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深空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在逃娇妻:陆少宠妻宠上天

在逃娇妻:陆少宠妻宠上天

星言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三年前为了救沈家产业,沈娆父亲将她嫁给了陆家重病的少爷陆辞,陆辞领证后不辞而别,两人从未谋面;三年后,沈家再次家危,沈父再次来求。。。...

主角:沈娆陆辞   更新:2024-06-18 20:2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娆陆辞的其他类型小说《在逃娇妻:陆少宠妻宠上天》,由网络作家“星言”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年前为了救沈家产业,沈娆父亲将她嫁给了陆家重病的少爷陆辞,陆辞领证后不辞而别,两人从未谋面;三年后,沈家再次家危,沈父再次来求。。。...

《在逃娇妻:陆少宠妻宠上天》精彩片段

第15章

陆辞在看到有人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转身离去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对方才敢在这里狂妄到不行的指责沈娆,而沈娆则是看着她捉妖的样子,根本不想跟她一般计较。

只不过对方实在是过于吵闹,所以沈娆还是有些厌烦,于是便直接冷漠的开口说着。

“滚!”

王璇看到沈娆语气骄傲的样子,更是恨不得撕了他这副骄傲的面具。

尤其是在听到这句语气冰冷的讽刺之后,更是直接气炸了,甚至想要伸手去打沈娆。

而沈娆的身手岂是会让她碰到的,于是顺手就直接将他压在地上。

“我让你滚,你听不懂中文是不是?”

王璇自然也知道自己其实并不是沈娆的对手,尤其现在这种完全不占优势的状态,只能赶紧顺势求饶。

“对不起,都是我错了,你看在我们都是同学的份上,不要跟我一般计较,千万不要打我。”

看着这个女人现在这种卑微的样子,沈娆更是觉得讽刺自己也没必要和这种人浪费时间,于是松开了他之后,转身就进了实验室。

王璇则是在沈娆手后变得更加气急败坏,歇斯底里。

“贱女人,我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

说完之后转身就去辅导员那里去告状,说沈娆动手打自己。

而且还一副委屈兮兮的样子,好像受了天大的冤枉。

辅导员其实也被这个女人弄得有些头疼,不过毕竟初在学校里的事情还是要管的,于是便叫人叫来了沈娆。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怎么又发生冲突了?”

“王璇说你无缘无故动手打人到底。怎么回事?你不要解释一下吗?”

其实处理了这么多次纠纷,辅导员也已经了解了沈娆的性格,知道她并不是一个喜欢解释的人,不过现在的情况也让他有些头疼,只能尽量开口劝说。

而沈娆则是在听到这一番话之后,直接冷笑一声。

“没什么解释的。”

“导员,你看我就说这个女人不是好人吧,明明就是他动手打人,现在在你面前态度还如此嚣张,学校一定要替我做主。”

王璇似乎也是料定了沈娆的性格不会多说什么,所以才敢在这里嚣张跋扈。

然而沈娆在接下来却直接来了一句话,让他当场在了原地。

“导员如果真的想了解真相的,不妨让人调一下监控,看看到底是我无缘无故打人,还是有人两次三番的挑衅。”

“我受到辱骂所做出来的一切行动都是正当防卫,反而是有些人没完没了。”

导员看到这个情况,基本上已经猜到了是怎么回事,于是毫不犹豫的让学生去调监控。

王璇也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在这种情况下也如此冷静,现在如果监控真的调出来的话,那自己岂不是完全没有理?

于是便赶紧的服软,说自己只是一时委屈而已。

可以不再继续计较这件事儿,导员巴不得他们两个把事情大事化小,于是便匆匆告诫了两人几句,尤其是教育了王璇之后,就让他们回去了。

都说泥人也有三分脾气沈娆被这个女人几次三番的挑衅,自然也有些烦躁了,于是在往办公室门口走的时候,在只有两个人能够看到的角度,便用口型骂了对方一句,傻x.

王璇气急败坏,但又无可奈何,毕竟刚才自己找事不成,如果这个时候再跟他闹起来的话,导员只怕会对自己更加不耐烦,于是只能暂时忍下这口气。

很快他倒也没有时间再继续找沈娆的麻烦,因为学校的校草作为交换生,现在可以回国了。

之前和他玩的比较好的人,准备给校草,开一个欢迎会。

王璇以前对这个男生就有一定的好感,这一次自然是热情的开始张罗着这些事情。

原本沈娆对这种事情其实并不是很感兴趣,毕竟在他的眼中什么都没有,他现在的学业重要。

可偏偏陆纯跟校草的关系也是十分不错的,自然也是这次欢迎会的策划者之一。

在欢迎会开始之前便过来找沈娆开口热情的邀请着。

“学姐,这几天我们在张乐乐这给顾明睿开个欢迎会,你跟我们一起去吧。”

“看你平时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的,趁着这个机会多交几个朋友也好啊。”

沈娆听到这番话之后,只是无奈的笑了笑,然后开口说着。

“你要去就自己去吧,我对这种我一向没什么兴趣的,你应该知道。”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对于这个一直仰慕着自己的小学妹沈娆倒是温和了许多,至少不像以前那样脸色冰冷了。

虽然依旧不怎么主动说话,但是在对方有什么事情的时候还是会报以笑脸。

陆纯更是直接拉着沈娆的手开始撒娇。

“哎呀,学姐,我一个人去也没什么意思,你就陪陪我嘛,反正也无聊,你就当是陪我一起去好了。”

沈娆看着对方这个样子,一时间也是有些无奈的,他对这种活动真的没什么兴趣,而且校草是谁他都不认识,这种欢迎会完全没有去的必要。

可偏偏这丫头似乎一副不达目的不死心的样子,看着时间眼看就要到了,甚至直接强拉硬拽,带着沈娆一起走了过去。

“我都跟你说了,我对这种行为实在是没什么兴趣,你非要拉着我过来干嘛。”

沈娆一边走一边抱怨着,但依然抵挡不住这丫头的热情,最终还是被对方拽到了现场。

陆纯一边嘻嘻笑着解释说自己一个人待在这里无聊,一边拉着沈娆的手伸开他跑掉。

结果却没想到在欢迎会上,顾明睿却好像对沈娆的印象十分不错。

刚开始的时候还只是用眼神打量着沈娆,后面便找机会和沈娆说话。

沈妍也跟同学一起来到欢迎会看到对方的颜值最后也有些动心,于是便主动走上前来跟对方搭讪。

可偏偏男人跟没看到一样,根本就不去理会。

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沈娆身上,这样的状态自然是上对方十分的恼怒。

不过沈妍却并没有把这些记忆在男人身上,反而是觉得是沈娆的出现坏了自己的风头。将这一切都记恨在心!


    第1章

    “娆娆,爸爸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了!”

    “嗯。”沈娆站在酒店门外,耀眼的灯光照在她脸上,淡漠从眼底泄出。

    电话里头的男人没察觉到少女的异样:“爸爸公司耽搁了,娆娆要是到了就商区见陆先生吧,别让他等久了。”

    沈娆挂断电话,双手插兜进了酒店。

    三年前她的父亲急急将她找回来,为了5亿聘金将她嫁给了陆家重病的少爷陆辞。

    两人未见过一面陆辞就出国养病,半个月前才回来。

    那她待会儿要怎么‘求’对方?

    “陆先生,我是素未谋面的妻子,念在三年婚姻的面子上,帮帮我父亲?”

    她嘴角抽了抽,伸手揉了揉自己面瘫的脸皮,抬头敲响了套房的门。

    才敲了一下,门就开了一条缝。

    没锁?

    她再次确定了一下房间号,没有走错。

    “陆先生?”她的声音如她的脸一样冷。

    她推门进房,屋内亮着两盏昏黄的落地灯,没见到人。

    耳尖地听见卧房传来动静,她拧眉到了卧房门外。

    房门忽然打开,有冷风灌过来,一道黑影忽然袭来。

    她只反抗了一下,手就被人钳住,男人的气息萦绕在她鼻尖。

    “你敢给我下药?”男人的声音很不稳,压抑着情绪。

    “不是。”

    她的声音在夜色中清澈如冷泉,让陆辞有片刻的清醒。

    他将沈娆拉得更近:“帮我,事后,要求你开!”

    他的唇落下来,却擦着沈娆的脸而过。

    她肌肤的细腻冰凉让他的神智越发迷糊,只恨不得将面前的人揉进骨血里。

    沈娆侧着头,试探地开口:“陆辞?”

    “嗯。”陆辞模糊应了一声,声音沙哑不耐,“给我。”

    沈娆见他应了,微微一愣,事后要求她开?

    她思索间,就被人带离了门边,跌进松软的大床。

    男人力气很大,锁住她的身体让她动弹不得。

    灯光从落地窗射进来,落在两人身上。她能看见男人精致的侧脸,长睫也遮不住黑眸里的情动。

    吻再次落下,铺天盖地都是陌生的气息。

    沈娆握紧了拳头,终究是没有一拳砸过去。

    她想过几种两人交谈的场面,却没想到最后是这种方式。

    大脑渐渐转向空白,她向来清冷的眸子也多了几丝迷璃。

    ......

    不知过了多久,房间内终于安静下来,门外传来一道声音:“陆总?”

    陆辞伸手捏了下眉头,睁眼皆是冰冷,他声音低沉:“到外面等。”

    片刻后他起身,套了件浴袍出了卧室。

    卧室外等着的是他的助理,神情有些紧张:“陆总,沈英博没来。”

    陆辞拿烟的动作一顿,随即有冷色在他唇边晕开:“呵,沈娆呢?”

    助理迟疑了片刻,这才摇头:“也没看见。”

    话说,他们也没见过陆总的这位妻子,但是这段时间确实没有符合沈娆身份的女人进入酒店。

    陆辞点了烟,袅袅的白烟衬得他的眸子愈加漆黑危险。

    “他倒是舍得,三年前这女儿卖了一次,三年后还想卖一次!看来我三年没回扬城,这些人都忘了我的身份了。去查查,今晚酒局谁在我酒里动了手脚。如果确定是沈英博,那沈家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助理脖子一缩,为下手的人捏了把冷汗。

    这位爷,真的不好惹!

    卧房内,沈娆的面色由粉红渐渐变成了冷白。

    她眸子澄澈又冷漠,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听着门外的交流。

    如果这件事真的是沈英博做的,而陆辞又见着她躺在他床上,他估计会更加厌恶沈家。

    穿好衣服,她掏出手机打开,不消片刻一台微型电脑就出现在她手里。

    幽蓝的冷光照在她脸上,一片沉寂。

    将酒店的相关监控都删掉后,她才起身走到了窗前。

    窗户原本就开着,她头也不回地翻身跃下,几个起落身影就出现在了路上。

    她抬眼看了眼路边的监控,嗯,这个也要删掉。

    陆辞再次进房的时候,屋内只有冷风在呼啸。

    他眸中满是厌恶,只是开灯后,床上的空无一人让他表情有了变化。

    大床上凌乱不堪,雪白的床单上还印着一抹红色,但是床上却空荡荡,没有人影。

    “出来!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他话音落下,房内却依旧一片寂静,没有人回应。

    他抬步在浴室,衣柜中寻找,最后目光落在了大开的窗户上。

    楼下,是一条人迹不多的马路。

    很好,还有女人敢睡了他就跑!

    他眼前不由闪过一双眼睛,那双眼睛在黑暗中都闪着泠泠月色,不禁令人心脏停跳。

    这该死的女人,一定别让他抓到她!

    他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拨通助理电话:“林远,再查查今晚还有谁来过4901!”

    ......

    路上,沈娆正在等计程车,手中的电话忽然响了。

    她垂眸看着来电提醒,冷漠划过接听键,没做声。

    电话那头传来男人关切的声音:“娆娆,爸爸公司这边临时出了点事,来不了了!怎么样?你见到陆先生了吗?”

    沈娆看着脚下被树叶打碎的影子,声音微哑:“嗯。”

    沈英博松了口气,语气明显欢快了不少:“那就好,陆先生说什么了?”

    沈娆目光一凝,语气比之前还要冷:“陆辞的药是你下的?”

    “什么药?陆先生怎么了?”

    听着沈英博疑惑的声音,沈娆没来由地有些烦躁,她想起陆辞刚才说的那些话,皱起了眉头。

    “没事。”

    “娆娆,其实陆总三天前派人来找过我。他想要和你接触婚姻关系,爸爸这才想让你在离开陆家之前再帮公司一个忙。”

    计程车停在了她跟前,司机瞥了眼这位神情冷酷的小姑娘。

    她微低着头,黑色的长发遮了半张冷白的小脸,只能看清楚殷红的唇抿着。

    怎么觉得后背有点凉?

    沈娆挂断电话,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可以走了。”

    车子载着她一路向着城边去,越往那边走,灯火越是零星。

    陆家给她安排的住处是陆辞的一栋私人别墅,那里远离城区,略显寂寥。

    陆家没想到沈英博会用婚约这件事向他们狠敲一笔,所以对沈娆没什么好感。





陆辞在看到有人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转身离去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对方才敢在这里狂妄到不行的指责沈娆,而沈娆则是看着她捉妖的样子,根本不想跟她一般计较。

只不过对方实在是过于吵闹,所以沈娆还是有些厌烦,于是便直接冷漠的开口说着。

“滚!”

王璇看到沈娆语气骄傲的样子,更是恨不得撕了他这副骄傲的面具。

尤其是在听到这句语气冰冷的讽刺之后,更是直接气炸了,甚至想要伸手去打沈娆。

而沈娆的身手岂是会让她碰到的,于是顺手就直接将他压在地上。

“我让你滚,你听不懂中文是不是?”

王璇自然也知道自己其实并不是沈娆的对手,尤其现在这种完全不占优势的状态,只能赶紧顺势求饶。

“对不起,都是我错了,你看在我们都是同学的份上,不要跟我一般计较,千万不要打我。”

看着这个女人现在这种卑微的样子,沈娆更是觉得讽刺自己也没必要和这种人浪费时间,于是松开了他之后,转身就进了实验室。

王璇则是在沈娆手后变得更加气急败坏,歇斯底里。

“贱女人,我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

说完之后转身就去辅导员那里去告状,说沈娆动手打自己。

而且还一副委屈兮兮的样子,好像受了天大的冤枉。

辅导员其实也被这个女人弄得有些头疼,不过毕竟初在学校里的事情还是要管的,于是便叫人叫来了沈娆。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怎么又发生冲突了?”

“王璇说你无缘无故动手打人到底。怎么回事?你不要解释一下吗?”

其实处理了这么多次纠纷,辅导员也已经了解了沈娆的性格,知道她并不是一个喜欢解释的人,不过现在的情况也让他有些头疼,只能尽量开口劝说。

而沈娆则是在听到这一番话之后,直接冷笑一声。

“没什么解释的。”

“导员,你看我就说这个女人不是好人吧,明明就是他动手打人,现在在你面前态度还如此嚣张,学校一定要替我做主。”

王璇似乎也是料定了沈娆的性格不会多说什么,所以才敢在这里嚣张跋扈。

然而沈娆在接下来却直接来了一句话,让他当场在了原地。

“导员如果真的想了解真相的,不妨让人调一下监控,看看到底是我无缘无故打人,还是有人两次三番的挑衅。”

“我受到辱骂所做出来的一切行动都是正当防卫,反而是有些人没完没了。”

导员看到这个情况,基本上已经猜到了是怎么回事,于是毫不犹豫的让学生去调监控。

王璇也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在这种情况下也如此冷静,现在如果监控真的调出来的话,那自己岂不是完全没有理?

于是便赶紧的服软,说自己只是一时委屈而已。

可以不再继续计较这件事儿,导员巴不得他们两个把事情大事化小,于是便匆匆告诫了两人几句,尤其是教育了王璇之后,就让他们回去了。

都说泥人也有三分脾气,沈娆被这个女人几次三番的挑衅,自然也有些烦躁了,于是在往办公室门口走的时候,在只有两个人能够看到的角度,便用口型骂了对方一句,傻x.

王璇气急败坏,但又无可奈何,毕竟刚才自己找事不成,如果这个时候再跟他闹起来的话,导员只怕会对自己更加不耐烦,于是只能暂时忍下这口气。

很快他倒也没有时间再继续找沈娆的麻烦,因为学校的校草作为交换生,现在可以回国了。

之前和他玩的比较好的人,准备给校草,开一个欢迎会。

王璇以前对这个男生就有一定的好感,这一次自然是热情的开始张罗着这些事情。

原本沈娆对这种事情其实并不是很感兴趣,毕竟在他的眼中什么都没有,他现在的学业重要。

可偏偏陆纯跟校草的关系也是十分不错的,自然也是这次欢迎会的策划者之一。

在欢迎会开始之前便过来找沈娆开口热情的邀请着。

“学姐,这几天我们在张乐乐这给顾明睿开个欢迎会,你跟我们一起去吧。”

“看你平时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的,趁着这个机会多交几个朋友也好啊。”

沈娆听到这番话之后,只是无奈的笑了笑,然后开口说着。

“你要去就自己去吧,我对这种我一向没什么兴趣的,你应该知道。”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对于这个一直仰慕着自己的小学妹沈娆倒是温和了许多,至少不像以前那样脸色冰冷了。

虽然依旧不怎么主动说话,但是在对方有什么事情的时候还是会报以笑脸。

陆纯更是直接拉着沈娆的手开始撒娇。

“哎呀,学姐,我一个人去也没什么意思,你就陪陪我嘛,反正也无聊,你就当是陪我一起去好了。”

沈娆看着对方这个样子,一时间也是有些无奈的,他对这种活动真的没什么兴趣,而且校草是谁他都不认识,这种欢迎会完全没有去的必要。

可偏偏这丫头似乎一副不达目的不死心的样子,看着时间眼看就要到了,甚至直接强拉硬拽,带着沈娆一起走了过去。

“我都跟你说了,我对这种行为实在是没什么兴趣,你非要拉着我过来干嘛。”

沈娆一边走一边抱怨着,但依然抵挡不住这丫头的热情,最终还是被对方拽到了现场。

陆纯一边嘻嘻笑着解释说自己一个人待在这里无聊,一边拉着沈娆的手伸开他跑掉。

结果却没想到在欢迎会上,顾明睿却好像对沈娆的印象十分不错。

刚开始的时候还只是用眼神打量着沈娆,后面便找机会和沈娆说话。

沈妍也跟同学一起来到欢迎会看到对方的颜值最后也有些动心,于是便主动走上前来跟对方搭讪。

可偏偏男人跟没看到一样,根本就不去理会。

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沈娆身上,这样的状态自然是上对方十分的恼怒。

不过沈妍却并没有把这些记忆在男人身上,反而是觉得是沈娆的出现坏了自己的风头。将这一切都记恨在心!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