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深空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司昭沁李淮虞

司昭沁李淮虞

司昭沁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淮虞?!”昭沁变得不知所措,她刚才便隐约察觉到少年的不对劲,她大声呵斥,却换不来少年的理智。“姑姑,可怜求你,你不听,硬要淮虞这般强迫你,你才心里舒坦?”他压·着昭沁的身子,恶狠狠地质问道。昭沁奋力挣扎,还说着李淮虞最恨的世俗道理。

主角:司昭沁李淮虞   更新:2022-09-11 02: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司昭沁李淮虞的其他类型小说《司昭沁李淮虞》,由网络作家“司昭沁”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淮虞?!”昭沁变得不知所措,她刚才便隐约察觉到少年的不对劲,她大声呵斥,却换不来少年的理智。“姑姑,可怜求你,你不听,硬要淮虞这般强迫你,你才心里舒坦?”他压·着昭沁的身子,恶狠狠地质问道。昭沁奋力挣扎,还说着李淮虞最恨的世俗道理。

《司昭沁李淮虞》精彩片段

李淮虞的声音不再如同枯树,少年的嗓音带着愤怒和洋洋得意,明明胸口还滴落着腥血,他感觉不到疼痛,站立起来,直视着僵坐在地面的昭沁。


“姑姑……”


昭沁盯着他,惊恐地后退,大吼道:“淮虞,你疯了?你为何囚禁我?!”


李淮虞扑通一声,又跪在昭沁面前,眼尾通红,委屈道:“淮虞只是不希望姑姑嫁去,不舍姑姑。”他说得有几分情真意切,刚才如恶魔般的得意张狂仿佛是昭沁的错觉。


昭沁微微一愣,看着他跪在自己面前,颤着身子站起来,觉得腿脚都不利索,说道:“淮虞,不要再犯错。”她似有怜悯原谅之意,悲伤地注视着跪在地上的少年。


李淮虞抑制住心中的怒火,眼含泪光,恳切道:“所以,姑姑忍耐一些时日,好吗?”


昭沁坚决地摇头,“你把我囚禁在此处,北奴族讨不到人,恐怕又要借口打仗,淮虞莫要为了小事,失信于他人,让百姓受苦受难。”


他最恨地便是昭沁这样义正言辞地教导他,他紧紧地捏住双拳,眸光含着恨意,见昭沁打算夺过他腰间的钥匙,他便又恢复成恶狼的模样,硬生生地将昭沁拽到在地上。


昭沁后背撞击在冰凉的情面,更让她惊恐地对上李淮虞血红的双眸。


“淮虞?!”昭沁变得不知所措,她刚才便隐约察觉到少年的不对劲,她大声呵斥,却换不来少年的理智。


“姑姑,可怜求你,你不听,硬要淮虞这般强迫你,你才心里舒坦?”他压·着昭沁的身子,恶狠狠地质问道。


昭沁奋力挣扎,还说着李淮虞最恨的世俗道理。


他轻轻松松就把昭沁压制住,她根本动弹不得,俯下身子,便在她耳畔说道:“姑姑,你听淮虞一句劝,莫要挣扎。”他的嗓音变得沙哑低沉,压抑着什么。


昭沁一愣,便也不再挣扎,迷茫又惊恐地注视着诡异的李淮虞。


李淮虞瞥了一眼身后的铁链子,神色阴沉,死死地抓住昭沁的手腕,“淮虞也是为了你,你当真愿意嫁过去?”


“姑姑,淮虞一片真心,你真要喂了狗?”他情到深处,语气也变得柔软,一只手狠狠地压着昭沁,一只手则轻柔地抚摸她的面庞,“乖,你便在这儿,我绝不会亏待你半分。”


昭沁浑身颤栗,难以置信地注视着如恶魔的李淮虞,不知他是性格剧变,还是本来就是这顽劣的性子,她卡在嗓子里劝说的话,又生生地吞了下去,男人滚烫呼吸扑向她的耳廓,她脸色煞白。


四周暗黑,只有一盏灯,昭沁背脊靠在冰凉的地面,不敢有一丝丝反抗。


昭沁腿间流出温热的血,惊恐虚弱道:“淮虞,我疼……可不可以先别锁了我?”


李淮虞面色苍白,他同样受伤,胸口还隐约能看见血迹,见昭沁服软,他面色也变得柔和,轻声说道:“姑姑身子不好,我会尽快送药进来,到时就不会疼了。”


他将昭沁捞起来,以免她接触冰冷的地面,昭沁看着他胸口的伤,又纠结移开了目光。


她扯下李淮虞的钥匙,果然从床的另一侧想跑,身后没了动静,昭沁颤抖着手想快些打开铁锁。


她不敢回头,害怕迎接李淮虞的震怒。


李淮虞阴沉沉地注视着昭沁急切惊恐的举动,面色苍白,眼眸暗淡无光,也并未上前阻止昭沁所作的一切,一头栽在地上。


昭沁听见巨响,看见烛火也随之落下,“淮虞!”


此刻,铁锁终于打开,昭沁犹豫要不要上前查看已经倒下的少年,眼泪止不住地流出来,她实在不解如今怎么变成了这样。


她又多叫了几声,还是没人回应她,又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


昭沁看着近在咫尺地出口,最终还是回了头,上前去查看少年的状况,他好像没了意识,面色苍白得可怕,落下的烛火烧坏了他的袖子,蜡油烫伤了他的手。


昭沁扒开了李淮虞的衣服,眼看着自己插的伤口还在不断流血,心中惊恐万分,她莫不是伤了他的心脏?


正当昭沁焦急万分,李淮虞才缓缓睁眼,疲惫地开口道:“姑姑是个心软的人,怎么会丢下淮虞呢?”


“你没事?”昭沁虚弱地询问他。



李淮虞轻笑两声,握住昭沁的手,放在伤口上,“怎么会没事?差点就被你杀死,我还以为你一点愧疚之心都没有。”


昭沁的手掌心沾了他的血迹,她恶狠狠地注视着满口谎言的李淮虞,“我劝你不要执迷不悟!”


再也没机会可逃,他愉悦地注视着昭沁咒骂的模样,熟练地为昭沁上锁,连脚踝也不肯放过。


“姑姑到底是有几分真心。”他上锁完毕后,轻轻一笑,满眼星光,“若是真把淮虞丢在此处,恐怕就要被烧成一具干尸了。”


他捧着昭沁的脸,因为昭沁扒开了他的锦绣华服,此刻衣服松垮垮地露出了上身。


昭沁也不傻,自然看出他眼底晦暗不明的□□,想奋力推开他,却因锁链行动不便,任由他捧着自己的脸蛋。


“姑姑,你说,你喜欢淮虞,你知道淮虞是为你好。”


全身上下,昭沁也就这张嘴是自由的。


李淮虞也不悲伤昭沁不开口,竟然不由自主地抱着她,轻轻地在她耳畔说道:“你若真想出去,当然是有法子的。”


“是什么?”


“杀了我,就像刚才一样。”李淮虞暗笑,松开昭沁的禁锢,眼眉带着几分得意,“只是姑姑舍不得。”


昭沁沉默不语,待他打算离去时,才恶狠狠地说道:“你怎知道我舍不得?你若把我逼急了,看我不把你打残……”


李淮虞锁上最后一把锁,恶劣地笑出声,冷声说道:“姑姑身子真软,怪不得我这样喜欢,这样抱着,我都舍不得离去,以后恐怕真要死在你手里。”


昭沁一怔,怒火冲天。


若不是天快亮了,李淮虞哪里舍得离开。


昭沁不曾想到往日温柔有礼的李淮虞竟然变得人面兽心,她惶恐不安,根本睡不着,此处又黑得可怕。



天渐渐亮,李安瑶已经梳妆打扮完毕,周边的侍女扶着她往李淮虞的书房走去。


路途却见到李淮虞身边最亲近的小太监急匆匆地拿着一堆沾染血迹的布条离去。


小太监没想到一大早公主便来看望主子,惊恐地答道:“主子昨夜被刺客追杀,已经没事了。”


李安瑶急忙让人拿来药膏,“他没事便好。”她神色暗淡,虽然嫁给了心爱之人,但总是不如意,新婚之夜便没有见到他,只是在成婚的后拜见父皇母后时,才与他一同前行。


这些时日因昭沁突然失踪,朝廷大乱,她身为公主想要为父皇母后排忧解难,却又不知道做什么,夫君整日有公务要忙,也没时间陪伴她。


李安瑶来到书房时,看着李淮虞正襟危坐,也并未注意到她。


李安瑶见他忙于公务,唉声叹气地离去。


一旁的侍女看不下去公主受到委屈,嘴里嘀咕着他能忙什么?


“等找到安庆公主就好了……”李安瑶闷闷不乐地说道。


“恐怕是被南安王藏起来了。”一旁的大宫女对公主说道。


因南安王李嘉言对昭沁极为上心,不免有人怀疑是南安王为了不让昭沁受苦嫁去北奴族,所以假意让人劫持了昭沁。


皇后逼着南安王交出安庆公主,极端压力之下,南安王也没交出安庆公主,真是一对好兄妹。


李安瑶望着李淮虞的书房,朝廷倒也没有怀疑过秦王殿下。


“闲着无聊,不知道姐姐如何了。”李安瑶淡淡地说了一句,一旁的宫女懂事地让人去准备马车。


……


昭沁睁眼又见到了李淮虞,他还身着朝服,应该是刚刚下朝回来。


“姑姑,喝药。”他见昭沁醒来,把热好的药送到她嘴边。


昭沁问道:“何时放了我?”


他脸色立马暗淡,淡淡道:“这几日你先委屈一下,过几日我会带你去另一处宅子好好歇着。”


昭沁并未喝药,冷声说道:“怎么?成亲才多少日,就要养外室了。”


李淮虞淡淡地注视着昭沁愤恨的目光,轻声道:“我怎敢辱你?”


见昭沁依旧不动,他又一次开口问道:“你不疼了?”冰凉的手似乎要碰一下昭沁的腹部,惊得昭沁急忙想要躲开。


“我不疼。”她窘迫又无奈地看着床上的血迹,面色涨红又气愤,见他拿出其他物品,更是无奈地闭上双眼,“你早些放了我。”


“你乖一点,让你在此处确实是委屈你了。”李淮虞又把刚才的苦药端到昭沁面前,说话的语气不由更加温柔,昭沁怔怔地看着他,才忽然意识到他确实长大了不少。


犹豫再三,昭沁喝下了那碗苦药。



“5306。”


司昭沁把房间号发了出去,却不是发给自己的男朋友江澈。


这个想法,是在发现他出轨的半个小时后决定的。


当时那女人的脚正在他腿上暧昧的游走,对于这场刺激的游戏,显然双方都游刃有余,认为无人发觉。


门铃响起时,她回过神,拢好了身上的战袍,本该由江澈亲自拆开的生日礼物。


门开的瞬间,司昭沁几乎被吻得喘不过气,视线所及只能看到一双眼尾带着几分情潮的眼,直到高挺的鼻头辗转擦过她的鼻尖,她才看清楚来人——李淮虞。


不过李淮虞可没给怀里这女人一点反应的机会,在看清楚她浴袍下穿得是什么的时候,手臂微微用力,她已经被李淮虞搂着腰肢抵到了门边的落地镜上。


他身上有一股冷木调香,司昭沁在片刻的怔松后,闭上了眼睛,任凭自己沉沦。


或许是她的主动点燃了李淮虞,他热情得跟印象中的他截然不同。


可司昭沁不知道的是,电梯门刚响,江澈走到门口,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


李淮虞单手将她的双手抵在头顶,一手撩拨她的发丝,整个身子都挡着司昭沁,在江澈愤怒的准备冲进来的时候,转过头,对着江澈邪肆一笑。


江澈的脸瞬间惨白,李淮虞长腿一踹,门彻底关上了,还发出了酒店房门特有的音效。


想来江澈下辈子都不会忘了刚才那一幕,不过不要紧,谁在乎呢。


“第一次?”李淮虞的声音在黑暗中响了起来。


司昭沁没回答,不过他的动作轻柔了很多,不像一开始那么狂热,司昭沁后半段只记得自己几乎全程都是挂在李淮虞身上的。


莫名想起了以前聚会的时候,有其他人说过,李淮虞那身段,看起来就特别厉害,她觉得下次自己也可以现身说法了。


凌晨4:30


手机插上充电器后,才看到了里面有30个未接来电,全部来自于陌生号码。


司昭沁没有打回去的兴趣,因为猜到了估计是江澈发现自己被拉黑后,用其他人的手机打来的。


窗外的天还是灰蒙蒙的,她醒来的时候就发现床上只有自己一个人,想必李淮虞已经走了。


地上原本散落的衣服,已经被放在了沙发上,空调调整到了最舒适的温度。


她掀开被子坐了起来,觉得以前大家对于李淮虞的评价,还是太浅薄了一些,至少她昨晚那几次,是挺快乐的,非凡的体验。


不过她并不打算在这个地方多待了,原本就是陪着江澈过来过生日,事到如今,在这浪费时间还不如回公司加班。


起码后者能让她的老板高兴,前者是给自己添堵。



司昭沁从不打算在这点上亏待自己,她在行李箱里挑选衣物的时候,浴室的门打开了。


李淮虞也没想到洗个澡出来,能看到不错的福利,女人的身材很好,虽然瘦,但该有的地方很有料,微卷的长发映衬得肌肤越发白皙,也许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情事刚结束,她身上还有淡淡的粉色。


活色生香,宛如女妖。


这是李淮虞最深的感受。


司昭沁的身形只是顿了一瞬,不过很快反应了过来,目光也在打量着李淮虞。


比之以往更加放肆的打量,毕竟在此之前,李淮虞给她的刻板印象,是自律,内敛,高冷,昨晚算是见到了另一面。


李淮虞也没有逃避她打量的目光,很坦然得任由她的目光挑剔的巡视。


尚未擦干的水珠顺着肌肉分明的轮廓滚落浴巾内侧,昏黄的灯光下,司昭沁竟然莫名想吹个流氓哨。


“李先生。”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喉咙沙哑的厉害。


一声轻笑,显然是那男人发出来的。


眼下的情形显然不适合彼此寒暄,司昭沁自暴自弃道:“我觉得你这样盯着我,不大合适。”


毕竟他还有个浴巾遮身,她只有一头长发。


且这样着实算不得好看。


“你介不介意,再来一次?”


司昭沁:?


她僵硬得转动脖子,恍惚间以为自己听错了。


“啪。”屋内最后一盏灯也被熄灭,男人将她拦腰抱起,司昭沁下意识搂住了他的脖子。


意乱情迷时才听到他在耳边道:“不好意思,有些食髓知味。”


李淮虞什么时候离开的,司昭沁并不清楚,只记得自己一觉睡到了下午两点。


她也没指望李淮虞这种大忙人,有这个闲工夫坐下来跟她这种一夜情对象,聊聊昨晚的体验。


总归他人帅活好,不亏。


不过她没想到,他们的第二次见面会这么快。


这度假村是新开发的,以环境清幽著称,那就意味着远离市区,但她没想到叫个车都这么困难。


“上车吧。”陆星辞将车停在司昭沁跟前的时候,她还有些意外,毕竟她不认为这开发区的少东家会记得她这么一号人物。


“这地方不好打车,你去哪。”陆星辞随口问道。



“市区。”


“顺路,上来吧,我们也回去。”


既然这么说,司昭沁也不矫情了,她跟陆星辞也就是几面之缘,大部分时候都是跟着江澈,但知道这位陆少是个出了名的好好先生,对女生格外优待,不过并不妨碍他换女朋友的速度。


可惜她下一秒就后悔了,纳闷自己刚才怎么没听明白我们两个词的含义。


车后座里正盯着电脑的男人,熨烫得笔挺的黑色西装裤,剪裁修身的白衬衫,颀长的身形,仿佛带着与生俱来的贵气,不是李淮虞是谁?


行李箱已经被司机放进了后备箱,司昭沁也只能硬着头皮上车,刚坐进来,李淮虞身上那熨贴了她一晚上的冷木香就萦绕了过来。


车厢内一时间没人说话,司昭沁尽量将自己的存在感降低到最小,视线挪向窗外,试图用外面清幽的环境,来净化一下自己的心灵。


陆星辞回头想跟司昭沁说话,一触及到李淮虞的表情,默默把头缩了回去,有点意思。


车厢内本就安静,当手机震动声响起来的时候,司昭沁下意识去找手机,旁边有一双手动作更快一些。


那双手昨晚细细描摹过她身体的每一处,此刻滑动手机面板,在她看来都透着几分暧昧。


李淮虞本以为是工作消息,没想到是陆星辞发的。


【昨晚上她叫了客房服务,另外又要了一盒计生用品,没看出来江澈这么猛。】


李淮虞微微蹙眉。


【你变态?监控客人隐私?】


【人服务生去送的时候,我正好经过而已,不过我怎么记得那男人的声音,有点像你,不像江澈。】


李淮虞的镜片在手机光照下微微一闪。


直接关闭了对话框。


【?】


【被我说中了?】


陆星辞恨不得扭头直接询问李淮虞细节,然而连环轰炸下,发现李淮虞直接给他拉黑了。



陆星辞转移了阵地,直接在群里分享了这个消息。


【恭喜我们老李铁树开花,拜倒在女人石榴裙下。】


这一消息果然炸出了一圈深海鱼雷,纷纷询问到底是哪位天仙下凡,确定陆星辞喝醉酒发疯说胡话?


李淮虞是谁啊,打小就没见他这死样子对什么人满意过。



陆星辞从后视镜里打量了一下司昭沁,说起来当初江澈第一次把她带来的时候,惊艳全场不为过,


倒不是说真的漂亮到朋友,而是身上那股子气质,再正经的衣服穿在她身上,也能透出撩人的味道来。


这样的女人,天生就会激起男人的征服欲,何况她的眼神并不是刻意伪装的勾引,像猫,冷艳中又透着不可亲近。


还寻思着江澈压不住这样的女人,没想到竟然跟李淮虞扯到一块去了。


手机的信息在不停跳跃,司昭沁坐在后面有点头皮发麻了,因为她发现李淮虞好像在看自己。


李淮虞的确在看司昭沁,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司昭沁觉得那是一种,在丛林里,被一头黑豹死死盯住,等到最恰当的时机将食物叼走的既视感。


直到司昭沁鼓起勇气扭过头想问他看什么的时候,发现他闭上了眼睛,正靠在后座休息。


莫名地,她悄悄松了口气,或许是自己想多了。


等下了车,从此往后他们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再无纠葛就是最好的结局。


何况李淮虞这样的男人,绝对不会缺一夜情对象。


中途陆星辞半路下了车,司昭沁直接忽略了他戏谑的眼神,打算在前面的路口也让司机停个车,自己完全可以坐地铁回去,再让她跟李淮虞待在一起,她快窒息而死了。


“地址?”清冷的音调,不带任何情绪起伏。


“不用了,我在这下车就……”


李淮虞看了过来,眉梢微挑,司昭沁的话突然就说不出口了。


“铂悦府。”


挡板缓缓升起,司昭沁猛地看向了李淮虞,男人有些不耐得扯了扯衣领,“你怕我?”


“没有。”她不知道李淮虞这是什么意思,总不会是要她为昨晚的事情写个报告给他审批吧。


听到她的回答,男人轻笑出声,配上他那张一贯淡漠的脸,倒是显得这一切如此的不真实。


“昨晚上,胆子不是很大?”


司昭沁在沉默片刻后,掀起眼皮道:“没记错的话,李总跟我是你情我愿,总不会现在想来秋后算账吧。”


她跟江澈互相给对方戴了一顶彻头彻尾的绿帽子,可她还是留了一个心眼,选了江澈根本惹不起的李淮虞,唯一错估的就是本该各找各妈的李淮虞在她面前。


李淮虞没立刻回答她,车还在平稳行驶,司昭沁以为他不会再开口的时候,他说了一句令她大感意外的话。


“你介不介意尝试长期性 伴 侣?”


司昭沁见鬼似得盯着他,没想到传闻中的李淮虞,能提出这个要求,不过对于江澈的一整个朋友圈,她都没打算继续深入,所以想也不想开口道:“我拒绝。”


与此同时,司昭沁的手机震动,依旧一个陌生号码,不过这次对方没给司昭沁拒接的余地,他选择了发信息。


【不接电话是吧,我在你小区门口等你,有本事别回来。】


【我有得是办法收拾你,别以为搭上了李淮虞,他就会把你当回事,他会缺你一个女人?】


疯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