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深空阅读网 > 美文同人 > 一品县令:开局从无敌开始

一品县令:开局从无敌开始

小雨淅淅 著

美文同人连载

一觉醒来,秦风成了一个小小县令……凭借着脑海里的知识以及无敌的系统,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县太爷,公主殿下要招您为驸马?“”县太爷,邻国的女王看上您了,要把天下都送给您!“秦风:“……”

主角:秦风   更新:2024-02-10 10:5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风的美文同人小说《一品县令:开局从无敌开始》,由网络作家“小雨淅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觉醒来,秦风成了一个小小县令……凭借着脑海里的知识以及无敌的系统,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县太爷,公主殿下要招您为驸马?“”县太爷,邻国的女王看上您了,要把天下都送给您!“秦风:“……”

《一品县令:开局从无敌开始》精彩片段

“冤枉,冤枉啊!”
“老天爷,你为什么不开开眼啊!!!”
耳边隐约传来一阵激烈的叫喊声。
沉睡中的秦风皱了皱眉,别过脑袋,但声音更大了。
“老爷,该宣判了……”
这时,有人推了推他,在旁边小声道。
宣判?
什么宣判?
秦风一个激灵,猛地睁开眼,看着眼前场景,目瞪狗呆。
“卧槽!这……怎么回事?”
眼前是一个古旧的衙门大堂,大堂两侧,分别站立着六名衙役,姿势歪歪扭扭,实在不敢恭维——甚至还有人在抠鼻屎……
正堂下面,一须发皆白的老翁,衣衫褴褛,一脸颓然地跪在地上,不停喊冤,怀里还搂着一个七八岁大的小姑娘,应该是他的孙女。
另外一边,却坐着一个油脸肚皮圆的中年人,竟然在大堂中间,悠哉地摇着扇子,脸上挂着冷笑。
我……我不是在图书馆整理图书档案吗?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穿越了?
“老爷,老爷?”
正茫然间,一只手伸到秦风面前挥了挥。
秦风扭头一看,只见一个尖嘴猴腮,满脸堆笑的干瘦中年人,正点头哈腰地杵在他旁边,提醒道:
“老爷,张大官人还等着呢,您快宣判吧。”
“你是……”
秦风疑惑地看着眼前的中年人。
突然,嗡的一下!
一股记忆如潮水般狂涌而来,冲进秦风脑袋。
头痛了片刻,秦风终于搞清楚了状况。
他确实是穿越了,而且是魂穿在了一个县令身上!
得到了县令的全部记忆之后,秦风简直哭笑不得。
别人穿越都是达官贵人,丞相高管,他穿越过来,是个微末的芝麻官不说,居然还是个贪财好色,非常无能的废物!
这个县令也叫秦风,不光被百姓唾骂,就连在自己的县衙里也是不得人心,受人摆布的存在。
名义上,他是县官,可这县衙里的事情,基本都是眼前这个中年人说了算。
原主徒有其名,其实早已被架空了,背负了贪官污吏的罪名,却也没贪到多少钱,拿到的都是些蝇头小利。
没办法,谁让原身主人不学无术,好吃懒做,事事都要指望着这个师爷呢?
“你是甲午?”
“正是小的,老爷,你……睡糊涂了?连小的都不认得了?”
我睡你妹!
给你试试穿越一次,能认全人算你厉害!
秦风很快融合了记忆,镇定下来。
既来之,则安之。
但秦风可不满足于做一个小小的县官,他一个穿越者,自然要在这个时代,掀起一番风浪来。
最起码,不能让一个小小的师爷骑在自己头上。
不过……穿越者的标配,系统呢?
脑子里刚有这个念头,秦风心中就响起一个声音。
【飞黄腾达系统,感应到宿主强烈的愿望,正在绑定中……绑定成功!】
卧槽!
想什么来什么!
有了系统,还有何惧?
【宿主:秦风】
【官职:县令】
【品级:七品】
【官威:0点/99999】
【武力:0级,手无缚鸡之力。下一级:一牛之力。】
【机智值:0/99999】
【青天值:0/99999】
【名望值:0/99999】
【新手任务已激活:公正判决一次案件。成功奖励:新手大礼包一份。失败惩罚:天谴而亡。】
一份详尽的系统面板出现在秦风的脑海当中。
新手任务已经激活了,秦风扫了一眼,靠,这失败惩罚这么狠?
不过,不就是公正断案吗?
秦风脑子很灵,而且平时在图书馆工作,就喜欢看一些侦探小说,古代奇案。
眼前的小小案件,根本难不倒他。
只不过秦风这身体的原主人,原本就是个傀儡,根本不关心案情,听都没仔细听,审案子的时候,睡死过去了。
秦风如今的记忆中,完全没有审理过程。
“大人?大人?案情已经很明了了,还是快点宣判吧。”
一旁的甲午又催促了一遍。
秦风瞥了他一眼,宣判?
老子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怎么判?
你轻描淡写一句话,我这儿判错了,你来替我遭天谴?
“嗯……本官方才没有听清楚,尔等把案情再给我陈述一遍。”
正谄笑的甲午立刻皱起了眉头:“大人,您别开玩笑了,刚才我不是都说了一遍了吗?您这是……”
“啪!”
“本官的话,你听不明白吗?让你再说一遍!”
惊堂木一拍,甲午眉头皱得更紧了。
这秦风,今儿怎么回事?平常明明很听话的,这是搞哪一出?
他瞪了秦风一眼,不料秦风立刻反瞪了回去。
笑话,老子才是县令,还要看你一个师爷的脸色?
秦风手里摸着惊堂木,心里感觉刚刚拍那一下,真特么爽!
“咳……那小的就再陈述一遍。”
甲午毕竟不是县令,门外这么多人看着,他不敢在堂上公然和秦风作对,不耐烦地说道:
“本案,李老汉为原告,说自己带孙女在外卖家传宝玉,被张大官人哄骗回家,不仅拿了宝玉不给钱,还要强抢李老汉的孙女,状告张大官人。”
“张大官人辩护说宝玉本来就是自己的,是李老汉卖孙女,张大官人以宝玉相许,却被李老汉耍了,打了他张府的人,还把宝玉和孙女都带了出来。”
秦风听后,点了点头:“原来如此,那依你之见……”
甲午没等秦风说完,就开口道:“依小人之见,是李老汉诬告张大官人。”
“为何?”
“哼,李老汉和他孙女,形貌如同乞丐,如此之人,岂会有什么家传宝玉要卖?”
“而张大官人乃本地数一数二的富户,家里良田千倾,财帛满屋,岂会贪图他一块破烂玉石?”
“以小人之见,李老汉是诬告!请大人判张大官人无罪,李老汉不守信用,还动手打人,应该关进牢房,以儆效尤!”
“冤枉啊!冤枉!”
李老汉听完,又立刻喊起冤来。
“大人,快判吧!”
甲午催促一句,见秦风不为所动,从袖子里拿出一张百两银票,悄悄塞给秦风:“大人,快判吧!”
秦风瞥了甲午和他手里的银票一眼,没有接,冷笑道:“本官,还要斟酌斟酌!”
县衙门外,早就聚集了无数的百姓。
秦风的原主,荒淫无道,贪得无厌,名声早就臭出了十里八乡了。
百姓们聚在这里本也没指望他能公正断案,只想等着案子判完之后,人多势众骂上一通,扔些白菜萝卜什么的。
不想等了半天,这秦风居然破天荒的要“斟酌斟酌”。
“这秦狗,平日不是甲午说什么就是什么吗?今天难不成转性了,要好好断案?”
“秦狗素来贪得无厌,和那甲事业沆瀣一气,你指望畜生能转性?”
“狗能改了吃屎,这秦风都成不了好官!”
百姓们议论纷纷,嘴里对秦风没一句好话。
有些话,就连坐在堂上的秦风都能听见,虽然很不高兴,但这都是身体的前主人造的孽,他此刻只能受着。
而现在真正困扰他的,则是该怎么断这个案子。
甲午那百两银票一递过来,事实就已经很清楚了。
李老汉所言,才必然是真的。
只是断案要讲究证据,要以理服人,总不能秦风说什么是什么。
秦风在一旁纠结不已,甲午和张大官人,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秦风这是什么意思。
张大官人向甲午投去询问的眼色,甲午看了眼秦风,慢步走到张大官人身边,耳语道:“秦大人怕是嫌五百两太少了。”
“那块玉,也就值两千两……”
“那你不还是赚的?这样,你再拿五百两,我不光叫秦风判你无罪,还要李老汉把孙女送你,如何?”
张大官人看看年轻又水灵的女孩,脸上露出淫笑:“甚好,甚好!”
说着,就从怀里掏出银票,借着衣袖掩盖,交给了甲午。
“大人您瞧,张大官人多会做人,快判吧。你若是不按我说的判,我就把你贪赃枉法的事情,告上去,叫你立刻丢了这乌纱!”
甲午来到秦风身侧,又抽了两张百两银票,低声威胁道。
秦风依旧没接。
你特么敢在老子眼皮子底下玩这手?
这是要在系统面前陷我于不义啊!
看甲午的样子,恐怕早就对这些事轻车驾熟了!
秦风看着银票,瞬间计上心来。
他微微一笑对甲午说:“你把张大官人叫到旁边说话。”
甲午以为秦风是要就范,嘿嘿一笑:“是,大人。”
百姓们一看,这县令居然把被告叫到一旁窃窃私语,肯定有猫腻,又骂了起来。
“狗官!”
“果然狗改不了吃屎!”
“不知道那姓张的,又给了这狗官多少钱!”
“这种狗官,怎么还不叫雷劈死?”
李老汉听着身后的叫骂声,万念俱灰,神情绝望。
大堂一侧,甲午带着张大官人来到秦风面前。
“秦大人,张大官人诚心可鉴,您就别再要了。”
甲午说。
“不错,足足一千两,还望大人快点给个公断,可别胃口太大了。”
张大官人摇着扇子,插嘴一句,直接把金额给挑明了。
甲午眛下这么多,却并不紧张。
毕竟先前他们就是这么干的,每次都是甲午负责判案,贿赂也是拿大头。
秦风挑了挑眉毛,看了眼甲午,一千两,你TM就给老子三百两?
打发要饭的?
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
他看看二人,压低姿态,轻笑道:“一千两银子,足够了。”
“只不过这衙门内外,人多眼杂,张大官人实不该在此行贿,难保被百姓看见。前日才来了公文,皇上派了钦差各地巡查,专门走访百姓,查贪官污吏,这要是查到咱们这儿,我乌纱难保啊。”
公文的事儿,是真的有,还是甲午亲自告诉秦风的。
甲午一听,轻轻点头:“确实。大人放心,往后再有这种事情,小人一定注意,暗中行动。今日就……”
“今日好办,劳烦张大官人给写张字据,就说这银钱是捐给衙门,用来买粮赈灾的,到时候钦差真的到了,万一有不开眼的老百姓胡说八道,也好佐证。至于今天的案子,本官保证给张大官人一个公正。”
秦风抢了一句。
“倒是个法子……”
甲午点头,同时有些诧异:这废物,什么时候能想出这种主意了?
“麻烦!那就快点吧。”
张大官人急色,想快点把李老汉的孙女领回家,不疑有他,不耐烦地答应了。
秦风立刻叫甲午写了字据,让张大官人签字画押,然后才返回堂上坐定。
“咳,经大人审理,李老汉乃是诬告,骗取张大官人宝玉在先,打伤张家人在后,丈责三十,另将李老汉的孙女小悦赔给张大官人为奴婢。来人呐,给我……”
“啪!”
“哎呦!”
甲午伸手去摸令牌,秦风突然惊堂木一拍,直接拍在了他手腕上。
“一派胡言!本官还未审理,你一个师爷,怎敢宣判?”
【叮!喝骂僭越下属,官威+1】
秦风刚做出这个动作,脑中立刻响起了系统提示。
有意思,系统居然会根据他的动作给出官威值奖励?
虽然只是加了1点,但秦风明显感觉自己身上有了股微弱的气场,整个人跟刚刚醒来的时候,已经不一样了。
甲午猛然回头,只见秦风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坐在那里端正无比,双目圆睁,炯炯有神,正怒视着他。
什么情况?秦风这昏官,平日里就是个好吃懒做的大笨猪,怎么现在突然变得……威严了一点?
甲午察觉到秦风身上的改变,姿态不自觉地稍稍放低了一些。
“大人……你这是……”
“哼!你且退开,待本官公正审理!”
秦风大手一挥,将甲午从眼前扫开。
【叮!阻止污吏,官威+1!】
秦风心中大喜,又加了一点,呵呵,看来这系统养成,很简单嘛!
衙门外无数的百姓也都愣住了,往常不都是师爷宣判,冤枉好人,秦风看着的吗?
这狗官,今天是要唱哪一出?
“李老汉,我问你,你口中的家传宝玉,如今现在何处?”
李老汉不明所以,但还是颤着手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来,层层打开,里面果然有一块晶莹剔透的羊脂玉佩,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呈上来。”
秦风一声令下,一名衙役便从老汉的手中把宝玉夺了过去,送到秦风跟前。
秦风将那玉佩拿在手中,翻来覆去的看了一番之后,问堂下二人:
“李老汉,张大官人,既然你们两位都说这宝玉是自己的,想必对着玉佩极为熟悉。我且问你们,这玉佩一角有道几不可见的裂纹,是怎么来的?”
“张大官人,你先说吧。”
张大官人一愣,看看秦风,又看看甲午,眼睛滴溜乱转,支吾着说道:“那是小人……小人把玩之时,不小心磕碰的。”
秦风猛地一拍惊堂木:“一派胡言!”
【叮!看破犯人谎言,官威值+1】
又加了一点!
秦风都感觉自己坐得越来越直了。
“李老汉,告诉他实情。”
李老汉双眼顿时冒出了希望之光,激动地说:“小人的家传宝玉,完美无瑕!并无任何裂纹!”
“不错!这快玉佩,乃本官平生所见最完美的一块,其上根本没有什么裂纹,我只是诈称有瑕,想要试探一番。”
秦风倏地站起身来,惊堂木又是一拍,指着张大官人喊道:“大胆刁民,公堂之上,竟敢用谎言蒙骗本官,罪不可赦!来人,给我丈责三十,立刻行刑!”
言罢,他捏起一枚令牌,扔了下去。
这一番操作,真是惊呆众人!
张大官人呆住了,师爷甲午呆住了,满堂的衙役呆住了,就连衙门外看热闹的百姓们也全都呆住了。
片刻的安静之后,门外安静一片。
“这案子,断的妙啊!”
“这秦狗,不对,秦大人,今日居然真的公正断案了?我不会是在发梦吧?”
“难道是苍天有眼,让这秦风良心发现了?”
“这案子断的,才当得起我们这里的县令,才称得上咱们的父母官啊!”
“可是刚刚明明他还把这姓张的叫到一旁去嘀咕半天……”
“我看,是价钱没谈妥吧?”
之前大家都对秦风骂个不停,鸡蛋,烂菜叶什么的都已经准备好了,没想到秦风却给了他们一个大大的惊喜,不由得交口称赞。
但也有几个人,认为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觉得秦风之所以公正断案,只是因为价钱没谈好。
这时,甲午和张大官人也反应过来。
甲午急道:“且慢!大人,您可不能妄言啊,这案子,这案子……”
这案子,怎么能这么判呢?
收了人的钱还要打人,那以后这县城的乡绅碰上了官司,谁还敢给秦风送钱?
这张大官人要是真的打了,那以后这衙门吃谁?
“师爷,这案子还不明显吗?也不知道你先前是怎么判的,机智如你,居然也被这张大官人,给蒙骗了?”
甲午语塞。
刚才秦风的手段耍得的确漂亮,他无话可说,如今只能在心中咬牙切齿。
这秦风,怎么突然这么机灵了?
不对,不是机灵!
他一定是吃错了药了!怎么跟钱过不去呢?
张大官人也被秦风的宣判吓到了。
他四十多岁,鱼肉乡邻十几年,什么时候碰过钉子,什么时候挨过板子?
三十大板?这不是要他的命吗?
“秦风!你敢?!”
秦风冷笑一声:“本官乃是此地的父母官,本县所辖范围之内,十里八乡,都是本官的权力范围,你既然敢诓骗本官,就是藐视公堂,本官打你,有何不敢?”
他看向不知所措的衙役们,瞪着眼点了两个人的名,再次催促。
“王龙,孙大宝!本官的话,你们听不见吗?还不快点行刑?!”
二人面面相觑,他们手里的板子,打过老百姓,打过外来户,可从没打过张大官人这样的地主乡绅啊!
秦大人今儿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打、打吗?”
王龙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想确认一遍。
他们到底只是衙役,哪怕秦风的原主被甲午架空,但县官就是县官,身份在那摆着呢。
而且秦风点他们两个的名字,也是有原因的。
县衙的衙役,一共十二个,除了这俩,其他十个,都是甲午这个师爷弄来的亲戚,或者已经收拢的心腹,肯定不会听他的话。
而王龙和孙大宝,是这两个月新招进来的。
甲午对待这些衙役,向来是先打顿棒子,再给点甜头,收拢人心。
到目前为止,他只交代这些心腹给这俩新人下马威,脏活累活都安排他们俩干,还没轮到给甜头的时候呢。
“废话!令牌都落地了,还有不打的道理!给我打!”
【震慑衙役,官威值+2】
系统再一次响起,这让秦风越来越有干劲儿了,一张脸也变得严肃非常。
王龙和孙大宝被吓了一跳,他们何曾见过秦县令这副模样?
他们来这俩月了,升堂不下二十次,这县令还是头一次这么大嗓门,而且说话自带一股威势,令他们不敢违抗。
二人不再迟疑,一齐站了出来,一左一右,把张大官人提了起来,一脚踹得他趴倒在地,裤子往撩起衣袍,挥起杀威棒,交替着打了起来。
甲午有意阻拦,却想不到理由,犹豫之间,张大官人已经惨叫起来。
“啊——啊——秦风!你真敢打我?”
张大官人鬼哭狼嚎,头两声叫的是中气十足。
“啊——啊——姓秦的,你收了我一千两银子,还敢……让人打我?我要告到巡抚去,告你贪赃……枉法!”
张大官人挨到第四下,觉得自己腿都要被打断了,恶狠狠等着秦风,把秦风老底给揭了出来。
门外百姓本来听着这姓张的被打这么惨,挺高兴的。
可现在……
一千两银子?
那几个以为价格没谈好,才让秦风转性的人,迷茫了。
这一千两银子都收了,还能这么判?
这县令,脑袋坏了?

“秦大人……”

“大胆!”

【叮!打断甲午辩解,官威+2,机智+3】

系统那边,捷报连连。

秦风不给甲午说话的机会,怒而拍案:“这一千两银子,是张大官人捐献给衙门的!你却拿去中饱私囊!贪墨钱财,该当何罪?!”

“秦大人,我……”

甲午又要开口,却再一次被秦风打断:“你可知道本县地处偏远,县衙一应设施陈旧不堪,皇上虽圣明,却也鞭长莫及,恩泽不到。衙役们每年不过五两银子官禄!”

“这一千两银子,我早有安排!要拿出三百两来,奖励给衙役,下人!衙役每人15两,下人按照职位高低,奖励数目各有不同。”

“你却一人贪墨七百两?你把本官置于何地?你把为衙门卖命的兄弟们,置于何地?”

【情绪感染众人,机智+3】

秦风激动非常,义愤填膺,手舞足蹈,痛心疾首。

直说的甲午哑口无言。

直让衙役们听得两眼放光!

他们这些年跟着甲午混,虽说甲午也会给他们好处,但甲午都是给铜钱的,偶尔给银子,也都是碎银子,一两,二两的。

什么时候给过十五两那么多?

秦风一说要给他们十五两银子当奖励,这些人立马信了,甲午多年努力养的忠心耿耿地手下,几乎在瞬间,就倒向了秦风!

县令才是真对他们好的人呐!

甲午听到这里,心惊不已,他头脑不差,自然知道秦风在玩什么把戏。

他稍微往后面一想,就能推测出秦风要的“结果”是什么,想到那个“结果”,他心惊胆战,扑通一声跪下了。

“秦大人——小人……”

“住口!”

秦风再次使出了打断技能,命令一众衙役:“来人!给我搜,看看甲师爷身上,有没有那七百两银票!”

他可是亲眼看着甲午把银票收在袖子里的,只要搜就肯定能搜得到。

【叮!官威+2,机智+2】

系统明显也对秦风的机智非常满意,连连给出奖励。

这大堂衙役之中,有三个是甲午的亲戚,他们略显迟疑。

但其他人听得秦风一声令下,立刻上前把甲午给架了起来,粗暴地在他身上搜罗一番,果然搜出来了那七百两折得很好的银票。

“大人!张大官人所言不差。甲师爷身上,的确有七百两银票!”

衙役们义愤填膺,把银票交到了秦风面前——这些银票里面可有他们的赏钱!

甲午惧怕至极。

他从未想到,一直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架空在衙门里的县令秦风,今天居然突然发难,只用了一招,就把他这些年在衙门里的经营,全给毁了!

眼前这秦风,完全转了性,怎么看也不是那个昏聩无能,性子软弱,贪财好色的县令,反倒像是个……

青天大老爷?

还是个诡计多端的青天大老爷!

这完完全全,就是换了个人!

他惊恐地看着秦风:“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说什么胡话,本官乃是本县县令秦风是也!你莫非眼瞎了,连本县也认不得?!”

秦风意气风发,拍案而起:“甲午,你贪赃枉法,利用职务之便,贪污本县的赈灾款项,罪不容恕!本官现在宣判,重打你一百大板,革去你师爷之职,投入大牢,等候十日,发配至边疆做杂役!”

“王龙,你带三名衙役,前去甲午家中抄家,他一年俸禄不过七两白银,如今在县衙担任衙门五年。给他家中老小,留三十五两白银,剩余的,全部充公!”

“给我带下去!”

秦风扔出了从案子上的令牌筒里,抽出了今天的第三张令牌,直接扔在了甲午的脸上。

“是!”

几个衙役此刻已经把甲午当成了杀父仇人一般的存在,一个个怒目圆瞪。

谁让他一个人,想把他们所有人的“奖金”全都贪了?

四个人两个抓胳膊的,两个抓腿的,直接把甲午给举了起来,要往门外走。

“侄儿们救我!”

甲午慌忙叫道,他怕极了,之前他对秦风连哄带骗,控制了衙役之后,还以势相逼,把秦风看成个废物对待。

如今秦风咸鱼翻身,他岂能有好日子过?

发配边疆纵然可怕,但他更害怕秦风在他被发配的途中,就给他造个意外……

衙役之中,那三个甲午的亲戚闻声,稍作迟疑,还是站了出来,拿着杀威棒挡在了扛着甲午的同僚面前。毕竟甲午是他们的亲戚。

古人对亲人关系,还是很看重的,而且他们平日里一直都跟在甲午后面,为虎作伥,恶事没少做,心里觉得甲午不可能就这么倒了。

秦风见状,惊堂木第四次落下。

“啪!”

特么的,拍得他手都发麻了。

一声脆响,直落入那三人心底。

“你们三个,这是要造反吗?”

秦风眯起眼睛,打量着三人。

系统已经奖励了10点官威给秦风,如今的秦风,往那里一站就不怒自威,自成气场,给人的感觉都不一样。

凡是做贼心虚的,只要看上秦风一眼,立马就蔫儿了。

这三名衙役平日里跟着甲午,坏事没少干了,面对这一身正气的秦风,哪能威风得起来?

三人齐齐吞了唾沫,哑了嗓子,不知说什么好。

秦风见状,主动开口:“你三人是甲午的亲戚,本官知道。你们好吃懒做,跟着甲午欺负百姓,本官也知道!但罪魁祸首,是甲午,并非你们这种小喽啰。现在退下,我最多革你们的职,让你们哪里来的,滚回哪里去。”

“可你们要是想造反……”

秦风勾起一个不好惹的笑容,目光锐利地看着三人,话音拉长,没再继续说下去。

但他的表情,加上他的语气,直接破了三个人的心理防线。

站在最前面的人扑通跪下了:“大人饶命!小人平日里所作所为,都是甲午指使的!小人……小人原本来到县衙,是想做个好差人的!”

扑通,扑通。

甲午另外两个侄子也跟着跪下了:“秦大人饶命,我二人怎敢造反!挡在前面,是想……是想……大义灭亲,亲自给甲午上刑!”

“这还差不多,那本官就依你们所愿,甲午的一百大板,就交给你们了!”

秦风满意地点了点头。

于是原本四个衙役扛着甲午,变成了七个……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