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深空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极品医妃狂炸了

极品医妃狂炸了

一抹骄阳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抬起头,洛拾音朦朦胧胧的好像看到一个白色的人影冲她笑,而后缓缓消散。这一刻,洛拾音心有所感,这具身体,彻底被自己的灵魂接......

主角:   更新:2024-05-16 20:2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其他类型小说《极品医妃狂炸了》,由网络作家“一抹骄阳”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抬起头,洛拾音朦朦胧胧的好像看到一个白色的人影冲她笑,而后缓缓消散。这一刻,洛拾音心有所感,这具身体,彻底被自己的灵魂接......

《极品医妃狂炸了》精彩片段

奇怪的味道让墨渊觉得格外的恶心,奈何他现在全身根本就动不了,只能死死地盯着洛拾音。

如果眼神能杀人,洛拾音感觉自己现在已经死透了。

“别这么看着我,你身中情毒,泡寒潭有什么好的,这对你我都好”,洛拾音刚一接触到墨渊就发现对方的不对劲,后面判断出是中了情毒,而且貌似还是毒发中。

不然她可能不能这么轻松制服对方。

啧,情毒,也不知道这男人怎么想的,长的这么帅难不成还找不到女人。

墨渊一开始还盯着洛拾音看,后面情毒涌上来,他干脆闭上了眼。

他定北王的绝代风华全都葬送在这疯女人身上!

觉得药效彻底消退下去,洛拾音麻利的起身,毫不留恋,整的墨渊感觉格外的难受。

洛拾音从之前打昏的侍卫身上扒下衣服穿在自己身上。

临走前,洛拾音复又撇了墨渊一眼,啧,还这么精神。

想了想,洛拾音从空间中掏出一瓶解毒丸,扔到墨渊身边。

“这瓶解毒丸算是你的报酬,一颗可以压制一次毒发,我们两清了。”

说完洛拾音就无情的转身离开了,墨渊艰难的转了一下头,看着洛拾音消失的背影。

很好,疯女人,这梁子结下了,睡了他就想跑,他倒要看看这诺大的云朝,对方能跑到哪去!

走出林子,洛拾音顺着记忆走到城墙边,从空间里掏出来一副绳索。

随着嗖的一声,绳索顺利挂上城墙,洛拾音借力爬了上去。

潜回到原身在洛府的住处,洛拾音感觉身体已然到了极限,撑着换上破旧的衣物,洛拾音倒头就睡。

后半夜外面开始下雨,洛拾音被轰隆隆的雷声惊醒,雨水透过漏了的屋檐滴到她的脸上。

短暂的怔愣后,从头上传来的剧痛和羸弱感一下子让洛拾音记起自己穿越到了云朝,成为了云朝洛相府生母早逝的嫡长女。

交杂的记忆一一的浮现,洛拾音有些头疼。

好一会,就当洛拾音准备换个地方继续睡时,从破烂的门外传来了喧闹声,隐隐约约的光芒透出来。

皱着眉,洛拾音扶着一边的柜子站起身,正欲查看情况,门就从外面被人踹了一脚,颤颤巍巍的打开了。

冰凉的雨汽伴着胭脂水粉的味道刮进来,洛拾音皱皱眉。

“把大小姐拖到祠堂思过,与人苟合还陷害嫡妹,简直败坏相府的名声”,众人团簇着一个身穿华服妆容精致的女人。

洛拾音一眼就认出对方是夏氏,那个记忆里纵容府中欺辱她十数年的恶毒继母。

哪怕在一片黑暗中,洛拾音依旧看到对方眼中的厌恶和狠毒。

看来是洛轻舞找了回来,让夏氏给她报仇来了。

洛拾音心思电转间,两个凶恶的婆子就走了上来,一人一边,欲拖她出去。

洛拾音经过简单的休憩已经恢复了些许体力,两个婆子她还不放在眼里。

抻抻手臂,洛拾音主动迎了上去,顺手拿过一旁的破烂椅子腿。

呼呼两椅子腿,两个婆子就被打的倒地不起,动作娴熟无比,一看就是常干。

看着盯着自己,眼中带着惊疑不定的夏氏,洛拾音笑着问:“夏姨娘深夜造访,所为何事?”

“你个贱蹄子,我可是正经的当家主母!”夏氏被洛拾音揭了短,有些恼羞成怒,她最恨别人说起她曾经是个卑贱的姨娘。

“啧啧啧,夏姨娘,要知道,一天是妾,一辈子就都是妾,土鸡再扑腾也成不了凤凰”,洛拾音脸上的表情格外的无害,但是说出的话一句比一句狠,直往夏氏心窝子上捅。

“哼,那又怎么样,你那个娘一开始是主母又怎么样,还不是成为了我上位的踏脚石,你就跟你那个娘一样,只配被我踩在脚底。”

夏氏脸上的表情有些扭曲,精致的面容变得格外狰狞。

听到这,洛拾音心底猛的腾起一种无名的怒火,洛拾音清楚这是原主残余的情绪,既然这样…那就新仇旧恨一起报。

淋着雨,洛拾音拎着椅子腿,一步步逼近被丫鬟簇拥着的夏氏,丝丝缕缕的杀气从洛拾音身上散发出来。

夏氏莫名的感觉后脊梁窜上一股子凉意,下意识的后退几步。

“别怕啊,夏姨娘”,洛拾音眨眼间便已逼近。

“你个贱蹄子想干什么,离我远点,别脏了我的衣衫”,夏氏大喊着,把身旁的丫鬟推了几个在身前。

洛拾音来者不拒,连踢带踹,很快夏氏就连个撑伞的人都没了,精致的妆发直接被雨水浇湿,格外的狼狈。

此时,夏氏突然理解到了洛轻舞跟她哭喊的洛拾音跟被妖女附身似的话不是开玩笑的。

看着踩着丫鬟婆子的身体向自己一步一步走来的洛拾音,夏氏慌慌张张的就要往外跑,但早就为时已晚。

洛拾音几个跨步,身影就鬼魅般的出现在了夏氏的身前,先是对着夏氏的肚子踹了一脚,后面觉得不过瘾。

洛拾音从空间里掏出一瓶药,这可是她的得意之作,能够数倍放大人的感官,现在用再合适不过。

拽着夏氏的头,洛拾音膝盖压在夏氏身上,把药往夏氏嘴里灌,哪怕夏氏拼命的挣扎反抗也毫无作用。

冰凉的药液混着雨水被夏氏咽下去,不过短短几秒,夏氏就感觉全身刺痛无比。

“你,你给我灌了什么,你个贱蹄子!”夏氏龇牙咧嘴的,就说这一句话细微的牵扯就把她疼得死去活来。

“哎呀,这可是好东西,夏姨娘,我怎么会害你呢”,洛拾音轻飘飘的说着,而后捂住夏氏的嘴猛的往对方身上一坐。

夏氏瞬间双眼睁大,剧烈的痛感如同潮水一般要把她淹没。

欣赏着夏氏这般模样,洛拾音只感觉一阵爽快,自穿越以来精神上的沉重感彻底消失,就像什么东西从她的灵魂上挪走了。


    第1章

    云朝,京郊。

    一处破败的庙宇中,几个人影鬼鬼祟祟的拖着具身体往里走。

    拖曳的疼痛让洛拾音皱着眉苏醒,思绪还未理清,一股子眩晕和燥热猛的升腾上来。

    过了一会,洛拾音感觉自己被抛在一处冰凉潮湿的地面上。

    阴毒的女声模糊传来:“这女人被我下了药,将她凌虐至死最好,她这个废物就不配活着,看我干什么,还不快去。”

    “是,是,洛二小姐”,谄媚的男声交叠着响起。

    洛拾音刚挣扎着坐起身,两个满脸脓包的乞丐出现在视野中,其中一个满嘴黄牙的脸上带着猥琐的笑容直接扑了过来。

    “滚开”,洛拾音侧着身躲过,黄牙没想到洛拾音还会躲,骂骂咧咧要去拽洛拾音。

    “你个小贱蹄子,还敢躲,横竖你都得死。”,龌龊的言辞伴着熏人的臭气而来。

    “找死”,洛拾音眼中流露出一丝杀气,伸手死死地掐住了黄牙的脖子,尖锐的指甲全都刺进血肉中。

    想睡她,那就上西天去吧。

    半晌,黄牙的脖子咔嚓一声被捏断,洛拾音手上滴着血,满眼都是晦暗不明的幽光,猛的朝瘸腿乞丐望去。

    瘸腿大叫一声连滚带爬的往外跑去。

    不多时,外面传来一道带着浓浓嫌弃的女声。

    “你个蠢货,跑出来干什么,离我远点。”

    洛轻舞用帕子捂住口鼻,看着瘸腿疯了一样往外跑,暗骂一句,一转头却看到本该中了药任人糟践的洛拾音就站在她身后。

    “小贱人,还让你跑出来了!”洛轻舞挥着巴掌扇上去。

    洛拾音一躲,走到瘸腿身后猛的一踹,正好压在洛轻舞的身上。

    “做了她”,洛拾音冷笑着吩咐。

    瘸腿已经被吓破了胆,当即开始撕扯洛轻舞的衣服,神色疯狂。

    “啊,你干什么,你个废物,你个烂人!你别碰我,我爹是丞相,你敢动我我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见洛轻舞大喊大叫,瘸腿生怕洛拾音不满招来杀身之祸,对着洛轻舞就是一巴掌,“贱人,闭嘴。”

    洛拾音走上前,看着洛轻舞仍旧是满眼的嫉恨和恶毒,冷笑着问:“怎么样,喜欢吗?”

    “贱…唔…唔”,洛轻舞刚开口就被瘸腿堵上了嘴。

    出了破庙,洛拾音浑身的气势全都消减下来,比刚苏醒时还要剧烈数倍的眩晕和欲望伴着杂乱的记忆涌了上来。

    洛拾音跌跌撞撞的离开,察觉到思维愈发混沌,一咬牙把头上的簪子拔下来,狠狠地往大腿刺去。

    剧烈的疼痛让洛拾音的双眸瞬间清明。

    一步,两步,十分钟,半小时。

    簪子反复被刺进大腿,鲜血顺着洛拾音的衣裙簌簌往下落,路途上满是刺眼的猩红血迹。

    失血过多让洛拾音感觉灵魂都飘了起来,前世的种种浮现出来。

    坐拥奇异空间,医毒双绝的顶尖杀手,遭人嫉妒被围攻致死…

    等等,空间!

    洛拾音眼中忽的闪烁出希冀的光芒,方才她给自己把了脉,中了红玉髓,一种极为烈性的情药。

    但她只要打开空间,就能配置药物解毒!

    似乎是感受到了洛拾音的召唤,脑海中属于空间的银光闪动。

    一下两下,最后银光干脆灭掉了。

    洛拾音敛下眸子,心知是她的状态太差,打不开空间。

    压下绝望的心思,洛拾音咬着牙继续往前走,她不甘心再死一次!

    就在洛拾音快到极限时,一个赤裸上身的男子伴着一汪潭水出现在眼前。

    斜眉入鬓,星眸剑目,姿色过人,是个美男,真是天不亡她!

    洛拾音双眼迸射出精光,最后的力气撑着她奔跑起来,纵身一跃扑向潭中。

    半途中,侧方有两人手持长剑,一左一右向她扑来,该死!她早该想到这种极品男人肯定有侍卫。

    洛拾音在半空中强行扭转体位,避过致命一剑,接着就在岸边和两人缠斗了起来。

    到最后,洛拾音双目变成一片赤红,抓住机会攻击到其中一人身上的死穴,趁机夺过一把剑,反手架在了另一人的脖子上。

    动作利索的把两人打晕,洛拾音直奔主题,继续扑向湖中的美男。

    然而,出师不利,洛拾音刚要接触美男的衣服,对方就猛的睁眼掐住了洛拾音的脖子。

    一股子血腥凛然的气势从男子身上散发出来。

    “你想干嘛”,男人的声音比这寒潭还要冷,洛拾音顿了一下,迅速反应过来,依靠对人体穴位的了解立刻摸上了对方的麻穴。

    短暂的麻痹让墨渊眼底闪过惊疑。

    “不干嘛,看你长的还行......”,洛拾音舔舔嘴角,那双眸子中闪过几丝嗜血。

    “疯女人,你找死”,一股杀意从墨渊身上散发出来,他平生最厌恶女人,更何况,对方还想强迫他!

    但很快,墨渊发现自己的气势对眼前的女人一点用都没有,反而让对方更加兴奋了。

    洛拾音的情绪被调动起来,一时之间精神猛的提了上来,脑海中银光大绽,空间开了一个小口子,洛拾音赶紧趁机掏了一颗药丸出来。

    而后二话不说塞进了墨渊的嘴里。

    “疯女人!你给我吃了什么!”墨渊猛的挣扎起来,而后震惊的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吃什么,当然是好东西”,洛拾音低低的笑了起来,把墨渊拖上岸边的草丛。

    衣物翻飞。

    墨渊额头青筋暴起,看着女人,只觉得一股子羞怒涌上心头。

    “女人,你敢!你知道我是谁吗?”

    听到墨渊的话,洛拾音回答:“我管你是谁,老老实实的,不然别怪我杀人灭口。”

    “你!”

    “你什么你,我这么个大美人便宜你了”,洛拾音说着摸了墨渊一把。

    墨渊暴怒,但她为了防止对方再说话,洛拾音直接从一旁找了团湿答答的衣物塞在了墨渊嘴里。





说的好听是赏花吟诗,说的不好听就是三公主想找合适的驸马,但谁也不傻,成为驸马别说三妻四妾,一言一行都得合乎礼制。

有些身份想法的都不会愿意,皇帝没有赐婚,众人也就都拖着,三公主也眼光高,看不上那些差的。

带着纤儿进到百花殿中,洛拾音才发现这大殿可谓奢华,约莫三百平的空间里金光闪闪,两列宴请的小桌顺着殿门两侧整齐的摆放着,最上首乃是公主的席位。

丫鬟太监其中穿插,不时领人到自己的席位或者上瓜果点心。

已经有人的席位尚且不是很多,看来她们来的算是早的。

纤儿拦下来一个丫鬟让她带路去安排的席位上。

谁知那丫鬟打量了洛拾音一眼,颇有些嚣张的说:“洛小姐找个地方站着便是,这屋里的席位可没有洛小姐的。”

哟,这三公主这么沉不住气,直接就想在还没开宴的时候羞辱她,连个丫鬟都那么嚣张,由此可见三公主也不是什么好的。

听到这话,洛拾音倒也没动怒,慢悠悠的对纤儿问:“贱婢顶撞相府嫡女,应当如何处置。”

纤儿立刻明白了洛拾音的意思,笑着答:“回小姐,好一些的也要掌嘴,差一些的直接打个半死发卖的。”

听到这,洛拾音陡然话风一转,言辞凌厉的说:“给我掌嘴。”

闻言纤儿立刻上前,拽着那个丫鬟扬手就打了上去,这一下可不轻,整个大殿都回荡着清脆的巴掌声。

啧啧啧,她洛拾音可不受一点气,眼睛里容不得半点沙子。

纤儿的动作快准狠,不一会那个丫鬟的脸颊就红肿了起来,整个人都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了,跌坐在地上,满脸的恐惧。

由于是在百花殿门口,殿里的人都看到了这场景,没人想惹麻烦,只装做没看见,更何况,一个奴婢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

但偏偏有人不开窍,一个穿着紫色衣裙,满脸倨傲的少女从席位上噔噔噔的跑过来,一下子把纤儿推开。

喝骂道:“你怎么随便打人啊,还有没有点教养了!”

“哦,你是谁,确定要替这贱婢出头吗?”洛拾音玩着手指,漫不经心的问。

“你不知道我是谁!我告诉你,我是柳盈盈,我爹可是刑部尚书,小心我让我爹把你抓起来治罪!”少女语气中满满都是威胁。

洛拾音看了眼对方,约莫十三四岁,倒是没坏心思,但显然是被宠坏了,这拼爹拼的,格外的熟练。

闲来无事,洛拾音也就陪着对方玩玩,反问道:“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管你是谁,你也不能无缘无故的欺负人!”柳盈盈的脸因为激动带着几分涨红。

“你怎么知我是无缘无故?事情都未了解清楚就下定论,也该你吃亏,今日栽在我手上,我就替你爹教教你,什么叫明辨是非。”

洛拾音对柳盈盈指指地上瑟瑟发抖的丫鬟,淡定的开口:“我乃相府嫡女,这贱婢遇我不行大礼,其罪一,言行嚣张顶撞于我,其罪二,不领我去席位,其罪三。”

“柳小姐,这三点,哪一样不够我杀了她问罪,如今,我只是让随身丫鬟小小惩戒一番,有何不可?”

洛拾音这段话,语气淡淡,但一股子凛然的气势直冲柳盈盈,柳盈盈哪见过这场面,连连后退几步,若不是丫鬟赶来扶住她便要跌倒。

“你,你!”柳盈盈指着洛拾音,好半天也没你出个所以然,一口气没上来晕了过去。

一群人也没敢找洛拾音麻烦,赶紧把柳盈盈带回席位。

洛拾音一眼就看穿对方是装晕,但也懒的揭穿。

看着瘫在地上的丫鬟,洛拾音冷笑一声,越过她便准备随意找个位置坐下,谁还能拦着她。

没成想,此时三公主带着一大群人呼啦啦的往她这边走来。

“你给我站住!洛拾音!你凭什么打我的丫鬟!”

人还未到声音先至。

洛拾音回头,随即眼里流露出些微惊讶,这三公主…长的好生…丑陋。

之后听说三公主乃是皇后所出,皇后和皇帝又是表兄妹,洛拾音才恍然大悟,原来三公主就是个近亲结合的产物。

看着三公主气势汹汹的问罪,洛拾音轻飘飘的问:“三公主哪只眼见到我打你的丫鬟了?”

“哼!你还想狡辩!当时的情况我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丫鬟的话都是我交代的,这诺大的殿里就是没有你的席位,我让你站着你就得乖乖的站着!”三公主蛮横的喝道。

见此,洛拾音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淡了下来。

“三公主好大的威风。”

“哼,在这宫中除了父皇母后便是谁来了都不好使,我就要你今日跪下给我的丫鬟道歉!”三公主指着还在地上哆哆嗦嗦的丫鬟说道。

“呵呵”,洛拾音冷冷的笑了两声,熟悉洛拾音的人都会知道,这是洛拾音发怒的征兆。

快走两步,动动指节,洛拾音一巴掌扇在了对方脸上。

三公主脑海中嗡的一下,满脸的错愕,竟然还有人敢打她!

而接下来洛拾音用行动阐释了她不光敢打,还敢踹,敢踢。

洛拾音直接就把三公主收拾了一顿,那些个丫鬟上来都不好使,全都被洛拾音踹倒在地。

最后还是有丫鬟机灵跑去叫人。

看着远远走过来的太子,洛拾音慢条斯理的收了手。

太子名墨涵,字子缓,他收到手下禀报宣雅公主也就是三公主被洛大小姐揍了,暗骂一声就急忙的往这边赶。

作为亲哥哥他又怎么不知道宣雅的脾性,丑陋不说还格外的愚钝,若非和他乃是一胞所出,他简直不想管对方。

皇帝也曾疑惑为何一胞所生,太子格外的聪慧秀美,三公主就丑陋愚笨。

太医说应当是太子的命格太过强大,乃是紫微星之相,抢了宣雅公主的命数。

皇帝接受了这个说法,心中也就对宣雅公主多了几分怜惜,才有了三公主盛宠之事。

太子看着眼前正拿着手帕擦手的洛拾音,眼中惊艳一闪而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