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深空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全文浏览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

全文浏览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

久久萋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久久萋”,主要人物有楼阮周越添,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她到底有没有眼睛啊?气死了气死了!坐在程磊身边的周越添没说什么,他的脸也没好到哪里去,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男人安静地看着前方,在一片嘈杂中显得格外安静。程磊还在那边继续道,“你看你给我们周哥打成什么样,你姐要是看到得多心疼啊!”徐旭泽合上眼睛,十根手指紧紧攥在一起,咬牙吐出三个字,“他、活、该。”......

主角:楼阮周越添   更新:2024-02-12 22:1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楼阮周越添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文浏览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由网络作家“久久萋”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久久萋”,主要人物有楼阮周越添,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她到底有没有眼睛啊?气死了气死了!坐在程磊身边的周越添没说什么,他的脸也没好到哪里去,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男人安静地看着前方,在一片嘈杂中显得格外安静。程磊还在那边继续道,“你看你给我们周哥打成什么样,你姐要是看到得多心疼啊!”徐旭泽合上眼睛,十根手指紧紧攥在一起,咬牙吐出三个字,“他、活、该。”......

《全文浏览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精彩片段


警局。

程磊坐在周越添身边,看着那边挂了彩的徐家小少爷,轻嗤了一声,“徐少还真是一如既往的不长眼啊。”

那边的徐旭泽嘴角还是肿的,他明知道程磊这是在激怒他,却还是忍不住生气,提起拳头就想站起来。

但还没站起来,就触及到了旁边警察的目光,动作一顿,又坐了回去。

程磊坐在周越添身边,笑得更大声了。

“徐少这性子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点没变啊。”他扬着眉,嘴角带着嘲讽的笑,“你再这样对我们周哥,回家可得挨你姐揍了啊~”

徐旭泽脸都快气歪了,可却偏偏反驳不出什么,只能咬着牙转了头,心中腹诽楼阮眼光差。

到底是怎么看上周越添这种垃圾的?

她到底有没有眼睛啊?

气死了气死了!

坐在程磊身边的周越添没说什么,他的脸也没好到哪里去,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

男人安静地看着前方,在一片嘈杂中显得格外安静。

程磊还在那边继续道,“你看你给我们周哥打成什么样,你姐要是看到得多心疼啊!”

徐旭泽合上眼睛,十根手指紧紧攥在一起,咬牙吐出三个字,“他、活、该。”

他和楼阮虽然不是亲生姐弟,但那双黑眸却格外的像。

两人的眼睛都是黑亮圆澄的,不同的是,楼阮看人的时候温和软甜,纯良无害,而徐旭泽看人的时候却像小狼崽子在盯着选好的猎物似的,凶狠危险。

“你说什么!?”程磊立马不高兴了,脸上的笑意在一瞬间消失得干干净净,“不是你自己犯贱我们今天能坐这儿吗?”

徐旭泽瞪着他,小机关枪似的:“不是他嘴贱我们今天能坐这儿吗?”

程磊脸色大变,蓦地站起了起来,“徐旭泽,你说谁嘴贱,楼阮要是知道你这么说周……”

“别楼阮楼阮的。”徐旭泽瞥了一眼坐在那里屹然不动的周越添,仿佛多看一眼都觉得晦气,他别过头,太阳穴突突地跳,“你们不提楼阮能死?”

“真晦气啊,怎么就遇到几个离开女人就不能活的废物。”

“你——”

程磊还要说什么,一直坐在那儿没说话的周越添忽然站了起来,他弯腰拿起搭在椅子上的西装外套,“走。”

程磊气急败坏:“周哥,你没听到他说什么吗?”

周越添抬起手,目光平静地扫了一眼戴在手腕上的名贵腕表,“几点了。”

程磊动作一顿,看了过去,有些结巴,“十、十点。”

“该回去开会了。”周越添穿上已经变得褶皱的西装外套,转身就往外走。

楼阮没有来警局也正常,毕竟她和徐旭泽的关系一向不怎么样。

可能他们也没有告诉她徐旭泽和谁打了架。

这个时候,她应该已经在公司了。

现在回公司也是一样的。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回头看了一眼坐在里面的徐旭泽。

徐旭泽也正在看着他,那双和楼阮相似的黑眸穿过人群,眼中带着浓烈的厌恶——


楼阮点点头,公司上市确实是大事,尤其是华跃生物这样的公司。

很多公司在上市之前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最后导致上市失败。

华跃现在上市在即,如果华跃的老板谢宴礼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些负面新闻,那可能真的会影响华跃上市。

楼阮忽然觉得很内疚,她喝多了就喝多了,怎么还乱抓人。

昨天晚宴那么多人,她抓谁不好,怎么偏偏抓了谢宴礼。

最近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谢宴礼,她这一抓,不知道给人添了多少麻烦。

楼阮垂着眼睛,柔软的黑色发丝跟着一起垂落脸颊,软白的小脸半遮半掩。

那双被精心修过的细眉轻蹙,好似十分苦恼。

“那怎么办……”楼阮声音小小的,倒不像是在和谢宴礼说话,而像是在自言自语,“我去求求爸爸。”

她说的这个爸爸并不是她的亲生父亲,而是她的养父。

是她亲生父亲的战友,爸爸去世后,她就被接来了徐家。

徐家……

楼阮垂着眼睛,眉头皱得更深。

她和徐家人说不上特别亲近,也从没有求过他们什么,要是她向他们开口的话,他们会帮忙吗?

“求?”靠在桌边的人垂下眼睛,声音很轻,语气莫名。

顿了两秒后,他抬起眼睛看了过来,漆黑的碎发下,狭长眼瞳潋滟漂亮,温沉磁性的嗓音中透着几分漫不经心,“倒也不用求,也不是没有别的解决办法。”

楼阮立刻看向他,清澈的双眸中带着期待,“真的吗,还有别的解决办法?”

似乎是觉得自己的态度太过热情,她顿了一下,认真道,“谢先生尽管说,只要能做到,我一定配合。”

给人家添这么大麻烦,确实挺不好意思的。

那人姿态懒散地靠在那儿,目光沉沉看了她几秒,直到楼阮被看得有些不自在以后,才微微抬了抬光洁白皙的下巴,“结婚。”

楼阮一时之间有些没反应过来,有些呆呆愣愣的,“什么?”

谢宴礼随意地靠着,手掌落在桌上,雪白的衬衣勾勒完美的身材,他沉吟几秒,重复道,“结婚。”

楼阮坐在酒店软绵绵的床上,目光落在对方冷白如玉的手指上,神色有些恍惚地想,这个衬衫,是不是有些太透了,她坐在这个地方,甚至可以隐约看到衬衫里的线条…

她忽然想到读书时学校表白墙的色批发言:【谢宴礼师兄,打球的时候能不能别穿得那么保守,京北的天难道很热吗!?既然练了腹肌就露出来啊!你把它露出来啊!】

奇怪,她在想什么……

楼阮掐了掐掌心,合上眼睛凝神,还没睁开眼睛,就猝不及防地听到谢宴礼轻描淡写的话:

“准确来说,是和我结婚。”

楼阮猝不及防睁开眼睛,直直地看向他,也不管什么身材不身材了,“什么东西?”

“如果是和太太亲密,就不算桃.色新闻。”谢宴礼懒洋洋倚在那儿,印着暧昧红痕的喉结极其突出,“而且,已婚的形象,也更能让大众信任我。”


在等谢宴礼回答的这几秒,徐旭泽觉得整个人都快炸了。

他就是想破脑袋也没想到,他那个大情种姐姐这辈子竟然还能和别的男人有瓜葛。

而且这个人还是谢宴礼!!

谢宴礼这三个字,完完全全就是天之骄子的代名词。

他读书的时候就成绩优异,大大小小每一次考试的分数都吊打第二名,明明早早就参加竞赛得奖被保送了华清大学,但却坚持继续留在学校读完高三最后拿了京北理科的省状元。

大学就更厉害了,年纪轻轻就手握几项国际大奖,手上的专利随便一个的价值都是无法估量的。

简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对外界来说,谢宴礼唯一的缺点就是年轻。

年轻意味着经验不足,不够稳重,这是他们唯一能从谢宴礼身上挑出来的刺。

徐旭泽觉得脑子嗡嗡嗡的,他抬着头,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那张完美的脸。

这张如同画卷一样的脸,已经是谢艳丽身上最不足为道的优点了。

救命,他是不是闻错了。

怎么想都觉得不太可能啊……

这种人会和楼阮有纠葛?

就在徐旭泽怀疑人生怀疑自己的时候,站在他面前的人懒散勾了勾唇,低眉笑了一下,拖着漫不经心的调子开口,“我和你姐姐啊~”

徐旭泽抬着头,一动不动地盯着他。

谢宴礼垂着眼,不紧不慢道:

“是即将结婚的关系。”

徐旭泽定定看了他几秒:“别太荒谬。”

楼阮能和他结婚?

就算他是谢宴礼又怎么样,楼阮还是个大情种呢,喜欢周越添十几年一点不动摇的那种。

谢宴礼嘴角的笑意缓缓散去,漆黑的瞳眸垂着,看着他问,“哪里荒谬。”

徐旭泽:“哪里不荒谬?你自己觉得可能吗,你哪怕说你们都喝多了不小心认错了人那种烂俗情节都没那么荒谬。”

听他这么说,谢宴礼脸上是一点笑容也没了。

他随性地靠在那儿,气质变得矜雅疏离起来,仿佛刚刚同徐旭泽说话时的好脾气是徐旭泽幻想出来的一般。

徐旭泽:“……”

对,就是这个味儿,他以前见到的谢宴礼就是这样的,就是这个气质。

对人爱搭不理的,仿佛掀起眼皮多看你一眼都是恩赐。

谢宴礼冷着脸时,比笑容灿烂的时候多了几分瑰艳之态。他安静了几秒,看着另一边穿越人群朝着他们过来的楼阮,语调懒懒散散,“我觉得,可能。”

“很有可能。”

徐旭泽一怔,抬起眼睛看他。

楼阮已经走到了他们跟前,她身旁还跟着谢宴礼的律师,她看向徐旭泽损伤严重的脸和乱糟糟的头发,蹙了下眉,“走吧,可以走了。”

徐旭泽正要起身,就听到靠在一旁的人看着楼阮,幽幽问了一句:

“那我和你们一起走吗?”

楼阮转头看向他,“……你留在这里还有事?”

“没有。”谢宴礼瞥了徐旭泽一眼,语气中竟然夹杂了几分无辜,“就是,弟弟好像不太喜欢我,我一起走的话,他不会不高兴吧?”

“他对我这个姐夫,好像不太满意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