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深空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冷宫养崽日记

冷宫养崽日记

月途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采薇回来了,回来的时候空着手。她去找了老太妃,但老太妃说,平日里帮她卖绣品和采买东西的侍卫今日不当值,也没人帮她去膳房......

主角:冷落月凤城寒   更新:2024-05-14 08:0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冷落月凤城寒的其他类型小说《冷宫养崽日记》,由网络作家“月途”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采薇回来了,回来的时候空着手。她去找了老太妃,但老太妃说,平日里帮她卖绣品和采买东西的侍卫今日不当值,也没人帮她去膳房......

《冷宫养崽日记》精彩片段

娘娘?原本趴在榻上哭的小宫女,张着嘴,一脸惊恐的看着睁开了眼睛的冷落月。

她刚刚探了娘娘的鼻息,娘娘明明就没气儿,这会儿怎么又睁开了眼睛,而且眼珠子还在动。

冷落月听见声,看了那小宫女一眼,说了句:本宫累了,先睡会儿。

然后就直接闭上了眼睛,她得好好的把剧情捋捋,想想以后该怎么办。

小宫女张着嘴,看了看老太妃。

老太妃没好气的瞪着她道;你这丫头,刚才定是搞错了,你家娘娘分明没死。

小宫女抓了抓耳后,看来真的是她搞错了,娘娘没死就好,没死就好。

冷落月闭着眼睛,系统萌萌又出现了,友情提示,一定不能让主线任务的主线人物死掉哦!如果他死了,宿主也就死翘翘了。

主线人物,不就是那个哭的像小猫叫一样的婴儿吗?

可是这个剧情很有bug,只有前面的剧情,没有后来的?

不管了,既来之则安之,作为一个网文作者,她大概知道后面的剧情要怎么发展。

这具身体太累了,刚把剧情捋完的冷落月便睡着了。

哇啊哇啊冷落月是被婴儿小猫儿似的哭声吵醒的。

冷落月睁开了眼睛,只见一个裹着小被子,像小猫儿一样的奶娃娃,一双小手手正捏成拳头,张着小嘴儿哭着。

哎冷落月叹了一口气,撑着身子,靠着墙坐了起来,将瘦小的孩子抱在了怀里。

因为原主怀孕的时候营养不良,所以这小猫儿也瘦弱得不成样子,冷落月严重怀疑这小猫儿能不能养活。

娃娃乖乖,不哭不哭这小猫儿哭的声音都有些哑了,冷落月听得有些揪心。

小猫儿的头在冷落月的胸口拱了拱,可能是被母亲抱着有了安全感,没有再哭了。

娘娘你醒了?小宫女端着两碗看得见碗底儿的清粥和两个发黑的黑面馒头走进了屋。

嗯。冷落月点了点头。

这小宫女是原主的陪嫁丫头,名叫采薇。她本来是不用跟着原主进冷宫的,但是原主被打入冷宫的时候,她毅然决然的跟了进来,倒是个忠仆。

嘿嘿采薇将托盘放在了屋中的破桌子上,笑道:小皇子果然还是跟娘娘最亲,娘娘一抱小皇子就不哭了,昨夜奴婢可哄了好久呢!小皇子应该饿了,娘娘给小皇子喂下奶再用早膳吧!

喂、喂冷落月嘴角抽搐着,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奶?

这、这不合适吧?她来之前可还是个母胎单身狗,纯情老少女啊!让她喂奶,她真的是有点儿做不到。

采薇拧着眉道:奴婢听人说,初次给孩子喂奶是有些难受,但是,娘娘不给小皇子喂奶的话,小皇子岂不是要饿死?

这要是在外头,娘娘不愿意喂奶,找个奶娘或者是喂些米糊,小皇子也是能活的。可是在这冷宫里,什么都没有,娘娘若是不喂奶,小皇子便只有饿死了。

可冷落月看着自己的胸,我好像没奶。

她姐姐以前也生过孩子,生孩子的时候胸也大了不少,还总说胸涨涨的。可这个身体的胸,看着并不像有奶的样子,她也不觉得胸口有涨涨的。

采薇看了看主子的胸,哭丧着脸道:那小皇子怎么办?

怎么办?老太妃端着个冒热气的碗出现在了门口,一进屋就说,把这碗鱼汤喝了,就能下奶了。

叮,获得关爱,积分加十。

冷落月的脑子里响起了萌萌的声音,不是说做任务才能有积分吗?她这还没有做任务呢!怎么也加积分了?

系统仿佛洞悉了冷落月的想法,用机械冰冷的声音唱道:啊~啊~啊~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我们网文系统总局,一直都提倡的是,让爱充满人间。只要宿主获得了来自他人的爱,不管是关爱,疼爱,还是喜欢,亦或者男女之爱,根据爱的程度会发放相应的积分。

冷落月:挺好。

这个关爱应该是来自老太妃的,因为老太妃给她端来了一碗鱼汤。

冷落月将孩子交给采薇,接过老太妃端着的鱼汤喝了起来,鱼汤的味道差强人意,还有点儿腥。不过,比那发黑的馒头和清粥是要好很多的。

老太妃见冷落月接过鱼汤后便出去了,采薇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由衷地道:老太妃人可真好,这鱼汤也不晓得她是咋弄来的。

在这冷宫里住的基本上都是先帝犯了错的妃嫔,被现任皇帝打入冷宫的也就冷落月这个废后了。

自冷落月主仆进入冷宫后,也没怎么与冷宫里这些先帝的妃嫔接触。除了去宫门口拿吃食,她们几乎都不出房门。尤其是冷落月,出房门的次数屈指可数。

昨日冷落月忽然生产,采薇也不知道该如何接生,想找人求助的时候正好撞见了老太妃,便求了这老太妃来给主子接生。

冷落月喝完了鱼汤,然而她并没有涨涨的感觉,她没下奶!

小猫儿的哭声越来越弱,屋内的主仆二人听得心里难受。

采薇拧着眉道:奴婢去找找老太妃,看她能不能弄些米来,熬着米糊给小皇子喝。

采薇出去了,冷落月看着怀里丑丑的小猫儿,打开了系统商城。她在搜索栏搜索了一下奶粉,一瞧价格,吓得她咋舌。一罐飞龙牌奶粉,竟然要一百积分兑换。

萌萌啊。她呼叫起了系统。

萌萌:在的宿主。

这系统商城里的东西可不可以赊账啊!这小猫这么瘦,我又没奶,没有奶粉我怕是养都养不活他,更别说让他做太子,走上人生巅峰了。

萌萌:系统商城里的东西,虽然不能赊账,但是可以分期付款。

分期付款?冷落月把奶粉加入购物车,点了一下结算,发现的确可以分期付款,一罐奶粉分十二期,一个月也就才八点三个积分。

阔以阔以!

冷落月把奶粉放在了购物车,又搜索了奶瓶,奶瓶比奶粉便宜很多,一个只要五十个积分。至于纸尿裤,冷落月想着目前这个小猫儿用不起,但是这小孩子用尿布很容易红屁屁,所以她又往购物车里加了个爽身粉。

加好后,冷落月点了分期付款,分十二期。付完款看剩余积分,还有四十五积分。她不由在心里高呼:分期付款牛逼。

等她退出了系统商城,就瞧见自己的床上,多了一罐奶粉,一个奶瓶,一罐爽身粉。



中午,老太妃将自己的米饭端了来,让冷落月和采薇煮烂了,喂给小猫儿吃。

她们不敢让老太妃晓得小猫儿已经吃过奶了,千恩万谢的谢过了老太妃。老太妃这碗米饭是给小猫儿的,所以冷落月并未获得关爱,没有加积分。

那碗饭,最终还是被冷落月和采薇分着吃了,采薇本是不愿意吃的,冷落月佯装生气了她才吃的。

因为早上吃了又硬又黑的馒头,所以冷落月觉得这米饭格外的香甜。

采薇开始做绣品了,老太妃卖绣品的成衣铺子说这几个月皇城出生了不少小孩儿,这天也热了,都爱穿兜衣。便直接给了布料,让她们绣花的同时也做成兜衣。

冷落月还在坐月子,不能下地,小猫儿睡着的时候就放床上,醒了她就抱着,总之就两个字“无聊”。

这大夏天的,不能洗澡不能洗头不能下地,冷落月都能闻到自己身上的臭味。

她多次表示自己要洗澡要洗头,并且说经科学证明,月子里洗澡洗头只要不着凉都是没事儿的,但是都被采薇给无情的拒绝了,只是烧了热水,简单的给她擦洗了一下。

采薇坐在床边绣兜衣,见冷落月无聊便和她说话,“这布的料子好,剩下的布头,拼拼凑凑还能给小皇子做一件兜衣呢!花样奴婢都想好了,就绣个麒麟,好看寓意又好。”这小皇子的衣裳和兜衣,还是她和娘娘的衣裳改的。被打入冷宫的时候,宫人们也不准她们收拾,她们也没带几身衣服进来。

绣什么麒麟,没意思,冷落月皱了皱眉问采薇:“今年是什么年?”

采薇只当她这冷宫里的把日子过糊涂了,便道:“今年是辰年。”

“辰年啊!”辰年就是龙年,小猫儿这属相不错吗,还是属龙的,他不做太子谁做太子?“给小猫儿绣条龙吧!”

采薇的脸色变了变,小声道:“只有皇上的衣裳上才能绣龙。”若是旁人穿了带龙的衣裳或冠子,那可是等同谋反。

冷落月翻了个白眼儿道:“我小猫儿是龙子,兜衣上绣个龙天经地义。而且,咱们也不绣那么正经的龙,咱们绣萌版的。”

“何为萌版?”采薇好奇地问。

“拿纸笔来。”

她们屋里没有纸笔,老太妃那儿有,于是采薇去借了纸笔还有墨来。采薇将小几搬到了床上,冷落月拿着毛笔,先在纸上画了个萌版的小龙。她幼时跟着外公学过国画,所以这用毛笔作画还是很溜的。

采薇看着瞪着圆圆大眼睛的萌版小龙夸道:“哇……真可爱,娘娘画得真好。”

冷落月被采薇夸得有些得意,便干脆将十二生肖的萌版形象都画了出来。因为这宣纸够大,所以她全画在了一张纸上。

采薇拿着宣纸,看着上头的十二生肖,心里喜欢得不行,若是兜衣上都绣着这样的生肖图,可比什么绣花草,绣鱼鸟有寓意多了。

“我拿去给老太妃瞧瞧,看能不能将这些绣在兜衣上。”采薇把笔墨收了去还给老太妃,顺便让她看看这图样。

老太妃瞧了觉得很好,除了这龙,其他的生肖萌图都可以绣在兜衣上。

采薇欢欢喜喜的拿了图纸回来,把绣了三分之一的花鸟拆了,绣起这生肖来。

采薇不但要做绣品,还要照顾小猫儿,为了能早些把绣品换成银子,她经常偷偷点着灯,在自己的房间里绣到三更半夜,夜里听见小猫儿哭了,又立刻跑过去喂奶换尿布。

不过五六天的功夫,她就做了二十多条兜衣。

老太妃将兜衣交给侍卫后,她就一直很紧张的等着。第二天侍卫来了,将卖来的银子交给了老太妃。

这批萌版十二生肖的兜衣,那掌柜的瞧了很是喜欢,每条还给加了二十文。原本是一条给四十文的,加了二十文,一条就是六十文,采薇做了二十四条,那就是一两银子又四百四十文。

那侍卫帮她们拿去卖是要收辛苦钱的,老太妃每回让他买东西带东西是给的两百文,所以采薇也给了他两百文。

那铺子的老板又给了不少布料,让采薇继续绣这样的萌版生肖兜衣。

得了银子,采薇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给娘娘改善伙食,哪晓得膳房送饭的时候一问。若是要吃碗红烧肉,就得花一两银子买。若是想顿顿都吃白面馒头,大米饭,味道好一点儿的菜,那一个月就得给膳房十两银子。

老太妃是有不少首饰的,加上她做的绣品都是大件儿的,绣工又精湛,卖的银子也多,所以她是每个月给膳房十两银子,想吃肉菜再另买的。

采薇却觉得太贵了,一两银子在宫外都可以买不少肉了。

她回来与冷落月一商量,冷落月不但觉得贵,还觉得很坑。她们这院子里虽然没有厨房,却是有炉子的,在院子里搭个灶,买个锅,托那侍卫买了菜和米带进宫自己做,可比膳房花得少,而且还吃得好。

冷落月这样跟采薇说了,采薇也觉得可行,就去找了那侍卫,让他明日上职的时候,帮忙买些肉菜和米粮,买口小铁锅,一个小砂锅,各种调料,还有筷子和碗。

那侍卫说东西太多,要加钱,采薇便给他一两银子买这些东西,剩下的全是他的。侍卫满口答应了,第二天就将采薇要的东西都买了来。

于是廊下便成了采薇的厨房,第一顿饭,采薇用砂锅闷了米饭,烧了红烧肉,还做了一个青菜汤。

“娘娘你先吃着,”采薇将盛着米饭的碗放在了床上的小几上,“我给老太妃送碗肉去。”老太妃帮她们良多,如今她们吃上肉了,自然是要给老太妃送上一碗去的。

“好,”冷落月点着头,夹起一块红烧肉送进了嘴里,感受到那软糯的红烧肉在嘴里化开,她幸福的眯起了眼睛。

采薇端着肉去了隔壁的老太妃院儿里,老太妃喜静,所以也是一个人住的一个小院儿。前边儿的院子,采光要好些,都是抢着住的,一个院子住三四个人。

不过这冷宫里的人也不多,统共就二十来个。

院门儿是半掩的,采薇敲了敲门,唤了声:“老太妃。”

过了一会儿,院子里传来声:“进来吧!”

小说《冷宫养崽日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采薇推开门走了进去,老太妃的院子,虽然小旧,但是却被她收拾得干净又雅致,这院子里还种着花草。

站在院子里,采薇便瞧见老太妃在屋里用饭,端着红烧肉进了屋。

“奴婢今日做了红烧肉,端来给老太妃尝尝。”采薇将肉放在了桌子上。

老太妃看着赤色翻着油光的红烧肉道:“你们自己吃便是了,不用端来给我,我年纪大了,不爱吃这些重油之物。”

采薇可不信她这话,只当她是在客气呢。

“我们那儿有呢!老太妃不爱重油之物,这红烧肉偶尔吃一次也不打紧的。那膳房的吃食太贵,我们买不起,以后我和娘娘就自己做饭吃了。自己做的好吃又便宜,老太妃以后要不要与我们一起吃?”

老太妃摇头道:“你们能自己做也好,我就不与你们一起吃了,我吃膳房送的便好。”

见老太妃不愿意,采薇也没再说什么,说了句:“老太妃你慢慢吃。”便回了隔壁的院子。

两日后。

小猫儿拉便便了,采薇放下手中的针线,打了热水来给他洗屁屁。

洗完把他放在床上,给他擦着爽身粉,边擦还边说:“这神仙用的东西就是好,老太妃说这夏日里奶娃娃最容易长痱子,也最容易红屁屁了,用了这爽身粉,小皇子身上的皮肤都白白嫩嫩的,一点儿痱子都没长,身上还香香的呢!”

擦完爽身粉,采薇给小皇子包上了尿布,又用薄包被将他包好,然后交给了冷落月。

“啊……”小猫儿被娘亲抱着后,就张着嘴啊了一声。

“啊什么啊?”冷落月低头看着怀中的孩子,这娃出生也有好几日了,如今这脸也长开了些,不似刚出生时那样皱巴巴的,瞧着好看了不少。虽然还小,但是依旧能看出,他长了一双好看的丹凤眼,高鼻梁,薄唇,尖下巴。

冷落月自己是照过镜子的,这娃的长相,没有一处是像她的。据采薇说,这娃长得像他那狗爹,而且还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那种像。不过由此可见,那狗皇帝长得还是挺好看的。

作为一个穿书人士,冷落月接收的只是过往剧情,并没有接收原身的记忆,所以也不知道那狗皇帝长什么样。

“啊……咕咕……”小猫儿以为娘亲在跟自己聊天,又叫了起来,说着他娘听不懂的婴言婴语。

采薇冲了奶粉,摇着奶瓶走了过来,将奶瓶递给了娘娘。

“娘娘,罐子里的奶粉不多了。”

冷落月滴了滴奶在手背上,试了一下温度,然后便把奶嘴儿送到了小猫儿的嘴边。小猫儿迫不及待地含着奶嘴儿,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听见采薇说奶粉不多了,冷落月看着吃得正香的小猫儿,摇着头说:“果真是四脚吞金兽,看着小,还挺能吃。”

一天要喂六七次奶,一罐奶粉,不过八九天就快造光了。

她现在还在坐月子,又不能出门,也不能做任务,没办法赚积分,只能靠剩下的那点儿积分,付个首付给小猫儿兑换奶粉了。

晚上睡觉前,冷落月浏览了一下猫超,给小猫儿兑换了一罐奶粉。

夜深人静,冷落月和小猫儿都已经睡着了,采薇还在隔壁的耳房,点着油灯,打着哈欠做绣品。

金碧辉煌,气势雄伟的金銮殿上,年轻威严的帝王坐在龙椅之上,剑眉入鬓,不怒自威。

文武百官,按品级大小,列队站在两边。

右相站在殿中,揖着手道:“前皇后被废已快一年,如今后位空悬,后宫空荡。皇上已经二十有五,却还未有一子半女。臣以为,为稳定民心,稳固天元根基,皇上应该尽快立后,选秀女,充盈后宫,开枝散叶。”

自古以来,君王若无子嗣,便会百姓不安,根基不稳。皇上登基六载,就选过一次秀,后宫的嫔妃不过区区数十人,且一个都未曾生子。

据内侍官记载,皇上一个月里去后宫的次数十个手指都数得过来。按理来说,皇上正值壮年,不应如此的,想来是后宫那些妃嫔不得圣心。

兵部尚书见右相打了头阵,忙站了出来,趁势道:“长安王之女,齐嫣郡主,蕙质兰心,贤良淑德,才貌出众,乃女子中的典范,与皇上更是青梅竹马,是为皇后的不二人选。”

长安王齐慕天站在最前排,面无表情的直视前方,就好像兵部尚书说的事儿与他无关一般。

闻言,不少官员的脸色都变了变,看向了上头那一位。

齐嫣郡主乃皇上嫡亲的表妹,年过十七还待字闺中,明眼人都晓得,这齐嫣郡主就是在等着做皇后呢!

年轻的帝王凤城寒用一双凤眼扫了殿中的文武百官一眼,并不说话。

“臣也以为齐嫣郡主是皇后的不二人选。”

“常言道,国不可一日无君,后宫亦不可一日无主,臣以为皇上应该尽快立后,充盈后宫,绵延子嗣。”

“臣附议。”

“臣附议。”

长安王一派的不少文武大臣,都纷纷站了出来。

凤城寒凤眼微眯,看了自己的亲舅舅一眼,好得很,这可当真是好得很。若不是今日右相提起立后之事,他还不知道,这朝中竟然有这么多人都是他舅舅的了呢!

他拿起了桌上摆着的一个奏折,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文武百官大惊,忙掀起官袍跪地高呼:“皇上息怒。”

凤城寒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殿中跪着的文武百官,怒斥道:“江洲连日大雨,洪水冲垮河堤,淹没庄稼无数,房屋无数,百姓流离失所。你们无一人启奏,无一人谈及此事,反倒在这大殿上让朕立后选秀,你们这眼睛是用来盯着朕和朕的后宫,还是这天元子民的?”

文武百官,齐声高呼:“臣等惶恐,臣等并不知晓此事。”

其实这事儿他们是晓得的,但那江洲知府是长安王的人,江洲的洪灾会如此严重,牵连甚多,下面递上来的折子都被长安王的人给拦了。

长安王要保人,不想把这事儿捅到圣前,他们自然也不敢多嘴。只是他们没想到,这折子还是有人递到了皇上手里。

小说《冷宫养崽日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见他就这么走了,太后闭着眼深吸了一口气,待他走远了,才不满地道:“这个皇帝当真半点儿没有将我这个母后放在眼里,我的话他都不听,就是不想立嫣儿为后,难道我和他舅舅还能害他不成?”

崔嬷嬷站在一旁宽慰道:“皇上早晚有一天会明白太后的苦心的。”

“哎……”太后长叹了一口气,看着院中追逐的彩蝶道:“若是夜儿为帝就好了,他必定极尊重我这个母后,极懂我心,极听我话。”

夜儿,名为凤城夜,是先帝的六皇子,也是凤城寒的胞弟,及冠后便封了夜王,去了封地青州。

崔嬷嬷脸色大变,忙小声道:“太后娘娘,这样的话可不能说啊!”

如今二皇子才是皇上,若是这话传到了皇上耳朵里,皇上又会怎么想?

太后拧着眉道:“本宫就在自己宫里随口说说而已,本宫日后不说了便是。”

两个儿子比起来,她最喜欢的便是从小就与她亲,又听她话的小儿子,也更想让自己的小儿子当皇帝。可这自古以来都是立长立嫡,先皇也更属意寒儿,立了寒儿为太子,让他继承了皇位。

长安王回府后,便有人上门拜访。

书房内与长安王一派的几个官员,忧心忡忡地看着长安王道:“王爷,江洲之事,王爷打算怎么办?”

以往这种事儿都是派文臣去的,可今日皇上却派了长安王去,皇上怕是也晓得长安王也牵扯其中,这不由让他们这些与长安王一派的人不安了。

长安王喝了一口茶冷哼道:“我这个好外甥,是在敲打我呢!他既然派了本王去,本王自然要将这事儿给办利落了。”

他那外甥应该是知道江洲是他的地盘儿,知道这事儿与他有关系,才派了他去江洲。

只是他那外甥纵使知道与他有关,却也不敢动他,只能这样敲打敲打他。

毕竟自己可是他的舅舅,自他登基后,也是自己一直在帮他,若是没有自己,他的皇位可坐不了这么稳。

户部侍郎小声道:“可咱们……”也有份儿啊!

那河堤款,不仅仅是进了江洲知府的口袋,他们也拿了些,而这大头还是被长安王拿了。若是将事儿办利落了,岂不是也要将他们给牵扯出来。

长安王笑道:“本王会让那江洲知府,将他贪墨的银子都吐出来的。”

众人一听,顿时便都安心了。

“没错,贪墨的是那江洲知府,他自然是应该把银子吐出来的。”

王爷显然是打算把那江洲知府推出来,让他一个人承担下所有罪责。只要让那江洲知府一人认下了所有罪责,自然便牵扯不到他们。

“不过……”长安王扫视了一下书房中的众人,“江洲的河堤款,你们吃了多少,也要都吐出来,你们今日在朝堂上有听到了,那被贪墨的银子,本王得全部都追回来。”

众人的脸色变了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不言语,这吃到肚子里的银子,谁又愿意吐出来呢!

工部侍郎的眼珠子转了转道:“都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咱们吃的那点儿,那江洲知府应该就能补上了。”

巩固江洲河堤,朝廷拨款二十万两银子。长安王吃了五万,他们几个一人吃了一万两,剩下八万两到了江洲知府的手里。估摸着那江州知府也吃了一半儿,就十几万两银子,那江洲知府在江洲五年,不晓得搜刮了多少银子,这点儿银子他是绝对补得上的。

“是啊!是啊!”户部侍郎也附和着点头。

长安王危险地眯起了眼睛,道:“若都让那江洲知府补了,他能甘愿认罪吗?”

那江洲知府认罪后,还要押解进京,交由三司会审的。若这银子都让他出了,不留些银钱给他的妻儿,他能甘愿独自一人扛下所有吗?

江洲知府:吃就大家吃,锅就我一个人背,老子不干了!

其他人都沉默了一会儿,工部侍郎开口道:“下官明日便让人把银子送来。”

“下官也明日送来。”

“下官也……”

所有人都答应了明日把银子送来,然后便从长安王府的后门儿离开了。

官员们走了后,长安王便起了身,去后院儿看自己的宝贝孙儿。

长安王一路到了凌云轩,一进院子,院中的丫鬟便忙冲他屈膝行礼。

“王爷。”

“世子可在?”长安王问。

一个丫鬟道:“世子爷不在,用过早膳便出去了。”

“哼。”长安王冷哼了一声,齐冀这个臭小子,文不成武不就,都当爹的人了,还整日不着调,只晓得跑出去玩乐,他们齐家靠他是靠不住了。

“把临儿抱来给本王看看。”长安王边说,边朝花厅走去。

“是。”丫鬟们直起了身。

一个丫鬟进了主屋的内室,冲床上躺着的年轻女子道:“世子妃,王爷又来瞧小少爷了。”

秦如韵抬起眼睑,冲抱着孩子的乳娘道:“把小少爷抱过去吧!”

她的临儿并不是齐家唯一的孙子,但是她这公爹对临儿却格外的偏爱。不但亲自起名,几乎日日都要来瞧瞧临儿。临儿如此受宠,这让她这个当娘的,也有一种母凭子贵的感觉。

乳娘将孩子抱进了花厅,长安王连忙接过,见孙儿睡着了,便轻轻的抱着孙儿坐在了椅子上。看着孙儿安睡的脸,嘴角便扬了起来,越看越是喜欢。

临儿出生那日,天生异像,明明是晴日突然间便乌云压顶,雷声阵阵天降暴雨。临儿刚落地不过两刻钟,雨停乌云散,又是晴空万里。

后来,他听宫里的人说,那日钦天鉴曾去承明殿禀报皇上,说天生异象,是有守护天元国的祥瑞降世了。

皇上不信这些,说这是无稽之谈,还说这夏日的雷雨本就是来得也快,去得也快,根本就不是什么异象,更不是什么祥瑞降世。

然而,他却是信的,并且坚信他的宝贝孙儿就是那祥瑞。

孙儿降世后,也让他生出了一些大胆的想法。

他的孙儿是祥瑞降世,是不是代表,老天爷想让他们齐家人坐坐那高高在上的位置了呢?


采薇用过早膳后,先同徐太嫔和刘美人一起,将偏房收拾了一间出来,把纺车和机杼都搬到了那房里去,日后她们便在那房里做事。

收拾完屋子,已经是中午了,采薇用砂锅在炉子上闷了饭,又用小铁锅做了个笋干焖肉,清炒了个菜。

饭做好后,采薇先送了一份给冷落月,然后便和徐太嫔和刘美人一起在院子里的石桌上吃饭。

徐太嫔和刘美人已经有许久都没有吃过白米饭了,只觉得这白米饭简直就是人间美味,一块儿肉她们就能干下去半碗米饭。

因为饭菜是有限的,徐太嫔和刘美人只吃了个八分饱,但是,这也是她们吃的最饱的一顿饭了。

吃完午膳,二人还抢着把碗给洗了。

冷落月给她们分配了任务,把羊毛纺成粗一点儿线,然后再把线织成布。

刘美人歪着头问:“这羊毛还能纺成线?织成布?”

她这还是头一回听人说,这羊毛可以纺线织布的。她也只听说这羊皮有用处,羊毛都是没人要的东西。

冷落月笑着道:“棉花都能纺成线,织成布,羊毛又如何不能?”

“落月说能纺成布,那就一定能,咱们快去做事儿吧!”徐太嫔拉着刘美人走了。

她们去了偏房,采薇才把奶瓶和奶粉拿了出来,给小猫儿冲了奶粉。冲完奶粉后,又匆匆去了偏房,教刘美人和徐太嫔纺线。

徐太嫔把羊毛团成了一团儿的,边团儿还边道:“这羊毛可真是软得很呢!比棉花还软。若是用它织好的布做衣裳,肯定穿着也很舒服。”

“这羊毛一点膻臭味儿都没有,闻着还香香的,有一股栀子花的味道。”刘美人看着正纺着线的采薇道,“你可是去那烂园子里采了栀子花,熬成水,洗的这些羊毛?”

这冷宫里也是有个园子的,里头也栽种着花草树木,只是因为无人打理,杂草丛生,那些花草,也是该死的早就死了,只余下几株栀子花树,还顽强的活着。

采薇自然不能说她是用神仙用的东西洗的这些羊毛,便点了点头说:“是啊!”

采薇教会了刘美人纺线,不过半下午的功夫,那一袋子羊毛,就全部被纺成了线。

羊毛纺成线后,采薇便叫徐太嫔织布,教了半个时辰,徐太嫔便掌握技巧了,只不过这织布的动作比采薇慢了许多。这布织到天黑,也没能织完。

晚上,采薇用面粉做了四碗面条,简单的吃了晚膳。

采薇手头没钱了,就两百文,没法让张侍卫帮忙买菜,所以在赚到银子之前,她们只能省着点儿吃。

晚上徐太嫔和刘美人走了,采薇一边在灯下做着兜衣,一边同娘娘说着话。

“娘娘,咱们手头没银子了,不能让张侍卫带菜进来了。那井里我还吊着一小块儿肉,还剩下一些笋干,明日中午吃完,就没有了。得等再有了进项,才能让张侍卫帮忙买菜了。”

说实话,她是有点儿发愁的,现在多了两张嘴,啥都消耗得快。

这冷宫就四个侍卫轮值,分三个班,一个班一个人,还有一个在另外三个休沐的时候顶上。多了两个人吃饭,要让张侍卫代买的菜就多了,也就更麻烦人家了。而那张侍卫,也不是天天都能在,轮着他值夜的时候,也不方便让代买菜进来。

采薇她们住的院子外面就有一口水井,那水井也只有她们和老太妃用,平日里买了肉,或者炖了的汤剩着了,都放井里吊着的。

冷落月倒是不愁,非常有信心地道:“放心,咱们做的玩偶,定能卖个好价钱,只要做好了很快便能有进项了。”

采薇道:“这冷宫里就是不方便,现在天气又热,带进来的菜也都不能久放,带进来的青菜半天儿就蔫儿吧了,那张侍卫也不能天天都给咱们带菜。”而且代买一次菜就要收两百文,她也觉得肉疼得很。

“这确实是个问题,”冷落月垂着眼睑想了想,看着采薇问,“咱们院子外可有空地?”

“有啊!院子外有个花圃,不过里头的花早就死干净了,如今全是杂草。”这冷宫里什么都不多,就是杂草最多。

那就好办了,冷落月道:“下回让张侍卫再带东西的时候,咱们可以让他带点儿菜种进来,用院子外头的花圃种菜,等菜长起了,咱们也就不用回回都让张侍卫带了。对了,还可以让他带几只小鸡仔儿进来,鸡生蛋,蛋生鸡,不用让人带肉进来,咱们也能吃上肉。”

采薇想了想,笑着道:“娘娘这个法子是极好的,咱们自己种地,自己养鸡,自给自足,省钱不说,还不用麻烦别人。”

采薇想着若是明日能得空,她就先去把花圃里的草除了。

第二天,徐太嫔和刘美人早上直接过来吃了早膳,虽然只有白粥,但是也比御膳房的饭好,两人也没有说什么。

半上午的功夫,羊毛布织好了,软软的很是舒服。

徐太嫔摸着羊毛布说:“这要是做成衣裳,冬日里穿着棉衣里头,一定很暖和。”

采薇笑着道:“反正太嫔您也会织布了,等天儿冷了,可以织一匹布来,给自己做件衣裳。”

三人进了里间儿,把织好的布拿给冷落月看。

冷落月摸着布,只觉得这比她以前买的羊毛衫柔软多了。她让采薇将刷子拿了来,用刷子轻轻的刷了一下羊毛布,那细细的毛绒,一下子就被刷出来。

见自己的想法没错,冷落月便放心了,把布给了采薇,让她把一面儿刷出绒毛来。刷完后,将长短不一的绒毛,用剪子修剪成一样长。

采薇花了半上午的功夫,将绒毛刷了出来。到了中午就去做了午膳,让徐太嫔和刘美人修剪刷出来的绒毛。

在刷绒毛的过程中,也掉了不少的毛,她们也没有浪费,全都给收集了起来。

中午用过午膳,冷落月便让采薇去老太妃那儿借了纸笔,画了几个玩偶的图样,让采薇先挑着一个做做看。

采薇挑了一个垂耳兔的,她手巧,脑子也灵,不到一个时辰,就把垂耳兔做了出来。

兔子的眼睛和嘴巴,都是用针线绣出来的,外面是毛茸茸的雪白,里头充的也是软软的棉花,瞧着很是可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