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深空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都市狂龙之执观神

都市狂龙之执观神

财神驾到 著

其他类型连载

进入神秘监狱实习三年,他满载欢喜归来,看到的却是母亲双腿残废捡垃圾还债,父亲身亡埋骨荒野,而这一切都是围绕女友所设的局!他含怒而发,一朝腾云,翻山倒海!...

主角:秦川周熙凌   更新:2024-06-10 11:3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川周熙凌的其他类型小说《都市狂龙之执观神》,由网络作家“财神驾到”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进入神秘监狱实习三年,他满载欢喜归来,看到的却是母亲双腿残废捡垃圾还债,父亲身亡埋骨荒野,而这一切都是围绕女友所设的局!他含怒而发,一朝腾云,翻山倒海!...

《都市狂龙之执观神》精彩片段

“终于回家了!”

下了公交车,秦川看着熟悉的街道,满是沧桑的脸庞上露出一抹归家的喜悦。

过去的两年零三个月,他稀里糊涂地成了外派实习医生,入驻了某个不知所在的神秘监狱。

说是做实习医生,可他的遭遇比囚犯还惨,甚至几次差点丢了性命。

“老爸老妈联系不上我,肯定担心坏了。”

秦川下意识地摸了摸手腕上的漆黑手环,快步离去,“回去先把二老的陈年旧疾解决掉。”

以他目前的医术,只需几服药,便能轻松搞定。

他惊人的医术和其他神奇的本领,都是那神秘监狱的监狱长传授的。

监狱长不知姓名,只知他是个神奇人物,几乎无所不能。

一身实力强到离谱,能以一人之力完虐监狱里的百名狂徒,稳坐监狱长之位。

偏偏,这个监狱长竟是监狱里待了最久的犯人……

整座神秘监狱就是为了困住他。

而秦川在机缘巧合下救了这传奇人物一命,也刷新了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监狱长跟他聊一个个神秘又无比强大的组织,一处处诡异又恐怖的绝地,还有一位位惊才绝艳的强者……

甚至还有自炎黄时期便出现了的,拥有无数传承,能够左右皇权的巅峰神秘组织——督神观。

按照他的话来总结,就是无所不能,全球最牛。

而他就是这督神观的当代“执观神”!

起初,秦川还觉得他是关久了,出现了妄想症。

可当他通过了监狱长的几次考验,开始真正跟着他学习后,秦川才明白这个世界真的不是看起来的那般简单。

他掌握的医术,修到精深时,可肉白骨,活亡人!

他修炼的练气法,可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甚至还能触摸仙门,白日飞升。

更有那通天术和其他五花八门的本领,让人能纵横世间,无所不能!

在秦川掌握了所有的本领后,监狱长找到他彻夜长谈,说他是天命之人,有着莫大的机缘和前程。

监狱长还当面将他手腕上黑漆漆的手环摘了下来,郑重地戴在秦川的手上,说是送他给的珍贵礼物。

然后让他在半年后的九月初九那日,去一座深山中的荒废道观去祭拜,还要奉上九九八十一柱香,到那时会有身穿黑袍之人现身,对暗号后,跟对方去个地方!

在秦川还稀里糊涂的时候,他就被告知可以提前一年回家了。

临别之时,亦师亦友的监狱长只说了一句话:三年后,等你来喝茶。

想到这里,秦川不由得又是一阵唏嘘,感慨人生无常,庆幸能遇良师。

秦川吐出一口气,不觉间离家只有两个路口了,饶是心性已然深沉,他的心脏还是忍不住地砰砰乱跳。

哪怕他有了改变人生的机遇,但对身体不好的父母,他还是满心愧疚。

离家两年多,二老不知受了多少罪,吃了多少苦。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该死的**富二代,无法无天的秦城大少陈江涛。

两年前,他和情投意合的女友袁秋彤,为其闺蜜庆生,却不想那横行霸道、嚣张好色的陈江涛也在!

陈江涛趁着秦川上厕所之际,强行给袁秋彤灌酒,硬生生让她喝了两瓶红酒!

他还趁机将袁秋彤压在沙发上,上下其手!

见到这一幕的秦川瞬间炸了,他一把抓起陈江涛就是一拳,可对方是个练家子,挨了一拳后就把秦川踹倒在地。

然后让他的一群保镖狠狠地暴揍了秦川一顿,扬长而去!

就在秦川以为事情到此为止的时候,第二天一早他就接到了外派实习生的信息,而且是立马就得走,否则就丢了工作机会!

后来,秦川就稀里糊涂地去了神秘监狱,经历了几次生死。

事到如今,他岂能不明白是有人故意整他,想要他变成一具尸体!

秦川眼中恨意浓浓,自己回来了,定是要跟陈江涛好好算算账!

忽的,秦川前方不远处,一个双腿残疾的拾荒老太太摔倒在地,发出哎呦一声惨叫。

秦川眉头微皱,连忙上前搀扶起来:“大娘,你没事吧?”

老太太连连摇头,声音有些沙哑地说道:“哎,没事,没事,谢谢你了小伙子,谢……”

说着说着,老太太扭头看向秦川,话却堵在喉咙里说不出来了。

老太太浑身颤抖,泪流满面地盯着秦川,一双手紧紧地抓着他的胳膊,嘴巴张张合合,却是发不出一个音节。

秦川诧异,仔细一瞧,瞬间如五雷轰顶,呆立原地!

“川……川子!我的儿啊!”

终于,老太太撕心裂肺的声音喊出,将秦川拉回神儿。

“妈!妈!你,你,你怎么……”秦川的泪水奔涌而出,浑身颤抖不已。

原本身体健康的母亲,竟然老了二三十岁不说,一双好好的腿也成了残疾,还在拾破烂!

“儿啊!我的儿啊!你终于回来了啊!呜呜呜……”秦川的母亲赵慧琴痛哭不已,紧紧地抱着秦川不撒手。

“我回来了,回来了,妈你别哭,别哭!告诉我发生什么了?”秦川瞪大了眼睛,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切。

痛哭的赵慧琴忽的停了下来,露出一抹惨笑,擦着眼泪说道:“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川子,咱们先回家!先回家!”

秦川抱起母亲,按照她的指路,去了“新家”——阴暗潮湿,只有十平方的储藏室。

“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秦川跪在母亲腿边,再也忍不住了。

赵慧琴摇摇头,含着泪,把秦川离开后的事情说了一番。

原来,秦川前脚刚走,后脚就被医院开除了,而且陈江涛还起诉了秦川数道罪名,同时还有袁秋彤的闺蜜作证,诬陷秦川!

陈江涛派了专业律师来吓唬父母,要求他们赔偿陈江涛一百五十万,否则就让秦川把牢底坐穿!

本就是普通人的老两口为了儿子,无奈之下只得变卖家产凑钱,可还是不够,父亲更是被逼得去卖了肾!

即便如此,老两口还是没凑齐,母亲在去借钱的路上,又被车撞成残疾,对方车都没停,直接逃逸!

后经人指点可以让同样在场的袁秋彤为秦川作证,这样就能减少秦川的罪名,甚至不用坐牢。

于是,父亲去求情,去下跪,换来得却是无情拒绝。

甚至,还把刚做完肾脏摘除手术的父亲一把推出门外,摔到了头部。

说到这里,赵慧琴已经泣不成声:“儿啊,你,你爹被人抬回来,没多久就死了!姓袁的,一个都没来啊!”

秦川双眼怒瞪,浑身颤抖,近乎崩溃。

这是要他,家破人亡啊!



挖亲爹的坟?

撞亲妈上天?

“我弄死你!”

听到这话,秦川瞬间炸了,抬脚就要上前将陈江涛大卸八块。

一双苍老的手,却紧紧地拉住了秦川的胳膊。

满腔的怒火瞬间压缩在胸腔里,秦川粗声喘息着,牙齿咬得咯嘣作响。

他不能再让母亲担忧了,更不能让陈江涛这种恶人再得逞。

但这口气秦川不能咽下,既然不能动拳头,那就换个法子。

秦川脸上的愤怒渐渐消失,换做一抹残忍的冰冷,他看着陈江涛,说道:“跪下,给我妈,和我爸,道歉!”

跪下?

道歉?

陈江涛难以置信地笑了,仿佛在看傻子一般,哈哈大笑道:“秦川,你是不是在监狱里待傻了?让老子下跪的人还没出生呢!”

忽然,秦川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成剑指,忽的喝道:“给我跪下!”

话音落下,陈江涛仿佛是中邪了一般,双脚一软,竟然真的噗通一声跪下了。

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双膝跪地的陈江涛,嘴巴都合不拢了。

然后,秦川的剑指指向袁秋彤:“贱人,还有你!”

噗通!

袁秋彤,应声而跪!

跟随而来的小弟们都吓坏了,看向秦川的眼神中满是恐惧。

他们不怕动手打架,但对这种玄学的事情,有着无法解释的恐惧。

于是,一阵噗通声后,小小的房门前跪倒了一地。

地上,陈江涛龇牙咧嘴地看着秦川,挣扎着要起身,双腿却怎么都用不上力气,哪怕是伸手拽着旁边的袁秋彤都站不起来。

袁秋彤早就吓傻了,被男人的力量拽倒在地都不自知。

“给我道歉,否则你就一直跪着!”

秦川上前一步,气势逼人。

陈江涛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切,他不知秦川是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让自己真的跪下了,而且还起不来。

他又尝试了几次,见的确无法起身后,已经看清了形势,他得赶紧离开这里!

眼前的秦川,实在是太诡异,太可怕了。

陈江涛不是脑残富二代,他虽然狂妄嚣张,但也知道活命,他真怕被秦川直接动手弄死了。

于是,他屈辱地低下头,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对不起!我不该乱说!”

一旁,袁秋彤傻眼了,她从未见过陈江涛这般丢人,可抬头就见到秦川那能杀人的眼睛,立马跟着怂了。

“秦川,我,我,对不起!”

听到两人的道歉,秦川深吸口气,缓缓地吐出,冷声道:“滚吧!”

说完,秦川转过身来,蹲着帮母亲检查双腿的状况,他要帮母亲恢复双腿!

身后,一群小弟连滚带爬地进来,拖着陈江涛和袁秋彤,一溜烟地跑没了。

赵慧琴叹息一声,担忧地问道:“川子,他们没事吧?”

秦川知道母亲在担忧什么,毕竟自己这手段的确挺吓人的。

他淡淡一笑,柔声说道:“妈,你不用担心,我这两年认了个师父,他教了我一些本事,刚才的事情你可以理解为气功。”

赵慧琴的眼睛亮了起来,刚要开口,却见门口又是一暗。

她的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惊慌的神色。

“妈的,没完了。”秦川心中生出一股烦躁,猛然起身,回头。

恶狠狠的眼神瞪出,似有实质性的杀意迸射。

门口处,一道打扮时尚火辣的身影神情一愣,显然是被那眼神给吓到了。

接着,一道饱含怒意的声音响起:“你神经病啊?那么凶干什么?”

秦川愕然,这才看清楚出现的人是一个大美女,身着一套黑色套裙,微红的大波浪随意地披散着,散发着时尚和活力。

秦川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他现在只想陪陪母亲,任何人都不想见到。

“哎,你这个人怎么这样?连句道歉都没有?”大美女很不满地说着,黛眉蹙起,显然是生气了。

秦川依旧没说话,转身打算继续给母亲看腿。

这时,大美女身后钻出来了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骂骂咧咧地指着秦川说道:“你给我道歉!快点道歉!”

“出去!”秦川不耐地吐出两个字。

那年轻人却仿佛打了鸡血一般,撸起袖子就进了屋,一把抓在秦川的肩膀上:“我让你道歉,你听见没有?”

秦川肩膀一抖,那年轻人登时倒退几步。

被搞得丢了脸面的年轻人顿时大怒,红着脸,抬脚就要踢秦川。

“住手!”

大美女忽然开口,她只是来做调研的,可没想多生事端。

可对方都动手了,秦川也不能等着挨打不是?

于是,他猛地起身,一掌拍在对方的大腿根儿上。

啪的一声,那人便倒跳着摔了出去,正好摔在大美女的脚下。

“特娘的敢打我?给我揍他!”年轻人面子挂不住,脸红脖子粗地吼着让保镖们动手。

秦川冷冷地看着他,压制住的怒火熊熊燃烧着。

既然有人不怕死的不断找麻烦,那他不介意让这些人去医院里待上一年两年。

保镖们刚要动,却听见一声大喝传来:“都给我住手!谁让你们闹事的?”

只见一穿着得体,身材略微发福的中年男人小跑着过来,一把推开保镖,站在大美女面前就是一顿数落。

“熙凌!收起你的大小姐脾气!我们是来做调研的,不是让你闹事的!”中年男人脸色涨红,喘着粗气道。

“爸,你别生气!别生气!都是他不好,他刚才那么凶……”大美女周熙凌连忙说道,一边伸手帮父亲拍着后背顺气。

“我说过很多遍,要与人为善,怎么你就是不听?还敢让人动手?”中年人的气息更粗重了。

看着眼前的中年人,秦川皱了皱眉头,在监狱的这两年他对外界还是有所了解的。

他经常能从新闻上看到眼前的中年人,知道他叫周启荣,是秦城的首富,自从发家后就一直在做善事。

在秦川归来之前,还刚刚捐款一个亿,救助受灾的地区。

而且,从周启荣的面相上看,这人从未做过亏心缺德的事。

这是个难得的好商人。

此时,周启荣的呼吸已经越来越困难了,脸色都开始发紫。

周熙凌瞬间慌乱地摇晃着父亲:“爸!爸!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再晃他,他活不过三分钟。”

冷不丁地,秦川开口了。

这一开口就是个重磅炸弹。

继续阅读请关注公众号阅美四季回复书号2142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