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深空阅读网 > 美文同人 > 弃妃逆袭:邪王日日追妻忙

弃妃逆袭:邪王日日追妻忙

明夏 著

美文同人连载

萧令月,北秦国又蠢又坏的萧家大小姐,痴恋翊王,设计逼他娶她为妃,却在大婚花轿中惨死,血染长街!再睁眼,现代医毒世家传人穿越而来。人人辱她、欺她、讥讽她,连夫君都要把她活活掐死!很好,她这辈子还没受过这种委屈,索性顶着污名,扑倒战神夫君,扔下一纸休书跑路。北秦国万人敬仰、战无不胜的翊王爷满身怒火:“来人,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抓住她!”五年后,她摇身一变,披着马甲重回京城,正准备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谁知转头就落到了前夫手里。隔天,王府就传来消息,翊王爷抱着枕头站在卧室门外哄王妃:“乖,让本王进去睡吧。”“找你的侧妃去!”翊王勃然色变,“什么侧妃?除了王妃之外,本王不近女色!”

主角:萧令月战北寒   更新:2024-01-20 05:1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令月战北寒的美文同人小说《弃妃逆袭:邪王日日追妻忙》,由网络作家“明夏”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萧令月,北秦国又蠢又坏的萧家大小姐,痴恋翊王,设计逼他娶她为妃,却在大婚花轿中惨死,血染长街!再睁眼,现代医毒世家传人穿越而来。人人辱她、欺她、讥讽她,连夫君都要把她活活掐死!很好,她这辈子还没受过这种委屈,索性顶着污名,扑倒战神夫君,扔下一纸休书跑路。北秦国万人敬仰、战无不胜的翊王爷满身怒火:“来人,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抓住她!”五年后,她摇身一变,披着马甲重回京城,正准备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谁知转头就落到了前夫手里。隔天,王府就传来消息,翊王爷抱着枕头站在卧室门外哄王妃:“乖,让本王进去睡吧。”“找你的侧妃去!”翊王勃然色变,“什么侧妃?除了王妃之外,本王不近女色!”

《弃妃逆袭:邪王日日追妻忙》精彩片段

    第1章

    “新娘子自杀了!!”

    北秦国,帝京,华灯初上。

    红妆十里的长街上,骤然响起一声尖叫!

    喜庆的乐声顿时被打断,迎亲的队伍乱成一团,嬷嬷丫鬟惊慌失措的尖叫着,无数百姓惊讶地看着队伍中间,那一顶八人抬的龙凤花轿。

    此刻,花轿底部正滴滴答答渗着血。

    血迹一路蜿蜒,触目惊心!

    “快来人,把新娘子扶出来!”喜嬷嬷大喊着,几个丫鬟赶紧冲上前,从花轿里拖出了一个凤冠霞帔、蒙着喜帕的女子。

    只见她手腕处赫然是一道深深刀口,鲜血喷涌而出,一把带血的匕首掉在地上。

    “先扶进去,叫太医过来!”王府管家皱着眉,眼底满是厌恶。

    痛……

    萧令月昏昏沉沉之间,只觉得剧痛袭来,有人粗暴地拖拽着她的身体,昏沉的神志逐渐清醒。

    她睫毛微动了动,听到四周传来的嘲讽议论声。

    “看呐,这萧家大小姐割腕自杀了!”

    “要寻死也不早点死,等花轿抬到翊王府门口了才死,她这是存心恶心我们翊王爷吧?”

    “她用卑鄙手段算计翊王,逼得王爷娶她为正妃,现在眼看就要达成目的了,竟然在花轿里割腕自杀,这女人脑子是进了水吧?”

    “那可未必,谁不知道翊王厌恶她至深,她若是真嫁进翊王府,那也是守寡一辈子的命!还不如现在死了,到死都占着一个王妃的名头,这女人心思恶毒着呢!”

    “……”

    萧令月一时茫然

    萧家大小姐……是谁?

    忽然,脑海刺痛一闪,大量陌生的记忆喷涌而出。

    萧令月愣住了,她竟然重生了?

    几个丫鬟将她扶进新房,往喜床上一丢就不管了,匆匆忙跑出去。

    萧令月头晕眼花地坐起身,一把掀开碍事的喜帕,就看到手腕上狰狞的伤口,鲜血还在汩汩往外冒。

    割得这么深,明显是不想活了。

    萧令月咬着牙扣紧手腕穴位,紧急止血,用嘴咬着喜帕,撕下布条,将伤口紧紧包扎。

    她忙着处理伤口,一时没注意,过量失血导致的身体异样不断传来。

    萧令月感觉自己喘不上气,一种异样的难受感从体内升起,整个人就像进了蒸笼里,汗水顺着冷白的侧脸滑落下来。

    等等……

    她忽然意识到不对,这不是失血反应!

    她中药了!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被人下了药!

    割腕不是为了自杀,而是为了放血,减轻药效……

    萧令月顿时意识到不好,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大出血刚刚止住,体内的药效瞬间开始汹涌。

    她扶着床沿想要起身去找水,双腿却一阵阵发软,差点摔在地上。

    偏偏就在这时,屋外又传来杂乱的人声。

    “王爷,您息怒……”

    “滚开,本王倒要看看,她到底想干什么?!”

    一道冷冽震怒的声音响起,大步匆匆,径直踹开新房门。

    “砰——”

    巨响声吓得人心里一颤。

    王府管家、侍卫、丫鬟惊恐跪了一地:“王爷息怒!”

    萧令月半跪在床边,勉强抬起头,模糊的视野里,只看到一道修长冷冽的墨色身影站在门前。

    那就是,翊王战北寒!

    “都给本王待在门外,没我的命令,谁都不许进来!”男子冷冽如雪的声音响起。

    “砰!”新房大门猛然甩上。

    紧接着,脚步声声逼近,如同催命一样。

    “呃!”萧令月痛苦地皱紧眉头,纤白脖颈被男人一把掐住,重重按在大红的喜床上,五指狠戾的收紧。

    缺氧的痛苦,失血的虚弱,以及体内叫嚣的药性不断翻涌。

    萧令月本能地挣扎:“放……放手!”

    铺满整个喜床的花生、桂圆等吉祥物件,被她挣扎的动作扫下床铺,稀里哗啦洒落一地。

    “王爷……”屋外的管家等人听到动静,惊慌开口。

    “闭嘴,都给我滚!”战北寒戾气的怒吼道。

    屋外瞬间安静下来,人都走了。

    偌大的喜房里,只剩下一对还没来得及拜堂的新人。

    新郎官掐着新娘子的脖子,眼含杀气,狠戾不留情:“萧令月,你竟敢在本王的花轿上自杀!这么想死,本王现在就成全你!”

    “唔……”

    萧令月被掐得喘不上气,眼前一阵阵发黑,完全说不出话来。

    男人的五指仍然在收紧。

    这个混蛋……他当真要活活掐死她!

    萧令月憋住一口气,手指摸索着抓住男人的肩膀,顺势扫过颈部,在战北寒还未来得及反应之前,找准穴位,猛然用力一击!

    战北寒猛地浑身一僵,身体瞬间被点了穴,僵硬地倒下来。

    “咳咳咳!”萧令月这才费力地挣脱他的手,歪倒在一侧,捂着脖子拼命咳嗽。

    差点就憋死了。

    “萧令月,你敢偷袭本王?!”怒火中烧的声音响起,字字磨牙。

    萧令月转过头,看到战北寒一张俊脸,黑得可怕。

    她恼怒又好笑:“你要杀我,我为什么不敢偷袭你?”

    因为差点被活活掐死,她嗓子受了伤,音色低柔沙哑,莫名撩人。

    “你!”战北寒气得咬牙,“你一个废物大小姐,从哪学来的点穴之法?”

    这点穴法极为精妙罕见,他用尽全身功力冲击,竟然都冲不开,反而隐隐有经脉胀痛、内功反噬的感觉。

    “我劝你,还是省点力气吧,这点穴法没我解开,你这辈子都想冲开……呃!”

    萧令月话还没说完,声音一变,眉头紧紧皱起。

    该死……

    这具身体没有内力,她快压不住体内的药性了!

    她所中的这种虎狼之药,要解药不难,难的是她手边没有药材,如果迟迟不解的话,说不定就有性命之忧。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办法,就是……

    萧令月目光幽幽地望向战北寒,眼神有些诡异。

    “你想干什么?”战北寒被她盯得浑身发毛。

    “你,睡过女人没?”萧令月突然凑上前,水润朦胧的乌眸盯着他,冷不丁问了一句。



“别吵了,自己吃自己的,不用分给我。”萧令月突然体会到二胎家庭的不容易了,干脆一锤定音。

“娘亲……”

“吃饭的时候不许说话,乖乖吃!”

娘亲的威力是无穷的。

两个小家伙顿时乖了,安静低头吃面。

萧令月心里暗松一口气。

因为食材不足,她做的只是最简单的阳春面。

越是简单的东西,越考验手艺。

汤里面加了一点香油,用细盐调味,浅色的细面浸润在微褐色的汤汁里,点缀着香葱,最后卧上一个金灿灿的荷包蛋。

色香味俱全。

两个小家伙吃得头也不抬。

北北吃惯了萧令月的手艺,动作还算矜持。

寒寒就豪迈多了。

小脑袋都恨不得钻进碗里,风卷残云一样。

一大碗阳春面眨眼就被吃得干干净净,连汤都喝光了,撑得他直打饱嗝:“嗝……”

“是不是吃撑了?”萧令月有点担心地揉了揉他的小肚子。

“没有……嗝,我还能再吃一碗,娘亲做的面太好吃了!”

“我吃完了。”北北轻轻放下筷子。

萧令月看了一眼他碗里,居然只剩下了三分之一,不由惊喜。

她煮的面,分量多少她清楚。

北北平时顶多只能吃一半,因为他肠胃不好,平时少食多餐,胃口自然不如寒寒。

“北北,你就吃这么一点?真的吃饱了吗?”寒寒看到他没吃完,脱口而出:“你吃的比狼牙还少!”

“狼牙是谁?”

“是我爹爹养的一只狼犬,叫狼牙。”

“你拿我跟狗比?”北北不敢置信。

“不是啊,我就是打个比方。”寒寒赶紧解释,手里比划着:“狼牙很大只的,它站起来有这么高……”

他比了个比北北还高一截的高度。

北北怒道:“你是说我还没有一只狗高?”

寒寒:“……”

完了,解释不清了!

萧令月憋笑憋得肚子疼。

她也不开口帮忙,十分恶趣味地托着下巴,看着两个小家伙打官司。

正厅宴席上。

“沈晚”母子离开后,宴席就正式开始了。

各种美食佳肴如流水一般送上来,歌舞登场,美酒飘香。

宾客们纷纷端着酒敬贺老侯爷,恭维声不断。

“在下敬老爷子一杯,祝您长寿安康!”

“我也敬老侯爷一杯。”

“诸位同乐,同乐!”老侯爷红光满面,举着酒杯回礼,仰头一饮而尽。

满堂宾客大声喝彩:“好酒量!”

“老爷子真是老当益壮,风采不减当年啊。”

“哈哈哈,诸位过奖……”

满堂笑语声不断,热闹非凡。

只有主桌上气氛凝滞。

翊王战北寒冷着脸独坐一方,手里端着酒杯,一杯接一杯的喝。

他的酒量惊人,千杯不醉。

酒意熏染下,他俊美冷冽的脸颊泛起一抹浅浅红晕,凛冽的凤眸更加幽暗凌厉,周身三尺,气势犹如冰冻。

给太子敬酒的宾客都下意识绕过了他,满堂热闹喧哗中,只有他在的位置格格不入。

太子微笑着应付完一批宾客,转头看到他又喝光了一壶酒,不由蹙眉。

“北寒,你少喝一点,醉酒伤身。”

战北寒随手拿了一壶新酒,倒满一杯,凤眸斜斜睨向太子,透着一股桀骜冷冽之气。

“大哥,你不是不知道我的酒量,别瞎操心。”他端着酒杯,抵住薄唇。

北秦国上下,只有他敢这么跟太子说话。

幸亏这是亲弟弟,否则太子早抽他了:“大哥知道你心情不好,但喝酒有什么用?早就劝你跟寒寒好好交流,你偏不听,寒寒那个倔强性子也是跟你学的。”

战北寒砰的一声把酒杯砸在桌上,沉冷的眸子迸出怒火:“跟我学?我什么时候教过他追着女人跑,连爹都不认了?”

小说《弃妃逆袭:邪王日日追妻忙》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太子无奈地说:“你是没教过,但你明明看出他喜欢沈三小姐,还非要当着他的面,质疑沈三小姐居心不良,把人家儿子都给气到了,寒寒能不生气吗?”

“他懂什么?那个女人明摆着就是哄他的,就他蠢得要死,追着人家喊娘!”

战北寒咬牙切齿:“本王的脸都被他丢尽了!”

这么多朝臣勋贵都在,眼睁睁看着翊王府的小世子追着一个丑女人非要认娘,为了她连亲爹都不认了。

这让堂堂翊王的脸面往哪搁?

太子勾唇笑道:“所以你这么生气,到底是因为太丢脸?还是因为关心寒寒,怕他被人骗呢?”

战北寒一噎,冷眼瞪着他:“大哥看我的笑话,好像看得很开心啊?”

“是挺开心的,难得见你气成这样,竟还有些怀念。”太子莞尔一笑,十足的恶趣味。

太子又说:“别怪大哥没提醒你,明天可是寒寒要进宫给父皇请安的日子,你今天要是不把他找回来,明天父皇问起,我可不会帮你说话。”

战北寒:“……你是亲哥吗?”

“我还是寒寒的亲大伯呢。”太子微笑道:“尊老爱幼是美德,别总欺负你儿子。”

战北寒:“……”

这大哥八成是眼瞎了,没看到那臭小子都快骑到他头上了吗?

到底谁欺负谁?

这时候,太子派出去找人的侍卫悄悄回来了。

“人找到了吗?”太子问道。

“找到了,但是……世子偷跑进了后院,属下不便跟进去。”

后院是女眷住所,侯府的姨娘、未出阁的小姐们都住在里面。

侍卫不方便踏足,免得引起误会。

太子沉吟片刻,看了眼和宾客谈笑敬酒的老侯爷,觉得不便打扰。

“既然这样,你去找侯府管家,就说本宫的话,让他安排个嬷嬷或者丫鬟,去后院把世子接出来,他大概是去找沈三小姐了。”

“是,殿下!”

侍卫匆匆去了。

太子又看向战北寒:“等寒寒出来,我们几个也差不多该打道回府了,你可不要再惹寒寒生气。”

战北寒冷声道:“大哥说错人了,不如你跟那小混蛋说,让他少惹本王生气!”

“然后呢?”太子反问:“你就等着明天寒寒进宫找父皇告状,父皇再把你骂一顿?”

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战北寒噎住了。

“大哥是为你好!”太子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你少惹寒寒生气,父皇就高兴,他一高兴就懒得管你,这总比他催着你给寒寒娶继母好吧?”

战北寒:“……”

“你府里那个侧妃,寒寒一直不喜欢她,你又不肯纳新人。难得寒寒遇到一个喜欢的女子,他愿意粘着,你让他粘着好了。小孩子的兴趣本就不长久,也许他过两天就不喜欢了呢?”

“照你这么说,他要是一直喜欢,本王是不是也要认了?”战北寒冷冷反问道。

“认了又能如何?”

太子温声道:“寒寒如果实在喜欢,你不如顺了他的心意,纳了沈三小姐就是,咱们北秦国也没有女子守寡就不能再嫁的规矩。你就是再不喜欢她,让她做个妾室也就罢了,就当府里多了个摆设,让寒寒高兴就行了。”

战北寒想起“沈晚”那张长满胎记的丑陋脸庞,眸底闪过厌恶。

“就她那张脸,当个摆设都不够格!脏了本王的眼睛。”

“谁让你儿子喜欢呢?”太子失笑,拍拍他的肩膀:“儿女都是债,你就认了吧。”

侍卫奉太子的命令找到管家,让他找个丫鬟或者嬷嬷去后院里接小世子。

小说《弃妃逆袭:邪王日日追妻忙》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