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深空阅读网 > 美文同人 > 穿成五个拖油瓶的恶毒后娘

穿成五个拖油瓶的恶毒后娘

柠檬不酸 著

美文同人连载

一朝穿越,竟成了人家的恶毒后娘。苏月月三观尽碎:报复命运打孩子,那可不是人干的事?既然她接手了,她要褪去恶毒标签,带着五娃发家致富。没想到,摇身一变,成了十里八村的美寡妇。死去男人突然出现,还是个首府大将军。见面就要逼着圆房,她瑟瑟发抖道,“别过来,我一个寡妇配不上大将军。”“乖,添了老六就配上了。”

主角:   更新:2024-05-04 20: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美文同人小说《穿成五个拖油瓶的恶毒后娘》,由网络作家“柠檬不酸”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朝穿越,竟成了人家的恶毒后娘。苏月月三观尽碎:报复命运打孩子,那可不是人干的事?既然她接手了,她要褪去恶毒标签,带着五娃发家致富。没想到,摇身一变,成了十里八村的美寡妇。死去男人突然出现,还是个首府大将军。见面就要逼着圆房,她瑟瑟发抖道,“别过来,我一个寡妇配不上大将军。”“乖,添了老六就配上了。”

《穿成五个拖油瓶的恶毒后娘》精彩片段

    第1章

    “娘......…娘......”

    “姐姐,后娘她不会真死了吧?”

    孩子的哭喊声,刺激着苏月月的每一根神经。

    脑袋好疼,剧烈的痛感让苏月月蹙了蹙眉,眼睛想睁却睁不开,下意识伸手摸了额头。

    额头居然还是热的?

    吓的她猛的睁开了眼,她不是为了保护实验解析码,被A国黑手暗杀了吗?

    这是哪?怎么这么破旧?

    “活了......活了......”最小的男孩指着苏月月带着哭腔喊道。

    看到女人又活过来了,小女孩伸手把小男孩护在怀里。

    “弟弟,不怕,姐姐会护着你,她要打人先让她打我。”

    “闭嘴......谁说要打你们?”苏月月看着两孩子严肃阻止。

    坐起身后,浑身疼的散架一般。

    看着眼前两个脏兮兮孩子,居然还穿着古装,她越来越迷糊了?

    这情节不会是网文里的穿越吧?她不会戏剧般的穿了吧?还没等她搞明白呢!外面的辱骂声响了起来。

    “贱货,她死了更好,不用给老娘分银子了,等天黑没人了,扔后山喂狼算了。”

    听到辱骂声,苏月月的记忆如断了匝的洪水蹿入脑海。

    原主跟她同名同姓也叫苏月月,原生家庭极其变态,恶奶独揽专权,用她给闷葫芦哥换了一房媳妇,把她换给一个带有五个孩子的鳏夫。

    本来原主以为嫁给鳏夫能摆脱变态娘家,谁知道鳏夫在新婚夜被拉走当了壮丁,不久传开消息被人开瓢了。

    这不原主没成新娘先成后娘,因此被村人扣上克夫的罪名。接手五个孩子,因为不吉利,被恶婆婆赶到破牛棚子去住。

    命令对她是不公,她把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到几个孩子身上,对孩子非打即骂,她也很快在村里落下恶毒后娘的名声。

    想要摆脱累赘,原主找到恶婆婆商量,想卖掉三个大的男孩减轻负担,小的孩子等大点在卖,卖的钱五五分成。

    恶婆婆也想摆脱累赘,两人一拍即合。

    谁知这个计划,被最大的孩子顾孔偷听到,趁原主不注意,用榔头把她敲晕,带着两位弟弟躲到后山。

    真是没想到,她会穿到一个恶毒后娘身上,正当苏月月不能接受现实时,破牛棚的门被人一脚揣开了,一个满脸横肉,呲牙咧嘴的老女人走了进来。

    “贱人,我还以为你死了呢?没想到老天爷不要你这样的孬货,又让你活过来给老娘分银子了。”

    顾婆子边骂边伸手去拽苏月月的头发,这个举动,可是她欺负原主的招牌动作。

    既然她接替原主活了,从此以后不会再受任何人欺负。

    “滚开,手往哪抓?”苏月月拧住顾婆子的手腕,疼的她杀猪般喊叫起来。

    “顾婆子,以后再敢对我动手动脚,就不是现在这样拧你了,我会让你尝尝手断的滋味。”

    看到苏月月没死变疯了,顾婆子边叫边骂,“贱人,你疯了吗?真不知道老娘是谁?居然敢这样跟老娘说话。”

    好不容易甩开苏月月的手,拿起墙上笤帚就打,笤帚还没落到她身上,被苏月月一把抓住,可能是夺笤帚时用力过猛,顾婆子“扑通”一声摔了嘴吃泥。

    无巧不成书,顾婆子摔倒时,刚好嘴砸住地上的稀鸡屎,肮臭的稀鸡屎罐了她一嘴,恶心的她边吐边呕。

    吃了鸡屎的顾婆子那里会罢休,擦了擦嘴里的鸡屎,继续指着苏月月破口大骂。

    “贱货,你想杀人灭口?还是想独吞买孩子的银子,老娘为了帮你卖孩子,可是托了一个又一个关系,没想到你恩将仇报了?”

    顾婆子骂人嗓门很大,再加上刚才她们一番较量,吓的两人孩子躲在墙角里哭,引的左右邻居都过来看笑话。

    “这倆货都不是好货,儿媳妇想摆脱累赘欺负孩子,顾婆子想减轻负担卖掉孩子,真是一对不要脸的婆媳。”

    乡亲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着。

    怕事的乡亲们小声议论,隔壁刘大爷是不怕事的,他确实看不下去了,指着两人教训起来。

    “苏月月,顾婆子,你俩还是人吗?顾晖的死讯刚传来,你们就想着要卖他的孩子,你们就不怕他变成厉鬼,来找你们报仇吗?”

    刘大爷的教训引起公愤,其他看热闹的乡亲们也跟着起讧,“就是,一对见钱眼开的贱人,有本事自己赚银子,干嘛要卖人家孩子赚银子,你们这样缺不缺德呀?”

    苏月月可不想再当原主了,听到大家指着他们骂,她就大声阻止道,“你们知道个屁,都给我闭嘴。”

    听到吼叫,大伙抬头望去,看到苏月月一脸严肃,谁也不敢再继续说了。

    这时两个孩子边哭边看着乡亲们求情,“爷爷,奶奶,你们不要再说了,惹怒了我奶跟我娘,他们会把我俩一起卖掉的。”说完孩子对着乡亲们鞠躬。

    听到孩子的求情,乡亲们都不敢再管了,知道这个家的事很棘手,谁都不愿惹上麻烦。

    一旁的顾婆子,听到两小家伙说的,瞬间又打起了他们的主意。

    “三个大的跑了卖不,这两个小的虽小,但是脑子很灵活,要是卖给有钱人当佣人的话,应该也能卖个不错的价格?”

    说完,伸手拽住了连个孩子的后领子,拽住就要往屋子外走,吓的俩孩子拼死挣扎。

    “放开我们,你们要是敢卖我们,我大哥,二哥,三哥回来了,他们不会饶过你们。”小女孩边哭边挣扎。

    孩子针扎时,用脚跺住了顾婆子的裤裆,疼的她边喊边骂,“小兔崽子,往老娘哪儿跺,看老娘今天不撕烂你们。”骂完咬着牙在孩子身上乱拤乱拧。

    看到顾婆子如此狠毒,自己的孙子都下得了毒手。

    苏月月脸色一沉,一个飞脚过去狠狠的踹向顾婆子裤裆,“扑通”一声将她踹翻在地。

    苏月月虽说还没接受现实,但她也不能任由顾婆子欺负孩子,毕竟这些孩子是无辜可怜的。

    “顾婆子,你赶快滚,孩子老娘不卖了!”


:    顾婆子听到苏月月怒吼,她当然也不甘示弱,“*,价格都谈好了,你说不卖就不卖,让老娘咋给人家较差。”

    骂完,害怕乡亲们说她,瞪了眼苏月月装腔作势的说道,“不卖可以,孩子以后你来养,再敢跟老娘找麻烦,老娘饶不了你。”

    苏月月瞥了眼顾婆子,理直气壮的回应,“我养活,就我养活,以后我家的事,跟你没球关系。”

    看苏月月简直变个人,顾婆子先是一愣,很快转变态度说起软话。

    “二媳妇,你这么年轻就守寡,以后肯定还是要嫁人,趁现在好处理,还是赶快处理掉吧!你总不能托着拖油瓶嫁人?”

    听到自己奶奶窜倒后娘卖她们,小女孩吓的浑身抖起来,但她不想被卖到窑子,拿起棍子悄悄的走了过去。

    “咣当”一声,小女孩的棍子不偏不倚刚好砸住顾婆子的头,疼的她瞬间眼冒金花,双手抱住了头。

    待回过神来,扭头抓住了小女孩的辫子,刚要对她实施酷刑,被后面的苏月月用胳膊圈住了脖子。

    “松开......不想脖子被挒掉,就给我快点松开。”

    小女孩愣住了,后娘不是很坏要卖掉他们吗?怎么还会保护她?难道她是良心发现了?

    缺乏安全感的小女孩还是不肯相信,在她心里奶奶,后娘都是坏蛋,不可能有人心疼她。

    这些举动,更是让顾婆子怀疑苏月月鬼上身了,吓的赶快把小女孩松开了。

    把孩子松开后,苏月月圈紧脖子警告道,“顾婆子,你给我听好了,以后再敢打卖孩子的主意,别管我对你不客气。”说完胳膊肘又挒的紧些,挒的顾婆子张着嘴咳咳的叫起来。

    “死婆娘,只要你养孩子,以后我不管了,赶快把我松开了。”顾婆子声音低弱的承诺。

    苏月月一松手,顾婆子就连滚带爬赶快逃离。

    这种撞鬼的死女人,她还是远离的好,跟这样的疯子斗吃亏的是她自己。

    看热闹的乡亲们,被眼前的景象搞懵了,这两坏蛋不是一个鼻通出气吗?咋会反目成仇了呢?

    看着疑惑不解的乡亲们,苏月月眼底露出一抹不耐烦,“乡亲们,热闹看完了,你们还不准备离开......”

    邻居们瞬间噤声,大家无奈的摇着头离开了现场。

    乡亲们离开后,院子里渐渐清净下来,小女孩护着弟弟怯怯的看着苏月月。

    苏月月看到他们的表情有点想笑,但是她已经接连战斗了几场,消耗的能量有点大,感觉浑身都累虚脱了。

    好饿?要是有点吃的补充下能量就好了?

    突然,苏月月手脖上带的东西发光了,低头望去,实验解析码居然就带在她的手上?不想让孩子们看到害怕,吓的她赶快往厨房跑去。

    刚进厨房,实验解析码显示出几个字,“想要玩转空间,必须验血通过。”

    看到这些字,苏月月才知道,原来她上辈子的实验带到这辈子了。

    为了满足好奇心,伸手把自己的手指头咬破,解析码就神奇的带她来了魔性空间。

    空间里什么都有,农田,杂草,泉眼,但是空间里有间玻璃房,房里里摆着各式各样的实验器材。

    前辈子,她的实验目的,就是把想象变现实,刚刚实验有了新结果,就被坏人发现了,难道这辈子真能变成现实吗?

    为了验证真假,她拍了拍自己咕咕叫的肚子,“嗨,要是有碗米饭吃多好......”

    话还没有吃完,手里已经捧碗香喷喷的米饭了。

    天呀!难道她的实验真在这辈子成功了?高兴的苏月月呵呵笑了,摸了摸手脖上的实验解析码,瞬间心里有谱了。

    虽说很饿,但她还是觉得先回去让两小的吃饱,毕竟以后这俩孩子跟她有了关系,她从刚才起已经是孩子的后娘了,于是端着米饭离开了空间。

    再次回家厨房,听到两个孩子窃窃私语的对话,“姐姐,我好饿呀?再是再饿下去,我估计真是要死了。”

    小女孩偷偷望了下厨房方向,看着小男孩小声安慰,“弟弟,再忍忍好吗?等会姐姐给你找好吃的,你可千万不要再喊饿了,要是让后娘听到,她肯定还会卖我们......”

    小女孩话还没说完,苏月月已经站在他们面前了,吓的小女孩赶快转移话题。

    “娘,我们说着玩呢!我们根本肚里根本就不饿,你千万不要卖我们,我跟弟弟是最乖的孩子,以后我俩都听你的话。”

    听到小女孩说的话,小男孩立刻跟着起讧,“就是,就是,我们不饿,我现在肚子还撑着,不信你可以摸摸。”说完故意用手揉了揉肚子。

    看到两孩子都在演戏,逗的她差点笑出来。

    肚子饿的感觉确实不好过,俩孩子为了不被后娘卖掉,他们忍着饥饿尽力的在演戏,这已经深深的感动到了。

    既然决定留下来生活,这几个孩子她要好好疼,再不能看着几个孩子被人欺负了。

    “过来,你俩过来吃饭。”苏月月看着两孩子吩咐。

    突然对孩子们这般口气说话,两孩子惊呆的望着她,他们被后娘打骂习惯了,内心缺乏安全感,以为苏月月拿饭给他们吃,就是想毒死他们。

    “娘,不要毒死我们,我们以后听你的话,你叫我们干啥,我们就干啥......”

    为了让孩子信任,苏月月拿起筷子往嘴里扒拉了几口。

    看到苏月月自己都敢吃,这俩孩子才知道米饭没毒,怯怯的走了过去。

    “吃吧!吃完就不饿了,吃完就会暖和了。”说完,苏月月把米饭放在了桌子上。

    虽说心里还没打消怀疑,但是他们确实太饿了,拿起筷子狼吞虎咽吃起来。

    趁孩子吃饭时,苏月月扭头环视了这个破旧的家,屋子是用玉米杆子搭建的,厨房是用芝麻杆子盖的,站在屋里北风呼呼的往里灌。

    屋里除了张破床,破桌子,破椅子,基本没啥东西了。厨房里更是冷清,除了几片烂菜叶,也是光的像扫把扫的一样。


:    既然穿来了,为了这几个孩子不被饿死,她要想办法出去解决吃的,谁让她现在身份是孩子后娘呢?

    她不会再像女主一样把怨气撒给孩子,她要做个让人称赞的好后娘。

    想到这,她决定先把三个大点的孩子找回来,刚好顺路去山上找些食物回来。

    打定主意,苏月月拿起家里的扁担就要离开,这时,小女孩,小男孩拽住了她的腿,“娘,你不要用扁担打死哥哥,他以后会改好的,求求娘发发慈悲。”两孩子边求情边跪地磕头。

    “起来,谁让你们磕头的?”苏月月怒斥一声,吓的两孩子瞬间闭上了嘴。

    “你俩老老实实在家呆着,任何人敲门都不要开,我去把你们的哥哥接回来。”

    “啊?”

    两孩子瞪眼看着苏月月,看他们的表情充满了不相信。

    最小的那个憋不住了,看着苏月月怯怯的问,“娘,你说的真的吗?你是不是原谅哥哥了?”

    “原谅了。”

    苏月月蹙眉回答,但很快她又严肃警告,“你俩等会把门插好,不是我的声音千万不开门,我把哥哥接了就回来。”

    两孩子虽说还没完全信任后娘,但他们已经知道苏月月不会再害他们了。

    看着苏月月乖乖的点了点头,“娘,我们知道了,你找哥哥路上小心点。”

    安排好孩子,苏月月拿着扁担急急忙忙往后山走去。

    如果天黑之前不把几个孩子找回来,说不定会被大物吃了,现在山上猎物正缺吃的时候。

    进山后,她一边赶路一边大声喊叫,“顾孔,顾雀,顾东,你们在哪?我来接你们回家了。”

    快到山顶时,天已经近黄昏了,找了一路,还是没找到几个孩子影子,急的她冒了身冷汗。

    正走着,突然听到后面莎莎莎有东西走路的声音,吓的苏月月连忙找个大树藏了起来。

    藏好后,才敢往声音的地方看去,只见一个黑的兽影正朝着她的方向追过来。

    慢慢接近时,才看清楚是个肥大的野公羊,这个野羊看起来一百多斤,要是被她猎回去了,真够孩子们吃上好几天了。

    上辈子苏月月是文人,没有猎野味的技能,想起孩子能填饥,她决定碰碰运气了。

    当她拿起扁担刚要动手,野公羊已经发现了她的攻击,发疯似的低头鼓起角朝着她狠狠抵去。

    情急之下,苏月月想到了神奇空间,闭着眼睛快速的念叨,“杀死他......杀死它......”话音刚落,手上的解析码亮了,她再次把手指咬破,等她睁开眼睛,手里不知不觉多了把锋利的匕首。

    苏月月拿起匕首对着野羊一通乱砍。

    两分钟后,等她再次睁开眼睛,野羊已经把她压在身下了。

    这时野羊还没完全死透,鼻子,口里还在不停的往外面蹿血。

    因为野羊体积大,苏月月想要推开它,但是压的紧紧的,使出浑身力气还是推不动,急的她大声喊起了救命。

    几分钟后,两孩子跑来了,帮她挪开了身上大物,瞬间呼吸通畅了。

    刚要爬起来感谢谢救命恩人,只见两孩子“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不要杀我们,我们也不想跟你为敌,是你先对我们下毒手的,我是为了保护弟弟妹妹才杀你的。”大的孩子边求情边磕头。

    如果没猜没错的话,这就是原主的几个后儿子,看几个孩子都很乖巧懂事,真不知道原主咋就下得了手,还把关系闹到了这般田地。

    缓了口气,苏月月刚要从地上爬起来,只听到焖的一声,野羊突然从地上蹿了起来,直接把最大的孩子抵出几米开外,吓到苏月月再次拿起匕首跑了过去。

    野羊击败后,苏月月快速跑了过去,扶住摔倒在地上的顾孔,“让我看看摔到哪了,摔的碍不碍事呀?”检查一番发现,孩子摔破了额头,为止血,苏月月好不犹豫的撕开了身上的衣服,把老大的头包扎起来。

    包扎好后,苏月月拍了拍老大的肩膀,“起来吧!以前的事过往不究,从现在开始,你们几个不想被卖,最好老老实实听我的话。”

    几个孩子浑身僵硬的看着苏月月,仿佛不认识她一样。

    这后娘就算没死,但她改变的太多了,居然跟他们这样说话,难道她是脑子敲傻了吗?

    警告完几个孩子,拿着匕首走到奄奄一息的野羊身边,“噗呲”一下,送它去了西天。

    苏月月的举动,吓傻了几个孩子,这还是他们那个又赖又胆小的后娘吗?

    杀了野羊,苏月月扭头看着几个孩子吩咐,“你们几个站着干嘛?赶快帮忙把羊抬回家呀?”

    几个孩子听到苏月月吩咐他们抬羊,虽说他们看出苏月月变了,但还是觉得不太相信她,总害怕被她骗回家再继续打骂他们。

    “我们帮你把羊抬回家可以,但你保证以后不能再欺负打骂我们?”

    最大的孩子顾孔也就十三岁,为了保护弟弟妹妹,他用抬羊来跟后娘交换条件了。

    “切,谁愿意打你们?只要你们听我的话,跟着我把小日子过好,我保证绝以后绝不再打你们。”苏月月严肃的承诺道。

    听了承诺,老大心里掂量一下,毕竟自己的弟弟妹妹还小,不能让他们跟着自己在山上挨饿受冻,于是就看着两个弟弟吩咐。

    “走吧!咱们先帮她把羊抬回家。”

    大哥都发话了,两个弟弟乖乖的点了点头,就蹲身下去准备抬了。

    老大跟老三抬一旁,二小子跟苏月月抬一头,娘四个搭配的很默契。

    他们浩浩荡荡,把一个几百斤的野羊往村里抬去。

    苏月月边走边想,这个破烂摊子的家,现在穷困潦倒的只剩下几张待吃饭的嘴了,如果把野羊收拾好了,说不定能填饱肚子,还能能挣到些银子,有了银子,就能給孩子们买所需的东西。

    想到美好的日子,苏月月的干劲越来越大了。

    回到村口,村民看到娘几个抬回一只羊,大家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农村小媳妇打架,大多都是指着辱骂,那有苏月月出手这么狠,车上坐的同路人个个傻眼了,谁也不敢再说偏袒话,害怕惹祸上身。

同行的不吭声,并不代表服气,于是苏月月当着大家面警告。

“你们都给我听好了,以后谁再敢欺负我们娘几个,我会让你们知道厉害。”

听到警告,那些同路的妇女没有一个敢出面反驳的。

车上的几个妇人,平时看着咋咋呼呼的,真要出手战斗的话,那个也不是苏月月的对手。

快到村头时,苏月月不想再继续看汪玲那张苦瓜脸了,她就带着顾孔提前下车了。

刚下了车,顾孔就开始崇拜了,“你,你居然敢打汪婆娘,她是村里最难缠的女人?”

看到顾孔一脸崇拜样,她看着顾孔“哼”了一声,“她难缠怎么了?只要敢欺负咱们,我不是照样修理吗?”

说完,苏月月看着顾孔吩咐道,“你,你先背着东西回家,看看弟妹怎么样了,我在这等会接咱们的货。”

苏月月找个借口把顾孔先支走,她的货还在空间里撂着呢?

“好,你接了货也早点回家。”说完,顾孔背着那些小东西就离开了。

顾孔离开后,苏月月就坐在石头上歇了会,等顾孔到家她再回。

刚歇了几分钟,就看到有东西在她眼前蹦来跳去。

顾家村虽说地理位置偏僻,但它却是被山包围起小山村,野东西特别的丰富。

她悄悄的站了起来,跟着声音追了过去,轻轻的扒开灌木,看到一只肥美的野鸡,被石头压住了膀子,疼的一直挣扎扑棱个没完。

苏月月使出浑身力气推了推滚落的石头,可能是石头太重的缘故,居然没有半点挪开的迹象。

看着奄奄一息的野鸡,苏月月急的满头大汗,这野鸡要是逮回去,又够孩子们吃上几顿了。

推不开石头时,苏月月再次想到了神奇空间,于是她就用石头把自己的手臂拉破,闭上眼睛轻声念叨,“把石头挪开。”

等她再次睁开眼时,看到石头鼓轮着往山下滚去。

石头滚开后,她弯腰捡起奄奄一息的野鸡往村里走去。

刚走到村口,远远的看到了两个小黑影子,不用问也知道是她的孩子来接她了,她提着野鸡快速走了过去。

等苏月月走近后,两孩子这才激动的喊叫起来。

“娘......娘......”

听到奶萌的声音,苏月月虽说还没有看清楚,但她已经知道是老四,老五了。

天马上就黑了,这俩死孩子咋出来了,吓的她快速跑了过去。

“顾南,顾飞,天马上就黑了,你们不害怕被黑子吃掉吗?”

苏月月一埋怨,两个孩子同时瑟缩了一下,尤其是女孩顾南,眼里瞬间多了一丝的恐惧。

“我们......我们害怕娘......害怕......我跟姐姐过来接娘回家的,我们害怕坏东西伤害娘。”小顾飞奶声奶气的回答。

“弟弟说的对,我们害怕黑子伤害娘,我们来接娘回家。”顾南跟着补充道。

听到两孩子的表白,苏月月瞬间心里酸酸的,她知道孩子们已经开始接受她了。

“你俩出来接我经过大哥允许了吗?”苏月月黑脸严肃的审问。

两孩子听到审问,吓的立刻把头低了下去,“没......没有,哥哥知道了肯定不让我们出来,我们是偷着出来的。”

听到孩子的回答,苏月月知道很危险,但心里还是心里暖暖的。

“你们俩给我听好了,以后再出门时,必须跟家长交代好了,有我在家时,要经过我的允许,我不在家时,要经过你们大哥的允许,听到了吗?”苏月月看着俩孩子教育。

“听到了,记住了。”两孩子异口同声的回答。

想要快点回家,苏月月只能抱着顾飞了,于是她就把手里的野鸡扔在了地上,还没来及吩咐顾南,顾南就已经吓哭了。

“娘,别打弟弟了,我们出来接你,都是我的主意,你惩罚就惩罚我吧?”

虽说顾南的哭声让她反感,但她还是耐住性子劝说起来。

“傻妮子,谁说要惩罚你们了,只要你们以后不乱跑了,没谁愿意惩罚你们。”说完用手撸了撸顾南的小辫子,弯腰把地上的野鸡捡起来塞到她的手里。

“别哭了,晚上回家给你们做红焖鸡。”说完,抱起一旁的顾飞就走。

看到后娘并没有惩罚她,顾南迅速的擦了擦眼泪,拿着野鸡跟着苏月月往村里走去。

带着两孩子回到家,看到厨房的烟囱已经冒烟了,不用问也知道是顾孔开始做晚饭了。

顾东是几个孩子里最贪玩,最没心没肺的,大哥,二哥在厨房忙着做饭,他一个人在院里逗蛐蛐。

听到脚步声,顾东猛的抬头一看,看到是后娘回来了,吓的他立刻站起身,把手往身后藏了起来。

“娘,我没逗蛐蛐,是蛐蛐太孤单,我赔它玩会,我以后不陪它了。”

苏月月瞪了他一眼,装作生气的样子反驳他,“你说的不对,是你太孤单了,让蛐蛐配你玩会吧?”

听到苏月月的反驳,顾东没有再继续辩解,迷着小眼睛,看着苏月月嘿嘿的笑了起来。

看他满嘴的豁牙齿,逗的朱婷也跟着笑起来。

“豁牙子,豁牙子,我看到三哥的豁牙子了。”顾飞啪着手蹦着吆喝顾东。

听到顾飞喊他豁牙子,顾东立刻把嘴闭上了,追着顾飞就教训起来。

“闭嘴,那有这样羞辱哥哥的,你到哥哥这么大年纪,也一样是个豁牙子......”

别看顾东才八岁多,平时她最害怕别人喊他豁牙子。

看到孩子们在一起闹腾,苏月月就开始下命令了。

“顾东,你赶快去洗手,把手给我洗干净了。”

吩咐完顾东又看着顾雀吩咐,“顾南,等会把野鸡毛处理了。”

她虽说不会再打骂孩子,但也绝不会惯着他们。她知道这么大的孩子,正是要接受教育的时候,她要多下点功夫,把她们培养成有出息的人。

小说《穿成五个拖油瓶的恶毒后娘》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进了厨房,苏月月看顾孔黑着脸,好像有点不高兴,于是她就看着顾孔小声问道,“孔,锅里做的啥?”

“做啥?我能做啥?蒸的红薯呗,你买的面粉到现在都没拿来,我是巧媳妇难做无米之炊呀??”顾孔边埋怨边往锅底添着柴火。

逮个野鸡只顾高兴,居然把买的东西忘记了,她敲了下自己的额头,扭头往大门外跑去,她要去空间接东西。

到了大门口,看看周围没人,不影响神奇空间出货,她就把自己的手再次咬破,闭上眼睛默念道,“东西送回来!”

等她再次睁开眼,面前堆着一推东西,她蹲身翻了翻东西,跟装进空间时分毫不差,高兴的她呵呵的笑起来。

东西送回来了,她就大声喊叫起来,“顾雀,顾东,顾南,快点过来帮娘抬货!”

听到喊声,几个孩子放下手里的活跑着来帮忙了。

看到后娘给他们买了那么多东西,高兴的几个孩子傻笑起来。

“笑啥笑?赶快去拿筐子来装呀?光站着傻笑东西就能自己回家吗?”苏月月摸着顾雀的头吩咐道。

接到命令,顾雀扭头回去拿筐子了。

框子拿来后,几个孩子快速的把东西往框子里面装起来,就连最小的顾飞也跑来帮忙。这句话真是有道理,

担心搬到屋,因为需要整理分类,苏月月再次把东西倒了出来。

看到里面还有包子,油条,几个孩子馋的口水都流出来了。

“有包子,有油条,我想吃。”最小的顾飞拍着小手蹦着喊叫。

顾飞一喊,几个大点的孩子也把头伸了过来,看她们的表情就知道很久没吃了?

顾孔做好饭从厨房走了过来,看到包子,油条,他就疑惑不解的问起了苏月月。

“娘......咱们不是没买包子,油条吗?这咋被人家送回来就有了?然后是不是送错了。”顾孔一脸严肃的询问。

这家伙可是家里最抠门的孩子,什么东西都不舍得让买,总害怕把钱花完饿着弟弟妹妹。

其实这些东西,是苏月月瞒着他买的,既然他那么抠门,还是不要让他知道的好,于是就编起了善意的谎言。

“是呀!咱们是没有买,听马车师傅说拉东西有活动,送包子,油条,看来还是真的。”

听完解释,顾孔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送的好,刚好咱没做面食了,那就吃点包子,油条,喝点剩羊汤吧!”

听了顾孔提议,苏月月点了点头,“行,我去帮你们盛汤。”说完就往厨房里走去。

进了厨房掀开锅,看到剩羊汤很稀,她就在里面放了些刚买的白菜,因为锅里还有后火,很快白菜就炖好了。

有了白菜的衬托,羊汤看起来好看了很多。

羊汤炖盛好后,苏月月就大声喊叫,“顾孔,顾雀,顾东......…都过来端饭了。”

要是以前她这样喊,几个孩子看谁跑的快,但是今天她喊完后,就顾孔一个人过来了,其他的都按兵不动,她就好奇的问道,“孔,咋就一个人过来,那几个家伙呢?”

听到问话,顾孔“噗”的一声笑了出来,“他们几个都害怕离开包子,害怕离开了就吃不到了,这不都守着包子油条呢?”

听了解释,逗的苏月月边笑边往屋里走去。

进屋,看见那四个家伙围着破旧的小木桌,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包子油条。

这几个滑稽孩子,苏月月再次没忍住,看着他们咯咯的笑了起来。

“好了,包子,油条有啥稀罕的,只要你们喜欢吃,以后我让你们吃个够。”承诺完,苏月月就给孩子下命令了,“你们几个一起去厨房端饭,我在这里给你们看着包子。”听到命令,几个家伙才愿意离开。

顾飞年纪虽小,但苏月月也不想让他特俗,当他端碗端歪歪扭扭时,这时苏月月才帮他接住。

饭端来后,几个孩子还是不肯动筷子,苏月月就疑惑不解的问道,“你们不是很喜欢吃吗?咋不动筷子吃呀?”问完,苏月月就把手里的碗放下,“你们不吃是吧?那我可一下吃完了。”于是就装腔作势拿起包子就往嘴里塞。

这时最小的顾飞忍不住了,看着苏月月喊道,“娘,你把包子给我们分了分,这样我就不会抢不到了。”

苏月月深深的吸了口气,原主什么狗屁育儿经验呀?那有孩子吃东西都要分开的,这样不就形成大的吃不饱,小的吃不完浪费的道理。

现在是她接手这几个孩子了,不能再用以前不不值钱的方法了。

“你们几个给我听好了,以后吃东西咱们不分了,谁能吃多少就吃多少。”说完,夹着包子往孩子手里递去。

听到后娘说以后吃食不分了,几个孩子这才敢大胆的吃起来。

四个小的吃的很开心,但是大的顾孔却只喝汤不吃包子,苏月月看到这些,不用问也知道为啥?这家伙懂事了,他是害怕弟妹不够吃。

苏月月叹息了一声,夹起一个包子放在顾孔的碗里。

顾孔不知可能是被苏月月夹的包子感动了,让她想起了亲人,眼睛里都沁着泪花。

吃完饭,天已经黑透了,苏月月把碗筷收拾好,就帮着顾雀收拾野鸡去了。

顾雀虽是家里的二孩,但他只会退鸡毛,内脏还是得苏月月自己弄。

几分钟后,苏月月就把野鸡收拾干净了。

顺手把野鸡尾把捡了几根,放在一个圆筒里插着,野鸡尾巴本来就是装饰品,看起来把屋子趁漂亮了不少。

收拾好野鸡,苏月月就开始去铺床了,看到床上像石头块硬的旧被子,脏的早就看不出来颜色了。

白天在集上的时候,苏月月就想买床新被子带回来,但是农村里赶大集的街上,真没有买成品的被子的,那时都是自己买些棉花弹弹,再扯点被里被表自己做被子。

小说《穿成五个拖油瓶的恶毒后娘》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因为家里少盐少油的,苏月月就把老南瓜剁了些,给孩子熬个南瓜粥,又给孩子用篦子蒸了些红薯当主食,还有剩下的羊肉没吃完,就这样荤素搭配很是不错。

饭做好后,因为厨房里有热气,苏月月搬来破桌子,让几个孩子直接在厨房里吃饭了。

几个孩子都很乖,都没有挑食的习惯,虽说是顿简单的饭菜,孩子们吃起来却很香。

最小的顾飞本来就可爱,他也是个小马屁精,边吃边看着苏月月夸赞起来。

“娘,你今天做的饭太好吃了,我今天要吃上八碗......…”

还没有拍完,引得大家哄堂大笑,搞的顾飞傻愣了。

“小飞,你这马屁拍的太明显了。”顾东豁着牙齿嘴不把风的嘲笑着顾飞。

顾东话刚落,顾雀又指着顾东取笑起来。

“豁牙子,你还好意思说小弟,你看看你的嘴处乱露风,简直就是个没牙的皮猴子。”

听了顾雀的话,趾高气扬的顾东,立刻用手捂住了嘴,不好意思的看着苏月月告状了。

“娘,你看二哥羞辱我,我不就牙豁吗?那里像皮猴子了?”顾东捂着嘴带着哭腔告状。

刚告完,顾东一抬头,看到苏月月手里拿了个擀面杖,吓的顾东“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娘,你千万别打我二哥,刚才是我先撩的事,是我先欺负小弟的,你要打就先打我吧?”

看到顾东跪地求饶,苏月月好一阵心酸,都相处这么久了,孩子们还是不相信她。

她悄悄的走过去,伸手把顾东扶了起来,“谁说要打你们了?你们几个闹着玩多热闹?娘也喜欢你们热闹。”说完,伸手把顾东的嘴掰开了,仔细看了看里牙齿的情况,“臭小子,你再有半月就长新牙了,以后谁也叫不成豁牙猴了。”

闹腾完毕,苏月月就吩咐几个孩子去院里跑步。

“顾孔,顾雀,顾东,顾南,你们四个出去跑五圈,顾飞年纪小跑两圈算了。”

“嗯,知道了。”几个孩子点了点头就出了屋子。

孩子们个个吃的饱了,运动起来也杠杠的,就连最小的顾飞,也跟着跑两圈不在话下。

因为还没有挣到银子,想要孩子不生病,必须先把孩子的体格锻炼好了。

锻炼完,孩子们又玩了会,就准备上床睡觉了。

“孩子们,你们等会再睡,我把床铺收拾收拾。”说完,朱婷就吩咐顾雀,顾孔过来帮忙了。

家里被子少,苏月月决定跟孩子们睡一张床,这样挤起来会比较保暖。

苏月月带着顾雀,顾孔把另一张破床抬过来,跟这张床并到了一起,然后把被子铺上。

两张床并起后,瞬间宽阔了不少,一家六口就能睡的下了。

“好了,你们上床睡觉吧?”

五个孩子听到命令,就按照大小顺序排列躺下了。

看到孩子们整整齐齐的睡下了,苏月月就像完成使命一样,她看着孩子笑了笑。

带着几个孩子过日子,有吃有穿也是不行,必须手里得有点碎银子,这样才能预防意外事件。

想起挣银子的事,苏月月又忙着收拾羊皮了,等收拾干净,拿集上换点银子回来。

功夫不负有心人,苏月月收拾到大半夜,终于把羊皮收拾的干干净净,平平整整的。

刚迷瞪一会,苏月月就被鸡叫声喊醒了,她起床給孩子们做了早饭。

早饭没有太复杂,她熬了锅小米粥,因为没有面,只好给孩子们蒸南瓜当主食,然后又把吃剩的羊肉热了热。

饭菜做好后,苏月月这才喊孩子们起床。

因为床上盖的暖和了,孩子们睡眠质量也提高了,起床就心情非常好。

通过几件事后,孩子们对苏月月越来越认可了。

吃饭时,顾孔就把最后一块羊肉夹到苏月月碗里。

“娘,昨天羊肉你都没吃,只顾往我们碗里的,今天这块你吃吧!我们昨天都吃好了。”

“对......对......我们都吃够了,娘辛苦了,还是娘吃了吧!”几个孩子都很机灵,听到顾孔说的,他们就跟着一起起讧,就连最小的顾飞都不再馋嘴。

苏月月被几个孩子感动到了,“孩子们,这肉你们几个分着吃吧?娘今天要坐车去集上卖东西,吃羊肉的话,娘害怕晕车。”说完,苏月月就把羊肉夹到外面盛菜的碗里。

苏月月拒绝吃肉的理由,把孩子们整蒙了,他们还没听说过吃肉会晕车,因为不了解他们也不敢再劝了。

饭后,苏月月把整理好的羊皮装进了竹筐里,然后就准备去赶集了。

她住的村子比较偏僻,想要赶集的话,就要坐村里的马车去,马车坐一来回,车夫收费是两文钱。

价格算起来不贵,但她刚穿过来手里连这点钱都没。

急中生智,苏月月看到挂着的羊肉,她决定用羊肉换趟车坐。

注意拿定,她拿起刀把羊肉砍了一块,然后就提着肉去了隔壁车夫家。

敲开余车夫家的门,余婶子看到苏月月手里提了块肉,她就惊讶的问道,“苏娘子,你这是干嘛?”

这坏女人以前只知道占别人便宜,今天咋会拿块肉过来?

那个年代因为贫穷,吃的东西特别珍贵,邻居没有互相赠送东西的习惯,更别说拿走互相馈赠了。

“余婶子,我不是打只野羊吗?给你送点熬点羊汤取取暖。”说完就把羊肉往余婶子手里塞。

余婶子连连推辞,大家都知道无功不受禄的道理,人家的羊肉,她咋能平白无故的吃?

看婶子不愿意接受,苏月月这才道出了事情的真相。

“婶子,我想赶集把羊皮卖了,坐车的钱我都没有,我想用肉给余叔换趟车坐,你看看能不能帮帮我?”

知道苏月月来的目的后,余婶子先是一愣,还没等她表态呢?已经被偷听的余叔听到了。

因为她平时的坏名声出去了,余叔瞪着她还不客气的怼了起来。

“顾二媳妇,你有钱就坐我的车,没钱就不要坐车,我的车不是你用东西能换的,再说我们家不喜欢吃肉。”

小说《穿成五个拖油瓶的恶毒后娘》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