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深空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苏念念薄骁闻

苏念念薄骁闻

苏念念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京川,盛纪私人山庄。富丽堂皇的宴会厅内,一身休闲服的苏念念入场,目光就锁定了楼梯旁,坐在轮椅上的俊美男人。坐在轮椅上的男人清隽挺拔,带着金丝眼镜,格外扎眼。明明长着多情的容颜,神情却薄凉如冰。这就是她藏在心里多年的男人——薄骁闻,薄家的继承人,她邻居家的小叔。

主角:苏念念薄骁闻   更新:2023-07-14 16:5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念念薄骁闻的其他类型小说《苏念念薄骁闻》,由网络作家“苏念念”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京川,盛纪私人山庄。富丽堂皇的宴会厅内,一身休闲服的苏念念入场,目光就锁定了楼梯旁,坐在轮椅上的俊美男人。坐在轮椅上的男人清隽挺拔,带着金丝眼镜,格外扎眼。明明长着多情的容颜,神情却薄凉如冰。这就是她藏在心里多年的男人——薄骁闻,薄家的继承人,她邻居家的小叔。

《苏念念薄骁闻》精彩片段

京川,盛纪私人山庄。

富丽堂皇的宴会厅内,一身休闲服的苏念念入场,目光就锁定了楼梯旁,坐在轮椅上的俊美男人。

坐在轮椅上的男人清隽挺拔,带着金丝眼镜,格外扎眼。

明明长着多情的容颜,神情却薄凉如冰。

这就是她藏在心里多年的男人——薄骁闻,薄家的继承人,她邻居家的小叔。

尽管他们没有血缘关系,但她从小叫到大的“小叔”仍是隔在两人之间的横沟,让她不敢轻易跨出一步。

苏念念快步走上前:“小叔。”

薄骁闻抬头睨了过来:“念念,怎么来这儿了?”

清冷磁沉的嗓音,揉杂着让人心猿意马的沙哑。

苏念念蹲在他腿边,微仰着头看他:“刚忙完学校的事儿,听说小叔在这儿,我来看看。”

她五岁的时候被爷爷送到薄家寄住。

小时候的仰望和依赖,经过十多年的相伴,已经变成了扎根入骨的爱。

闻言,薄骁闻蹙了下眉:“为什么改志愿学医了?”

苏念念眼睫轻颤:“因为……喜欢啊。”

她学医的初衷就是为了薄骁闻,但这话却不能说。

薄骁闻深眸微动,刚想再说什么。

这时,一个气质温婉的漂亮女人走了过来:“薄先生,原来你在这儿。”

女人过来后,看到苏念念先是一愣,而后微微一笑:“薄先生,这位就是你之前跟我提过的苏念念苏小姐吧?”

薄骁闻点了点头,对苏念念介绍:“她是白清欢,我的营养师。”

营养师?

怎么没听小叔提起过?

苏念念微微蹙眉,但还是礼貌的朝白清欢伸出手:“白小姐,你好。”

白清欢轻轻回握,打量了几眼苏念念,话却是对薄骁闻说的:“薄先生,宴会上的食物大都不适合您,我专门为您搭配了菜品,我带您过去看看?”

说着,她走到薄骁闻身后,就要去推轮椅。

而薄骁闻也没有丝毫诧异。

苏念念看在眼里,却有些不安。

薄骁闻的轮椅除了看他长大的管家之外,从来只有她能碰。

这也是她一直认为自己在他心里是例外的原因!

但现在,白清欢却也能轻易触碰……

出神之际,薄骁闻的保镖走了过来,俯身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随后,薄骁闻就朝她们说了声:“失陪。”

苏念念还来不及反应,就只能看见他离开的背影。

与此同时,台上的追光灯打在了薄骁闻的身上。

主持人的声音也在整个宴会厅响起:“诸位宾客,今日,薄家继承人薄骁闻先生将会在此决定自己的人生大事,也就是公布他的未婚妻!”

话落,全场哗然。

苏念念猛地抬头,目光颤动的看向舞台中央。

万众瞩目下,薄骁闻缓缓出现舞台中央。

即使做着轮椅,却依旧挡不住他与生俱来的冷冽气息。

苏念念视线上移,怔怔望着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慌乱。

小叔……什么时候有的未婚妻?!

而这时,白清欢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这场相亲宴很盛大吧?几乎整个京川城有名有姓的小姐,公子哥都到场了。”

苏念念看向她:“你想说什么?”

白清欢笑了笑,带着怜悯:“看来薄先生没告诉你。”

“这场相亲宴,不只是他选未婚妻,更是为你择定未婚夫!”


苏念念像被人打了一棒,头嗡嗡作响。

为她选定未婚夫?

开什么玩笑?

一直到薄骁闻从台上下来,苏念念都没回过神来。

“在发什么呆?”薄骁闻低磁的嗓音依旧温和,却很注意分寸。

苏念念思绪一秒被拉回,语气低落:“在想……小叔为什么不要我了。”

“嗯?”薄骁闻深眸微闪,有些不解。

苏念念垂下眼睫:“小叔想给我择定未婚夫不就是不要我了吗?”

薄骁闻看着小姑娘脸上想要掩饰的委屈,不禁失笑。

随后,又以长辈的口吻出声:“念念,你早晚会结婚的,我不能陪你一辈子。”

“小叔是个骗子!”苏念念眼眶骤然一红,“你明明在我十八岁的时候答应过,无论我结不结婚,你都会一辈子陪着我。”

如今,连这唯一的特权也要收回了吗?

她眼里的的水雾,让薄骁闻抓着轮椅扶手的指节,微微泛白。

但也就仅仅一瞬,他的语气又变得严肃:“念念,不要胡闹。”



胡闹?

这些年来,她一直将他这句承诺铭记,可如今什么都好像变了。

压在苏念念心底多年的话,在这一刻,让她很想问出。

哪怕是会被他厌恶,她也想要一个结果。

“小叔,在你心里我——”

话到一半,白清欢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薄先生,时间差不多了,我推您上去休息吧。”

薄骁闻轻轻颔首,倒没拒绝。

白清欢顺手就想从苏念念手里夺过轮椅。

但苏念念却不愿松手:“我来吧,我知道小叔经常住的套房。”

她固执的护住和薄骁闻仅有的几丝联系。

可薄骁闻却抬起手在她的手背上轻轻拍了拍:“以后清欢会照顾我,这些事就交给她吧。”

他的声音依旧那么温和,可对苏念念却又是那么伤人。

薄骁闻性情向来冷淡,不喜欢任何人陌生人触碰,或是踏足领域。

而如今,白清欢却成为他的例外。

苏念念整颗心像被针扎,疼的发涩:“小叔,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让白清欢取代她,这就是薄骁闻所想吗?

男人对上她的视线,眉头微微一蹙,只移开视线轻嗯一声。

还将她的手从轮椅扶手上抚开。

白清欢也顺势将失魂落魄的苏念念不着痕迹的推到一边,推着薄骁闻就往楼上套房走去。

望着他们渐行渐远的背影,苏念念慢慢红透了眼眶。

宴厅上的热闹还未消散,苏念念却像被抽走了大半的力气,缓缓坐到一旁的座位上。

食不知味的端起酒就往嘴里送。

人们常说,酒可解千愁,可当几杯下肚后,她却只觉得心连同胃一起被灼烧,疼的厉害。

深爱多年的人要结婚了,对象却不是她。

酒劲渐渐上头,苏念念扔下手里的酒杯,步伐沉重的往楼上走去。

她还是想去找薄骁闻问清楚。

至尊套房2301,是薄骁闻常住的房间。

苏念念到时,门并未锁紧,开了一条门缝。

她手握上门把正想推开,里面却先传来白清欢的话声。

“骁闻,妈说我们的婚期已经定下了,就在下个月16号。”

婚期?

这么快吗?

苏念念握紧手,指甲扣进肉里都没有感觉到疼。

言不清道不明的失落无助将她席卷,头晕目眩中,她的身子摇摇欲坠,不小心伸手扶了下门。

但也是这一个动作,惊动了房间里的人。

薄骁闻冷冽的嗓音从门内响起:“谁在那?”

苏念念转身就想逃离现场,可轮椅的滚动声越来越近,最后那扇门被打开。

“念念?怎么是你?”

苏念念呼吸一窒,有些艰难地转过身:“小叔,我不是故意想偷听。”

“既然来了就进来吧。”薄骁闻轻轻应了声,转动轮椅扶手先走了进去。

苏念念看着他的背影,也还是跟了进去。

白清欢见到苏念念时,笑容依旧温婉:“我还在想是谁,没想到是苏小姐。”

话落,她又像想到了什么,又继续说,“明天婚纱就到了,但我有事抽不开身,不知道苏小姐能不能代我去试试婚纱?”

苏念念放在膝盖上的手骤然一紧,她下意识看向薄骁闻,好像在征求意见。

薄骁闻只淡淡扯了扯唇角:“既然是清欢的意思,那明天我去接你。”

苏念念一瞬间坠落冰窟。



第二天,婚纱店。

苏念念穿好婚纱,站在镜子前时,有一瞬间的失神。

灯光折射下,婚纱上蕾丝上每一颗碎钻都散发着莹洁而纯净的光,如梦如幻。

从剪裁到配饰,这件婚纱完美的和苏念念融为一体。

守在旁的店员忍不住夸了一句:“薄太太,这件婚纱真的很适合你。”

出于私心,苏念念并没有纠正她的称呼,只提起沉甸甸的裙摆走了出去,准备去找薄骁闻。

一出门,她就看到已经换好了白色西装的他,正和一个陌生男人说着什么。

穿过挂满婚纱的走廊,苏念念走到薄骁闻身边,叫了一声:“小叔。”

薄骁闻闻声转过头,目光在她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眼。

沉默片刻后,他薄唇扬起一抹淡淡的弧度:“很漂亮。”

四目相对,他深邃的眼底惊艳一闪而过。

苏念念凝望着他的眼眸,恍惚的好像回到了五岁时,刚被送到薄家的时候。

那天,晨光微熹。

清秀干净的少年也是这样看着她,许了孩童时的诺言。

“我是薄骁闻,以后我会照顾你。”

一模一样的眼神,层层交叠。

最后又变成了眼前薄骁闻俊逸的脸庞。

苏念念垂在两侧的手,攥紧了婚纱的裙摆。

她要为自己再勇敢一次。

走到薄骁闻身前,苏念念蹲下身,仰头望着他,将藏在心底多年的感情倾泻而出。

“薄骁闻,我喜欢你。”

话落,薄骁闻只淡淡看了她一眼,转头就跟身旁的男人解释:“小孩子撒娇,别当真。”

说完,他又转回头看向苏念念:“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给你选好的未婚夫,楚家独子,楚瑾渝。”

楚瑾渝,娱乐圈里最年轻的双冠影帝。

因为混血出色的长相,一出道就受到粉丝热捧,其家族在京川也是数一数二的医药世家。

他很优秀,却不是自己想嫁的人。

苏念念凝着薄骁闻,眼眶微红:“你凭什么替我做决定?”

爱无回应,是她一开始就料到的结果。

可她不愿连暗恋的资格都被薄骁闻残忍剥夺。

薄骁闻眉心蹙了蹙:“我是你小叔,不会害你。”

长达十九年的暗恋,孤注一掷的表白,竟激不起他一丝波澜。

苏念念漆黑的乌眸含着水雾:“小叔,这么多年究竟是我将喜欢隐藏的太深,还是说你根本就没有在意过?”

接触到她神伤的眼神,薄骁闻淡淡看向楚瑾渝:“我还要去接我未婚妻,你们多聊聊。”

眼见薄骁闻要走,苏念念再也抑制不住情绪追上前。

她用几乎恳求的声音:“小叔,别把我推给别人好不好?”

但薄骁闻却拒绝的干脆利落:“念念,别任性。”

说完,他就出了婚纱店,驱车离开。

“小叔!”

苏念念想要追上去,却被另外一只手拉住。

楚瑾渝突然出声:“苏小姐,何必纠缠一个不可能爱你的人?”

心思被一语道破,苏念念微微一怔。

她早就知道自己这份感情永远得不到回应。

可薄骁闻于她而言就像是毒药,早已深入骨髓。

侵入她每一次呼吸,每一次心跳。

在外人面前,苏念念很快收拾好了脸上的情绪:“我不管他跟你说了什么,我都希望楚先生当没听过。”

说完,她抽回自己的手,转身准备去换下婚纱。

但刚走几步,楚瑾渝的声音又再次响起:“苏小姐,你真的了解你小叔吗?”

苏念念脚步一顿:“什么意思?”

楚瑾渝却没解释,只是说:“等你换完衣服,我带你去找他。”

苏念念隐隐有些不安。

但终究没说什么,换了衣服后,就跟楚瑾渝上了车。

十分钟后,车稳稳停在了一所私立幼稚园门前。

苏念念望着了眼窗外,不解的收回视线:“带我来这儿干什么?”

而楚瑾渝并未解释太多,只打开窗外,给她指了指左前方的位置。

苏念念随之看去,只见两道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

竟然是薄骁闻和白清欢!

他们怎么会一起来幼稚园?



楚瑾渝,娱乐圈里最年轻的双冠影帝。




因为混血出色的长相,一出道就受到粉丝热捧,其家族在京川也是数一数二的医药世家。




他很优秀,却不是自己想嫁的人。




苏念念凝着薄骁闻,眼眶微红:“你凭什么替我做决定?”




爱无回应,是她一开始就料到的结果。




可她不愿连暗恋的资格都被薄骁闻残忍剥夺。




薄骁闻眉心蹙了蹙:“我是你小叔,不会害你。”




长达十九年的暗恋,孤注一掷的表白,竟激不起他一丝波澜。




苏念念漆黑的乌眸含着水雾:“小叔,这么多年究竟是我将喜欢隐藏的太深,还是说你根本就没有在意过?”




接触到她神伤的眼神,薄骁闻淡淡看向楚瑾渝:“我还要去接我未婚妻,你们多聊聊。”




眼见薄骁闻要走,苏念念再也抑制不住情绪追上前。




她用几乎恳求的声音:“小叔,别把我推给别人好不好?”




但薄骁闻却拒绝的干脆利落:“念念,别任性。”




说完,他就出了婚纱店,驱车离开。




“小叔!”




苏念念想要追上去,却被另外一只手拉住。




楚瑾渝突然出声:“苏小姐,何必纠缠一个不可能爱你的人?”




心思被一语道破,苏念念微微一怔。




她早就知道自己这份感情永远得不到回应。




可薄骁闻于她而言就像是毒药,早已深入骨髓。




侵入她每一次呼吸,每一次心跳。




在外人面前,苏念念很快收拾好了脸上的情绪:“我不管他跟你说了什么,我都希望楚先生当没听过。”




说完,她抽回自己的手,转身准备去换下婚纱。




但刚走几步,楚瑾渝的声音又再次响起:“苏小姐,你真的了解你小叔吗?”




苏念念脚步一顿:“什么意思?”




楚瑾渝却没解释,只是说:“等你换完衣服,我带你去找他。”




苏念念隐隐有些不安。




但终究没说什么,换了衣服后,就跟楚瑾渝上了车。




十分钟后,车稳稳停在了一所私立幼稚园门前。




苏念念望着了眼窗外,不解的收回视线:“带我来这儿干什么?”




而楚瑾渝并未解释太多,只打开窗外,给她指了指左前方的位置。




苏念念随之看去,只见两道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




竟然是薄骁闻和白清欢!




他们怎么会一起来幼稚园?




刹那间,苏念念浑身的血液都凝滞了,推测着所有可能性。




而就在这时,一个四岁的小男孩背着书包,欢脱的跑向他们,叫了声:“爸爸,妈妈!”



苏念念此时脑子乱糟糟的,并不想再多待一秒:“没别的事,我就不打扰小叔休息了。”

说完,她拉着安贝儿就往外走。

薄骁闻深眸望着那抹倩影,一点点消失,直至不见。

季宇来找薄骁闻时,是晚上十点。

一推开门,他就看到自家老板坐在落地窗前,一动不动的望着对面那栋别墅。

“薄总,丹尼尔医生说,明天做完最后一个手术,您的腿就能恢复如初了,届时你还要留在这里吗?”

闻声,薄骁闻收回视线,眸色一片清冷:“不回去。”

季宇有些诧异。

要知道,老板之前出国出差,那都是归心似箭。

办完事就走人,所以这栋别墅,每天都派专人打扫。

而如今,竟然愿意留在这儿?

这样的意外,让他忍不住想,是不是因为同在这个国家的苏小姐。

季宇正这么想着,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他接起一看,竟然是白清欢。

季宇视死如归的按下接听键,贴到了耳边:“白小姐。”

电话那头却没有传来白清欢的声音,而是楠楠带着哭声的奶音:“季叔叔,我爸爸在吗?”

季宇往薄骁闻的方向看了一眼,却正对上一道冷幽幽的视线。

那目光里,好像还带着丝丝威胁。

季宇心凉了小一截,转头就变了严谨的口风:“楠少爷,薄总现在正在开会,接不了电话,抱歉。”

说完,他就如数重负的挂了电话。

薄骁闻的脸色也才转好。

季宇收起手机,转而攸听到薄骁闻问:“把念念在这边的全部信息备份给我。”

季宇先是一愣,而后又心神意会:“好!”

一夜不眠。

苏念念因为薄骁闻的事情,没睡好,光是走下楼就打了好几个哈欠。

厨房里,一股淡淡的奶香味飘然而来。

安贝儿倒是精神抖擞:“是我妈妈在做蛋挞,苏,你等会一定要尝尝的我妈的手艺。”

苏念念应着好,但人已经神游太空。

走到客厅,她却看到客厅里坐着两个男人。

一个是身材有些发福的安父,另外一个背对着她,但看身形背影很清瘦。

安贝儿也好奇,边走上前边问:“爸爸,你叫了客人来吗?”

话落,一直背对着的她们的男人,渐渐转过了身。

从窗外透进来的阳光,照在了薄骁闻俊隽精致的面容。

男人深潭的眸仿佛化不开的水墨,直直盯着她,薄唇扬起一抹好看到极致的弧度。

“又见面了,念念。”

有那么一刻,苏念念希望这一切都只是个梦。

安母把所有人都叫到餐厅,一起用早餐。

苏念念心不在焉的端起手边的牛奶,正准备喝,薄骁闻却从旁将她的牛奶夺过。



偶尔一个人深夜独处时,他才会想起苏念念。

她在国外过的好吗?楚瑾渝有好好照顾她吗?她有受委屈吗?

每当思念冲破了理智时,他就又会让自己清醒。

苏念念不该是养在温室的娇花,不该为他耽误大好的未来。

而如今不一样了,丹尼尔告诉他,这双腿可以治愈。

他有足够的能力,将她庇护。

心底的情绪翻涌成浪,薄骁闻又压了下去,语气不容置疑:“上车。”

季宇也适时打开了车后座,毕恭毕敬的低下头:“苏小姐,请。”

苏念念左右瞥了两人,终是上了车。

坐上车后,季宇油门一踩,车子像离弦的箭一样离开。

薄骁闻腿上盖着条灰色毯子,面容俊逸,视线落在苏念念白雪透亮的侧脸上。

她海藻般的头发披散在肩两边,琥珀色的眼眸清冷而疏离。

苏念念在车上很安静,没有朝薄骁闻看过一次。

而是全神贯注看着沿途的风景。

蜿蜒的公路沿着海岸线而建,刺目的阳光下树木耸立在悬崖峭壁之上。

汹涌的海浪不停冲击着岸上的礁石,拂面吹来的风里都带着若有若无的海咸味。

迎着这猎猎的风,薄骁闻问:“喜欢吹海风吗?”

京川是陆地城市,是见不到海的。

苏念念收回视线,淡淡回:“还行,吹海风能让人放松。”

她这句话是亲身体验过。

当初刚来这座陌生的城市时,她只有遇到过不去的坎,都会跑去海边。

大海可容万物,何况女儿家的一些小心事。

而被她选择抛入大海的,还有很薄骁闻所有记忆。

薄骁闻望着她,温柔溺笑:“下次,我陪你一起来。”

话落,苏念念还没给回复。

忽然一道黑影从右侧一闪而过,霹雳一般。

季宇一脚猛地踩下刹车,整个车身向前一倾。

苏念念心一紧,手想抓障碍物,却扑了空。

眼看着就要撞伤时,她咬紧唇,紧闭上眼。

可过了几秒,痛感并未传来,耳边倒是听到薄骁闻闷闷的一声痛哼。

苏念念猛地抬头,就看到薄骁闻那张英俊的脸有些苍白。

看来是真压疼了。

她皱起眉,表情严肃:“把手给我看看。”

薄骁闻眸色幽深的看着她,薄唇扯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念念。你在关心我?”

苏念念瞪了他一眼,别过头:“不让看就算了。”

薄骁闻见她要后悔,二话不说,把手伸了出去。

苏念念也不是冷血的人,毕竟他刚救自己,她没理由在这时候冷脸。

她用掌心托起男人的手背,只见那掌心红通一片,看不出来有没有伤经断骨。

看完他的手,苏念念就探头看向驾驶位的季宇:“先去就近医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