大大创作,沈清禾散霜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手臂上激起一阵颤栗,她内心忐忑间,却不敢妄动,直到实在受不了煎熬,萧祈戏谑的嗓音才响起:“你今日是怎么了,怎么老提太后身边的人?”......

主角:沈清禾散霜   更新:2024-02-12 22:1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清禾散霜的现代都市小说《畅销小说推荐贵妃娘娘宫女出身,皇上偏宠着》,由网络作家“雀翎宴子”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以古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贵妃娘娘宫女出身,皇上偏宠着》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雀翎宴子”大大创作,沈清禾散霜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手臂上激起一阵颤栗,她内心忐忑间,却不敢妄动,直到实在受不了煎熬,萧祈戏谑的嗓音才响起:“你今日是怎么了,怎么老提太后身边的人?”......

《畅销小说推荐贵妃娘娘宫女出身,皇上偏宠着》精彩片段


这么多年下来,贤妃甚至觉得,萧祈明面上不表露些许,可内里,恰恰证明他是天性凉薄之人,宫里事事纷扰,却不见得他对什么事特别上心,而那些女人,也不过是萧祈为着中宸、为着圣权稳固,安置在宫中罢了。

他平衡着自己与皇后之间的关系,不让任何一方处于弱势,也不让自己或皇后压了各自一头,他宠爱自己,也去别的妃嫔宫中,可相对来说,重华宫是萧祈踏足最多的地方而已,就比如今日的侍寝。

贤妃想也知道,萧祈没有抓住皇后宫女掌掴江美人一事,是给足了皇后面子,反之,萧祈会借由今晚的侍寝来告诉皇后,他对江美人一事,只是看在太后面上,无关其他。

帝王对于攻心之术,向来是常人不可比拟的。

那女人呢?萧祈真的就没有真正在意之人吗?

贤妃脑海中闪现过东西六宫所有人的脸,堪比雾间赏花,那些妃嫔的脸一轮轮在贤妃眼前划过,她想抓住其中一个,可却陡然发现,那人,萧祈一月也不过宠幸一两回。

贤妃正颓然间,却意外抓住一抹淡化的记忆,那是萧祈看着太后身边女官的眼神,那种眼神,贤妃从没有见过,她一壁惊讶于自己的好记忆,一壁暗暗心惊。

沈清禾在宫中伺候十余年,比任何伺候萧祈的妃嫔在这宫中生存的时间都要久,据贤妃了解,沈清禾还是一直伺候太后之人,而萧祈是太后养子。

低头不见抬头见,情窦初开的萧祈面对清冷疏离难掩玉颜姿丽的沈清禾会不会动心?有没有动心过?

贤妃陡然心慌了一瞬,萧祈那日不加掩饰看向沈清禾的眼神让她内心的狐疑更想得到验证,既然这么想了,那贤妃何不问上一嘴。

贤妃思绪万千下,娇柔着身躯,慵懒无比道:“臣妾才听说了皇后娘娘身边宫女被剔甲了,也不知江美人得到消息没有,要臣妾说,还是太后娘娘身边的女官得力,不出半日,就将事情处理妥当了,不过就是残忍了些,那宫女的手只怕是要废了。圣上觉得呢?”

“不过是个宫女,手废了,皇后愿意养着她在宫中,那就干些粗活,等到年纪放出宫,也是皇后对她的恩典。”萧祈正阖眼,有一搭没一搭的说道。

贤妃笑笑:“事儿是这么个事儿,臣妾就是佩服太后娘娘身边的人,面不改色间准予了人剔甲,该是何等的心性啊。圣上难道不觉得沈女官做事果断利落吗?”

“沈女官。”萧祈唇间嗫嚅这个称呼,阖上的眼缓缓睁开,贤妃乌黑秀发映入眼帘,萧祈不动声色抚着贤妃,说道:“她代表的是慈安殿,若是在那些宫女太监面前软了性子,那就会丢了慈安殿的脸面,太后身边不止是她,四个大宫女也是当初王姑姑调教出来的,宫里,太后身边的人,都错不了。”

贤妃没得到想要的答案,还不死心道:“圣上少有对谁这么青睐的,怕是借着此话夸赞沈女官吧?”

贤妃说完,眼神清明,等着头顶萧祈说话,可呼吸间,萧祈迟迟没有发出声音,贤妃露在锦被外的手臂上激起一阵颤栗,她内心忐忑间,却不敢妄动,直到实在受不了煎熬,萧祈戏谑的嗓音才响起:“你今日是怎么了,怎么老提太后身边的人?”


这日墨春眼瞅着皇后身边的锦屏一脸趾高气昂从外间回来,路过她时,不情不愿招呼上一句:“姑姑。”

墨春看着锦屏行的不伦不类的礼,张张嘴,呵斥的话再没说出来,反和颜悦色道:“这一大早的,去了哪儿?”

锦屏梗着脖子起了身,笑眯眯道:“皇后娘娘吩咐奴婢出去做事,姑姑问奴婢,倒不如去问问皇后娘娘。”

墨春胸口顿时憋住一口气,不上不下,可她不愿与锦屏在内殿门口争执,这落在旁人眼里,是凤鸾宫没规矩,也是她自己个儿丢脸,墨春脸色骤变之下,还是好声好气道:“也是,皇后娘娘看中你,自然是给了你不一样的差事,娘娘唤我,一同进去吧。”

皇后刚进宫之时,墨春一开始也存了立规矩的心,难免同皇后带进宫的几人日渐生了嫌隙,以锦屏为首,对墨春是恭敬不足,怨恨颇多,私底下,没少在皇后面前嚼舌根,墨春不是不知道,但想着太后拨了自己过来,总不能辜负太后意思,如今看来,真是她多虑了。

墨春瞄见锦屏跃跃欲试的样子,浅笑下,微微侧了身,稍稍落后她几步,锦屏果然露出轻蔑样,从她身边挤着进了内殿。

昨儿是十五,圣上按照规矩来了凤鸾宫,皇后今儿晨起心情就不错,这会子,换了绵软舒适的宫装,披散了一头青丝,正撑着下巴搅着面前樱桃酥酪,有一搭没一搭的往嘴里送,而锦屏半弯了腰在她一边,言语间模糊露出几个字来。

“江美人…没脸看…”

墨春心里咯噔一下,却听得皇后银铃般的笑声传来,她抬眼望去,皇后耳垂下的红宝石串珠坠子无风自动,好比是有人凑近拨弄了两下,趁机搅乱了殿内的一时平静。

“啪嗒”一声,是皇后手中调匙脱离了她的手,锦屏立刻取了帕子替皇后擦拭:“娘娘您是皇后,想教训谁就教训谁,左不过有太后给咱们撑腰呢。”

皇后得意般轻哼一声,留意到正下方还有一人,她略摆摆手,锦屏退至一侧,墨春深吸一口气道:“奴婢给娘娘请安,娘娘金安。”

“你来了?”皇后正了正身子,吩咐道:“本宫叫你来,是让你去太后宫里一趟,本宫既然说了请太后宫里的人帮忙,那你就去同太后说一声吧。午后,尚仪局的人来,你作为本宫身边的宫令女官,一同处理之后,在交由本宫过目吧。”

皇后不愿贤妃插手,那自然得圆了自己的话,她不想亲自去一趟慈安殿,只好遣了墨春,墨春神色一滞,眼底爬上一双无奈,万般无奈下,答应道:“是,奴婢这就去。”

分派宫女这事,不是一天两天能完成的,午后,尚仪局的人要先将宫女名册给皇后过目,看人数、宫女年龄、以及先前都在哪处当差等,这些皇后有无异议,再然后对于分派到哪个宫里,分派多少人做一个定夺。一切妥当之后,由尚仪局领着人去往各宫,才算结束。

一整套流程下来,怎么着也要三四天,墨春垂眸凝思一会儿,领了皇后意思,急忙忙往慈安殿去。

慈安殿内,沈清禾正给太后挑拣熏香料子,太后崇尚礼佛,对于香料也是颇有考究,像妃嫔所喜爱的浓重熏香是不进慈安殿的,而寻常香料又达不到太后要求,因此沈清禾只能选一些带有果木清香的,而她们这些贴身伺候太后者,身上一概戴了香囊,既没有厚重胭脂气,又可以薄薄香气示人。

沈清禾今日腰间悬挂的香囊内,少见换了荷花香,香气淡雅宜人,沁人心脾。

她挑挑拣拣一会儿,散霜一撩门帘进来,脸上带有一丝惊慌,连带着脚下步调都有些不稳,沈清禾转念一想,撇下手掌心中的料子,迎上前去:“怎么了?慌慌张张的?”

“姑姑。”散霜一脸为难样子,害怕扰了胧纱帐后闭目养神的太后,遂拉着沈清禾走远一些,抵着她耳朵根子将事情讲了出来。

沈清禾脸色一变再变,与散霜四目相对间,眸色森冷了下来,还不等她做出反应,身后传来一道沉闷女声:“有什么事到哀家跟前来说,哀家还没老到耳朵聋了呢。”

散霜当即拧眉,踌躇不安看向沈清禾,沈清禾却收敛眸中凉意,冲散霜点点头。

二人一同进了胧纱帐后,跪在太后面前,散霜这才支支吾吾说道:“禀太后娘娘,皇后娘娘今日派了身边的宫女去甘泉宫,掌掴了江美人。也不知那宫女是故意还是无心,江美人被掌掴后不仅面色红肿,甚至还有三四道血痕,看上去万分可怖,正巧贤妃娘娘去探望江美人,见江美人如此,一时气愤不过,拉着江美人去勤政殿了。”

太后听完,登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皇后指使宫女掌掴妃嫔,若妃嫔有错则罢,可按照太后对皇后的了解,这江美人怕是无妄之灾,更别提还伤了脸。

后宫女子向来以容貌安身立命,江美人此事万万善了不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