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深空阅读网 > 美文同人 > 大医直播间

大医直播间

三寸柳叶刀 著

美文同人连载

六尺手术台,三寸柳叶刀!赢,病人活!输,病人死!实习小医生偶获手术直播系统,从此横扫医学界,妙手回春,活人无数!

主角:   更新:2024-01-18 05:5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美文同人小说《大医直播间》,由网络作家“三寸柳叶刀”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六尺手术台,三寸柳叶刀!赢,病人活!输,病人死!实习小医生偶获手术直播系统,从此横扫医学界,妙手回春,活人无数!

《大医直播间》精彩片段

    第一章病历造假

    “主任,4月20日的病历上明明写着阑尾炎,为什么半个月后这份病历上却写着宫内出血!”

    “你们这是病历造假!”

    站在主任刘继明面前,陈群语气无比激动的看着手上的文件。

    半个月前,县里转诊来一个女病人。一直喊着肚子疼。

    接诊的是一个年轻大夫,看了之后说是阑尾炎,保守治疗或者手术切除。

    病人家老公急着外出打工,觉得一个阑尾炎不碍事,就决定回家保守治疗。

    谁成想误诊了,对方得的不是阑尾炎,而是宫外孕导致的大出血。等家人觉得不对再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错过最佳时间了。

    死了。

    这可是一级医疗事故!

    事情在整个院里闹得沸沸扬扬,陈群还记得患者家属几次上门讨要病历,院里都以各种理由拒绝提供,没想到半个月后,这份病历竟然已经完全变样了。

    而且现在还让陈群等几个当时在场的实习医生签字证明,当时诊断的就是宫内出血,只是因为病人没钱不愿意治病,才导致耽误了治疗时间!

    将所有责任,全部推到了病人自己身上!

    “啪!”

    “陈群!你放肆,这件事情是你可以议论的嘛,还有没有一点医院的荣辱感,赶紧给我签字,听到了没有!”

    刘继明怒拍桌子,狠狠盯着眼前的陈群。

    一级医疗事故,这可是要追求责任的,起码接诊的医生,职业生涯肯定是毁了。

    如果是其他医生,刘继明肯定不会如此的煞费苦心,但是这医生姓卫,连山县首富连常山的亲外甥。连常山小时候和姐姐相依为命,是他姐姐拉扯大的。而他姐就这么一个独苗!

    前段时间,连常山直接拿着三十万上门,找刘继明帮忙,不管是看在钱的份上,还是连常山的面子上,这个忙他刘继明都必须得帮。

    连山县是个偏远小县城,医疗事故这名词听的不多,懂的更没几个。县医院一家独大,基本上说啥就是啥。

    没想到现在问题卡在了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身上。

    这小子有点愣头青。刘继明各种暗示都听不懂。无奈之下,只能把陈群叫来办公室,打算“开导开导”。

    看着陈群一脸的倔强,刘继明深吸几口气,让自己的语气显得温和一些,“小陈呀,这件事情你其实不太了解,当时卫戌的诊断是正确的,只是因为笔误才写错了,我们不能因为这么一个小小的失误就耽误一个医生的大好前程,你说是不是?”

    陈群摇了摇头,沉声道:“刘主任,这事我非常清楚,卫戌那天确实是误诊了,根本不是笔误......那天我就在场。患者说右下腹疼痛,是有可能是宫外孕大出血,我当时就提醒他了,只是他完全不听我说......”

    回想那天的情形,陈群就有些生气:那卫戌上班不认真,患者都躺病床上了他还在和女朋友视频,患者多说了几句,他就不耐烦地打断:“阑尾炎就是这种症状,疼过一阵就过去了。你要么吃点消炎药回家保守治疗,要么就开刀,切了以后一劳永逸。”

    刘继明皱着眉,敲了敲桌子:“小陈,你才毕业没多久吧。上过临床吗?你一个新人,知道什么是宫外孕大出血,知道怎么区分阑尾炎和宫外孕出血吗?”

    “宫外孕的话都有停经史,有腹痛,腹痛是撕裂样的疼痛,还有少量的流血,而盆腔检查有宫颈举痛,后穹窿穿刺可以抽出不凝血液,血的HCG还是阳性,做B超也可以做鉴别。急性阑尾炎没有停经史,疼痛一般从脐周转至右下腹开始,没有流血,后穹穿刺是阴性的,血HCG检查阴性的,子宫附件没有异常回声。”陈群不假思索,张口就来。

    刘继明听的一愣:看不出来这小子还是个学霸?

    本想着连哄带吓让这小子签了字走人,现在看来是糊弄不过去了。

    于是刘继明脸一沉,声音立刻就拔高了几分,带着点不怒自威的意思:“小陈啊,大家都是一个医院的,理应互相帮助。今天你帮我,明天说不定我就能帮上你。卫戌他舅舅是谁你知道吧。别的不说,自打卫戌来了我们医院之后,光我们医院每年的医疗器材,连首富就捐了这个数!”

    他伸出手,狠狠的比了个五。

    “得罪了连常山,我们医院明年评先进可能就评不上。院长为了这个先进,费了多大功夫你是不知道?你不签不单单得罪连常山,老实说连院长都会记恨上你!到时候,你还能在县医院呆的下去?”

    看陈群默不作声,刘继明敦敦善诱道:“而且,你不是想转正吗?这事只要成了,我就帮你转正!”

    陈群抬头看着刘继明:“刘主任,我们学医首重医德。那卫戌一无医德,二不用心,连这样的小病都能误诊,偏偏毫无悔过之心,我前两天还看到他翘班和人去打牌,把人患者凉了足足两个小时!这种人就不该让他继续当医生!这次医疗事故就算揭过去了,以后还是会出现!难道还要让他再弄出一次医疗事故?”

    他脑海里这时候浮现的是受害者家属在医院大厅里哭诉的情形,一个三岁孩子,跟自己父亲跪在那里讨说法,男人是个农民工,不接受赔偿,一定要让卫戌坐牢,连常山用了点手段,让在工地干活的对方,发生了“意外”,摔断了腿,不但连工钱都拿不到,现在还只能爬着!

    一旦现在陈群签了这个字,做了这个伪证,那么一场医疗事故,就可能因此改变。

    受害者家属如果再来医院要说法,那就不再是医疗事故,而是医闹。

    该受罚的人没事,反而受害者要被舆论谴责,甚至是被抓。

    一想到那么大年纪一个男人,趴在医院大厅里哭的撕心裂肺,想要一个说法,却被反诬为医闹的画面,陈群就握紧了拳头。

    就冲这,陈群就不打算签字。哪怕这工作不要了,他也绝不帮那个草菅人命的卫戌,助纣为虐!

    刘继明一拍桌子:“混帐东西!你怎么说话呢?那没发生的事你能随便乱说吗?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给人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不行!?”

    陈群昂着脖子:“不行!”

    “反了你了!滚出去!以下犯上,我看你是不想在医院呆了!”刘继明气的直打哆嗦,指着办公室门口大吼。

    陈群一言不发,就要往外走。

    “对了!差点忘了提醒你!”冷冷瞄了一眼陈群,刘继明嘴角冷笑,“下个星期实习转正的名单就要下来了。你这几天可要好好表现,要不然,可能就得卷铺盖滚蛋了。”

    “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用不着我教你吧。年轻人火气旺,要时刻保持冷静。不要冲动行事,做事考虑考虑后果。连常山搞工程的,那些外地来的工人,有事没事就爱闹事,出了事外地一躲,谁也找不着!”

    陈群站在那里,双手捏成拳,努力压抑着怒火。刘继明的话就像一盆冷水当头浇了下来,淋的他浑身冰冷:连常山那样的庞然大物,在连山县只手遮天,他一个实习生,要人脉没人买要关系没关系,可怎么和人家扳腕子。

    可这种草菅人命的事情,他看不过去!



还没等陈群说什么,他忽然从梦中清醒了过来,天也亮了。

昏昏沉沉的叹了口气,陈群也没将这个梦当一回事。他觉得自己这两天肯定是压力太大了,所以有点妄想症。居然能做这么诡异的梦。

早上八点!

陈群急匆匆的跑到急诊科,找到急诊科主任张艺德报道,对方很快就给他安排了一个带教老师。

急诊科是真的忙,忙到两个人刚认识,这个相貌没什么特征的带教老师就带着陈群直奔处置室。

“会缝合吗?”

“会。”

“那好,等会你先试着缝合,我看看怎么样。”

“好。”

陈群深吸口气,跟着对方进了处置室,就发现这里居然有不少人。

稍稍一问才知道,原来是两帮混混喝了酒,在街头打架,双方不少人挂彩。带教老师指着一个胳膊挂彩的纹身哥,就对陈群道:“这个……你来缝合吧。”

陈群看那哥们蹭亮的光头就有点怕,心说怪不得你火急火燎的拉我过来。

但是没办法,这可不是买菜,你还能挑来捡去。人患者进来了,你就得治。别管对方什么来头……反正大来头惹不起,小来头不敢惹。

硬着头皮,陈群开始给纹身哥缝合。他技术本来也就一般,但今天不知为何感觉手特别的顺,一个缝合用不了十分钟就完成了。那带教老师一看,嗯,还不错。便拍拍陈群肩膀吩咐道:”他们的伤口你都处理下,处理不了的再叫我。“

陈群嘴角一抽,还能说什么呢,做吧。

花了整整一个小时,陈群可算是将这批不良少年患者给肝完了。整整一个小时,他都低着脑袋专心的缝合,缝合,再缝合。压根就不敢抬头和患者对视。

没办法,胆小啊。这些喝了酒的混混最不好伺候,一个不小心,说不定就要找你要点说法。要不咋说是急诊三宝呢。好在一直到最后,这些人也没怎么开口。大概是酒劲上来了,一个个都昏昏沉沉的,怎么摆弄都行。

出了处置室,陈群刚伸了个懒腰,那边急诊科的大门处,一行人急匆匆的冲了进来。担架上,一个浑身都是血的男人被急匆匆的推了进来。

“让让让!急诊!急诊!”

几个医生急忙冲了过去。这伤势一看就严重的不行,放在急诊科那就是排在第一顺位要接诊的了。陈群本能的跟上前,仗着医生的身份挤到了跟前,只一眼,就把他看呆了。

这患者看起来怎么这么眼熟?这不我玩游戏时候接诊的那个患者吗?

陈群心里还有些不相信,但是他一路跟着进了诊疗室,看着坐镇的主治下的诊断之后,就彻底相信了:左臂骨折,左腿骨折,左下位肋骨骨折,疑似脾脏破裂……

这也太巧了吧!

“快请普外刘主任来会诊。患者疑似胰脏破裂,内出血,出血量在……15”主治医生面色严肃,“外伤先不管了,准备手术吧。失血性休克了,先找出出血点在哪。”

检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脾脏破裂,伴有失血性休克。需要紧急开腹手术,必要情况进行脾脏切除。

这时,先前跑去请刘继明的医生也回来了,跟他来的不是刘继明,而是副主任医师张硕。

张硕一看检查结果倒吸了口凉气:“问题有点严重啊……送市医院吧。我们收治不了。”

连山县是一个小县,整个县里就一家医院。平日时候做做切阑尾刨腹产人流之类的小手术是够的,但像脾脏破裂这样的手术……也不是不能做。

张硕作为副主任医师可能技术上还差点,眼前这个脾脏破裂伴随严重出血的情况他确实力有不逮。但作为主任医师的刘继明,其实是有这个实力的。急诊科的这个主治医师之所以让人请刘继明,自然是知道对方做得了这个手术的。

但刘继明这家伙压根就没来!

别看是主任医师,这家伙在医院里人品极差,毫无医德。当了普外的主任之后,一天到晚一门心思想的全都是捞钱,捞钱,还是捞钱。他之前一听那小医生的描述,就知道是脾脏破裂伴随的内出血。

他能做,但把握不大。

最近他正想法设法的评职称,看能不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把县医院的副院长位置给弄到手。这种关键时刻,万一做一个手术搞砸了,那可就前功尽弃了!

所以刘继明当时就打定主意:这人要接,就让张硕或者别的主治接手,要么,就直接转院去市医院……反正每年给市医院贡献那么多钱,关键时刻就是转诊用的。

急诊这边的主治这时候也明白刘继明什么心思了,气的浑身发抖:“等人到市医院,那血都能流干了!”

这老大夫也是个脾气暴躁的,本来就对刘继明不爽,这时候更是上了火了。二话不说将电话打到了院长那里。别看人只是个急诊科主治,但这时候的气势强的好像自己才是这医院的院长一样。

“顾长生我告诉你!刘继明这种害群之马只要还在咱们医院一天,你这先进就别想!谁说的!我说的!”

火是发了,可还是没人敢上手术啊。眼瞅着这要再不动手术人就要没了,无奈之下一咬牙:“我来主刀!张硕你做二助!另外,再来个三助!”

能作急诊的大夫,一般情况下都算有着全科专精的技术的,只不过有的侧重内科,有的侧重外科。老大夫那一辈的医生更是什么都接触过。若不是年纪大了,这脾脏破裂他完全做的了。这时候也是人命关天,赶鸭子上架。总比这帮见死不救怕担责任的废物强。

结果在场几个医生刷刷刷都往后一缩,连副主任医师张硕都怂了。给老大夫都快气出心脏病了。

这时候,陈群实在是忍不了,举着手小心的走了出来:“郑医生,我来给你做二助。”

“你?”旁边一人立刻就不屑道,“你一个实习生逞啥能呢?”

陈群早看这帮怂货不爽了,闻言立刻一句话怼了回去:“你行你上啊。”

小说《大医直播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结果这话还真没人敢接。老大夫恨铁不成钢的虚点几下,扭过头缓声对陈群道:“那就你了。一会儿别紧张,我说什么你做什么。没事,我主刀,出了事情我的责任。”

“嗯”陈群心里感动,这才是真正的医生啊。身后这些都是些什么人啊。

其实陈群心里是不紧张的。他这时候的状态有些怪,因为脑子里昨晚刚刚做过一个一模一样的病例,以至于这时候思路非常的清晰。换了衣服进入手术室的时候,一点都不像第一次上手术台的雏儿。

这边手术刚开始,那边急诊大厅里就冲进来一帮人。直接逮着人就问:“刚送来的车祸病人在哪呢?”

“你们是病人家属?”护士上下打量着几人,看上去更像是下属啊。

只见为首一穿西装的男子掏出名片,飞快的说道:”那位是我们新来的县长,这次是秘密下乡访查来了。你们院长人呢,让他快点过来。“

那护士一听这还得了,连忙就给院长办公室去了电话。不过五分钟,院长顾长生就带着一帮副院长赶了过来。他现在心中那是一个悔啊。早知道这位有来头,那是无论如何都要给人救起来的啊。不然他这院长也不用干了。

他这前脚刚到,后脚刘继明也到了。还装出一脸焦急的样子:“病人呢!?病人怎么样了?我刚赶了一台手术,听说有脾脏破裂的急诊,人呢?”

顾长生狠狠瞪了一眼刘继明,这时候演给谁看呢。当下没好气道:“郑大夫在给看呢。你快进去吧……”后面的话没敢当着县长秘书的面说,但刘继明一听就懂:郑大夫毕竟不是普外出身,年纪又大,这脾脏破裂怕是坐不下来。

刘继明这时候正想烧冷灶,闻言二话不说踩开手术门就进去了。

结果一进手术室,刘继明眼珠子都瞪给惊的瞪出来了。

我看到了什么?那陈群怎么主刀了啊?

只见此时此刻,陈群正站在主刀的位置上,专心致志的做着手术。旁边,郑大夫一脸震惊加懵逼的干着拉钩的活计。

老大夫这时候脑子都还是一团浆糊。本来说好的他主刀陈群二助,结果上了手术台,开腹一看,他就有点头晕:事情比预想中的还要严重,整个腹腔此时都已经被血水淹没了。他急诊还行,这止血就不擅长了。当时就有点不知所措。

一旁的陈群一看情况,还真和昨晚自己在系统那边做的那个病例一模一样,当下不再犹豫,直接用了那外科圣手体验卷(伪),然后毫不犹豫的接过了主刀的位置。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本来陈群昨晚就有过一次经验,这时候可以说是第二次做这个手术了,几乎没费什么功夫,他就在胰脏下方找到了出血点。而这个体验券更是让他有了媲美外科教授级的手术水平,轻轻松松就缝合了伤口,原本狂涌的鲜血立马就不流了。

心惊胆战的郑大夫松了口气,扭头看向一边的麻醉师。

“稳住了。真厉害!”

“陈群!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看到主刀的陈群,刘继明顿时厉声喝道。他正愁找不到这家伙小辫子呢,可巧,这就被他逮到了。

“你一个实习生!谁给你的权力给病人手术的!你有行医资格证吗!你这是犯罪!“一连串的,刘继明人还没到跟前,就已经琢磨着怎么借今天这个事情把这小子弄走。

得罪了他刘继明,那就别想在县医院待下去!

一旁的郑大夫一皱眉,狠狠的瞪着刘继明:“我是主刀!小陈这是在我手下做指导手术呢!刘主任你有意见?”说着,还煞有其事的出声“指点”了两下:“对,你这个游离做的很好,之后要注意脾脏的切除……”

郑大夫在场,刘继明就有点心虚,自己这前脚说了做不了,后脚就屁颠屁颠的过来了,有种捡现成的感觉。但问题是他现在就是来烧冷灶的,这要是不让他上台,以后可就没机会在市领导面前表现了啊。

给领导治病,这多大的机会啊!就是再丢人,这手术也要蹭啊。

只是还不等他开口呢,那边陈群已经低着头出声了:“刘主任,这手术没你什么事了啊。你就不用过来了。”

“你说的什么话,病人现在情况多严重你看不出来吗?脾脏破裂这情况可大可小,你一个实习生……”

“好了。关腹吧。”

关腹?

正仗着自己资历胡吹的刘继明顿时呆住了,这手术开始才多长时间啊,有半个小时吗?这就做完了?

而在另一边的监控室里,顾院长和前来的县长秘书李炳蔚都是一脸震惊:不是说情况挺严重的吗?这就……结束了?而一旁的张硕更是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医学都学到狗身上去了。

这是天赋吧是天赋吧。要不然怎么解释一个实习生在短短半个小时完成脾脏破裂加胰脏出血的切除缝合手术的?而且这行云流水赏心悦目的动作是要闹哪样,还让不让我们这些普通资质的人活了?

而此时此刻,对此感触最深的人,当属就在手术室里的刘继明了。

咋在普外时候就没发现这小子这么牛呢。

“陈群我告诉你,躺在这的可是市里领导,你没把握你就早点承认,别逞强,出了事情谁也救不了你!"说着,刘继明就走上前去,探头探脑的看着病人腹腔的情况,想要找点问题出来给陈群难堪,也顺便让自己露一手。甚至这一刻他脑子里都在琢磨要不要想办法弄个医疗事故出来?然后自己力挽狂澜于既倒,再把人给救回来。

然而刘继明失望了,他只看了一眼,就知道自己没机会了。陈群的这个手术做的很好,脾脏破裂的地方被很好的切掉了,而胰脏上的出血点也被他完美的缝合,术野之下干干净净,简直比正常人的体内还要干净。哪怕是刘继明上手,也做不到陈群这样的地步。

这小子怎么回事?一个实习生怎么可能做到这么强?他应该没上过手术台吧。这技术哪里来的?一连串的疑问冲击之下,刘继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陈群关腹,缝合,然后开始处理病人的骨折。

小说《大医直播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陈群前脚离开办公室,刘继明后脚就把电话打到了连常山那里。

前因后果好一通说,又是添油又是加醋。

连常山寒声道:“陈群?他不签字对我外甥这事有影响吗?”

刘继明笑道:“连老板放心,这事情我有数,我找个由头把他弄出普外,调到其他科室,回头您再给院长那边去个电话,我们把执勤表动一动,他陈群就和这事一点关系没有了,等这件事过去了,再找个由头直接把他开除了事。”

虽然电话那头的连常山可能看不到,但他苟惯了,不自觉的就一脸谄媚。

连常山这才放心:“好说,我这就给吴院长打电话。妈的,敢不给我面子,很好!”

……

陈群愤怒的走出普外科:他是真想把这件事给捅出去,可一想到父母可能会因此被连常山的人欺负,他又有些犹豫担忧,下不了这个决心。

“陈群,你在工作期间表现不佳,不适合再待在我们普外,从现在开始,你被调去急诊科了,收拾你的东西走吧!”

刚回到办公室,还没坐下,就有一道冷冷的声音响起!

陈群握紧了拳头,几乎是立刻就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必然是刘继明以权谋私!

而且,刘继明把自己发配到急诊科,怕还只是第一步,十有八九,他是想让自己在医院干不下去的。

而果然,前来通知的小护士,将一份医院的处分书放在了陈群的桌子上,说道:“这是主任对你的处分,转正延后,如果在急诊科还是表现不佳,将不予录取。”

“处分?”

陈群一愣,为什么要处分他!

他拿起来处分书一看,怒火冲天而起!

处分书上说,他工作期间,医术不精,消极怠工。

陈群咬牙,这明显是刘继明以权谋私,打压他!

“玛的,不就是个破医院吗,老子不干了……”

陈群内心愤怒,身为治病救人的医院里,竟然充斥着这么多肮脏的事情!

可他到了嘴边的话,却又全部咽了下去!

这工作……他到现在都还记得母亲拉着他,从表姨夫家出来时候的心情。

他当时就暗暗发誓,绝对要混出个人样来,让父母再也不用向别人点头哈腰,也给这些看不起自己,看不起自己家人的人一个好看!

穷怎么了!?穷就活该被你们鄙视?

没关系怎么了?没关系就应该受你们膈应?

谁还不是爹生娘养两只胳膊两只手咋滴?

一个个怎么都喜欢门缝里瞧人!?

所以这工作,陈群无论如何都要保住,被处分就处分,去急诊就去急诊!

陈群木然,一句话没说,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直接走出了普外科!

“哼,整天傻了吧唧的,工作不好好做也就算了,还敢跟刘主任呛声,以为自己谁啊?现在被处分了知道厉害了吧?”

身后办公室中,有医生摇了摇头,小声说道!

“刚毕业的大学生,不就这个样子吗?在医院磨几年就知道什么叫现实了。”

“磨几年?你想多了,他一个实习医生,现在又得罪了刘主任,铁定不可能被医院录取转正的。”

陈群听着背后再议论声,握紧了拳头!

他内心烦闷,没有直接去急诊科,而是索性跑去医院小超市买了提啤酒,几包酒鬼花生,钻进宿舍一个人喝着闷酒。

然后他翻出手机,打开了那款名为“真实主题医院”的手机游戏,准备玩几把。

这是一款小游戏,玩法就是治病救人,医学方面的知识也还是带一点的。起码以陈群的眼光来看,那些手术时候的一些列举措,都是很正确的。

不过他今天确实倒霉,玩了好几次,一个病人都没救活。

好看的护士小姐姐当然就不给他看小秘密了。

“操!什么破游戏!不玩了,睡觉!”

不知道多久之后,喝的半醉的陈群,迷迷糊糊的,他听到了一些零星的机械化的女声语音!

“欢迎来到,真实主题医院!”

“已为您激活模拟医生系统。”

“获得新人礼包一份。”

“请打开新人礼包,激活第一个任务。”

“这梦也太真实了。”

梦中,陈群感觉到自己的脑海中,多了一个系统面板,和之前他玩的那个“真实主题医院”手机游戏的面板一模一样!

他点开了新人礼包。

顿时,系统的声音响起!

“真实主题场景: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新上任的县长下乡考察,在盘山公路上发生了车祸,浑身多处擦伤,多处骨折,并伴随有内出血现象,作为一个医生,我们有必要拯救每一个受伤的人……”

巴拉巴拉一通说之后,那个所谓的患者就被放在了手术台上。陈群定睛一看那血淋淋的人影,不由暗道了一声真惨!

陈群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状况,他觉得自己可能在做梦,但又觉得自己是清醒的,这些画面就像是在他的脑海中播放一样!

他饶有兴致的看着脑子里发生的画面,看着那个躺在病床上的病人,不由自主的就开始给对方进行诊断。

”嘟嘟“两声警报响起:你的医术实在是太渣了!还是再学习几年吧。

什么情况?现实中被人鄙视,一个破游戏里也鄙视他!

“看到患病的病人却无法施救,是不是感觉心有不甘?来试试外科圣手体验卷吧。可以免费体验成为外科圣手的感觉哦。”

陈群果断不能忍,点下了那个外科圣手体验卷。

一瞬间,无数信息纷至沓来,疯狂的涌进了陈群的脑海,病床上,患者的信息全都清晰的罗列在了陈群眼前。

”左臂骨折,左腿骨折,左下位肋骨骨折,疑似脾脏破裂……“

一系列的信息之下,陈群飞快的梳理着治疗方案。而梦境中,他本人更是走上前去,开始对患者进行治疗……

用了体验卷的感觉怎么样呢?陈群只想用一个词形容,行云流水,得心应手,开刀、止血,切除、缝针……一切都是那么地了然于胸,而这一次完整的治疗经验,也是让他收获不少。

此时陈群对这个模拟医生系统已经有所了解了。老实说这系统还真不坑人,就模拟方面来说是非常的逼真了。

“任务已经完成,奖励外科圣手体验卷(伪)一张!”

很快,系统的提示声响起!

小说《大医直播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连山县,县医院的急诊值班室,到晚上十一点后才渐渐平静下来。陈群才有时间,坐在靠椅上打了一个小盹。

才一睡着,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具极其具备科幻色彩的空间,面前出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立体投影,一个悦耳的女中音在耳边响起。

“您已激活模拟医生系统,正式完成新手真实主题场景,评价3颗星,扣除道具两颗星加成,评价1颗星,获得系统奖励1点。不算优秀,但也不算让人失望,请再接再厉。”

“请选择所在科室——病理科、儿科、妇产科、药剂科、心理科……”

不想当外科医生的医生不是好医生,陈群想了大学老师的一句口头禅,毫不犹豫地点了外科。

他眼前的立体投影立刻现出两幅迥然不同的图像,左边是自己的立体投影,右边是一个医学的技能树,尽管和平常所见略有差异,但也一眼就看清楚了。

“外科医生讲究‘学以致用,知行合一’,要求个人身体素质和医学知识完美结合在一起,才能有所成就。生理医学上没有所谓的天赋,任何天赋,都是各种生理组织彼此协调的最佳结果。

随着系统机械的声音,陈群见自己的立体投影上,各个部位出现了不同的数字,双手上更是出现了几组数据。

外科圣手:灵敏度6,力度5,准确性5,稳定性5,协调性5,肌肉记忆性能4。(性能偏下,建议先提升准确性,可使用点数1。)

右边的医学技能树的最下面,有一个红色的数值:实习医生136/1000。技能树的上面,则是各种专业知识分数,有个蓝色的分数在闪烁不定,分外显眼。

医学常识73/100。

比起其他平均四五十分的得分,让陈群有一种泪流满面的冲动,他作为大半个学霸,居然才是中等分数。

这系统也太严格了吧。

只是才有一点奖励,加在什么地方?

看着一大堆个位数的手掌数字,决定按照系统提示,提升一点手掌的准确性,毕竟,做手术时,一丁点的失误,都容不得!

不料陈群才举手点过去的瞬间,耳边响起一声惊呼。手掌一抖,一下点在了外侧。

“恭喜您,获得隐藏属性幸运值一点,祝你好运!”

还不等看清楚,陈群一下醒转过来,见正有人在外面大喊。

“医生在哪里,快来人啊!”

陈群一下跳了起来,一边甩甩脑袋,清醒一下头脑,一边朝外面跑了出去。

因为是凌晨,急诊部的人并不多。

在前台大厅中,几个貌似认识的不良少年,正簇拥着一个染黄了毛发的小青年,在大厅里乱喊。

“怎么又是这些人?”

陈群有些意外,因为这些人,正是早上他刚被调到急诊时,缝针的那些不良少年!

而当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之后,无论护士还是值班保安,脸色立刻变得古怪万分。

就连陈群,都愣了!

黄毛少年,嘴里塞着一个灯泡,似乎是取不出来!

陈群好半天才压抑住自己脸上的笑容,板着脸朝这群来过的不良少年走了过去,“这里是医院,禁止喧哗!都不许笑了,不然请你们出去!”

不过看着嘴巴里塞了一个大灯泡的黄毛少年,陈群嘴角实在是忍不住翘了起来,又连忙按捺下去。

“你们身上的伤还没好,是不是觉得没事做,想先吞个灯泡压压惊?还是偏要不信邪,认为嘴巴大到可以吞下一个白炽灯?”

“原来是小老弟,实在是太好不过了。告诉老哥,你能不能将这个灯泡取出来?”早上那个光头重重拍了陈群一巴掌,一脸古怪地盯着他。

陈群看了两眼,轻轻摇摇他的下巴,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他的咬肌已经拉伤了,导致肌肉痉挛,让牙关紧锁,无法动弹了……”

陈群准备用传统的方法,用棉花纱布垫着灯泡,然后再敲碎灯泡。不料刚一寻思,突然灵机一动,一种器械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他开口道,“你们等下!我去准备东西。”

陈群起身,朝侧面器械房跑去。

他刚离开没多久,有人来了。

“给他打麻药,别让嘴巴合拢,要是不小心将玻璃咬碎,进入肠胃和气管,就是大麻烦。小张,将他带到外科手术室。小雪,去找开口器械,拗开他的嘴巴!”

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刚一过来,就抢先安排起来,更是无视陈群的安排。

旁边一个小护士赶忙冲了过来,替他穿上白大褂,体贴细心的模样,更是让几个不良少年吹了两声口哨。

怎么卫戌也来值班?

正好回来的陈群一见那个宛如医院太子爷的青年,眉头就皱了起来。

他见卫戌见猎心喜的模样,再加上身上不少酒气,立刻知道卫戌是才从外面花天酒地了回来,酒劲上头,忍不住要表现表现。

“要是拗得开老子还用得着送他上医院?”

光头纹身老大斜眼瞟了过去,一脸不屑地瞪了过去。

“要是你们能拗得开,还需要医生干什么?”

卫戌哼了一声,上前一步,左手呈虎口捏着黄毛的下颚,右手猛然朝下一扳。

只听咔嚓一声,黄毛的下巴立刻错位脱臼,向下拉开少许。

卫戌轻轻将手朝灯泡拉去,更傲气冲天地地面前的光头炫耀起来。

“老哥,看着点!”

不料本应该应手而出的灯泡,连扯两下,都纹风不动。旁边的小护士连忙帮忙,将黄毛安置在座椅上,轻轻帮着用力向下拉扯下巴。

但灯泡依然卡在口里,依然无法取出来。

小黄毛更是发出呜咽的叫声,光头一巴掌扒开卫戌的胳膊,鼓着大眼睛瞪了过去。“你干什么,难道没听见他叫疼吗?”

卫戌有些恼羞成怒地吼了起来,“我是医生还是你是医生?”

“给我滚远一点,老子找的不是你这个医生,小心老子投诉你酒后开车……行医!老子就不相信醉医是合法的!”

光头的嗓门一下高了八度,其他少年更是起哄起来。

听到不良少年的讥讽,卫戌脸色越发涨得通红,大声叫嚷起来,“你们几个保安是吃素的,还不打110报警!”

小说《大医直播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光头眼神一下凌厉起来,立刻从屁股口袋里抽出一个手机,径直按下了110几个号码,面容越发狰狞起来,“玛的,老子帮你报警,我们小七被你弄成骨骼错位……”

手中拿着一个网兜一般东西的陈群,三步并两步赶了过来,连忙伸手拦住。

“大哥别生气,今天晚上是我值班,出了什么纠纷,都是我负责。我这位同事是过来帮忙,更不是坏心。毕竟这小兄弟的嘴巴肌肉已经痉挛,将下巴错位也是为了保护他的咀嚼肌。”

光头才收起电话,用手指戳了一下卫戌的肩膀,一脸不屑地道:“小子,学着点!不要以为披上白大褂,就是医生了!”

陈群将手中一个形如小型网兜的微创外科专用切除组织取出器,缓缓从黄毛松动的下巴伸了进去,将小型网兜给套在了灯泡上。

本来这是摸索着干,结果第一次就套上了。

陈群在心头嘀咕了一声,忽然想起刚刚加的幸运点,难道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他不由有些兴奋起来,再厉害的医生都会犯错,但拥有幸运星技能的他,是不是就不会犯错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以后,他将无往而不利啊!

只是,用脚趾头想,陈群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医术的高低,更多的是取决于自身的能力!

一想到这点,陈群才有些明白过来,这技能就如同手机游戏中的幸运值一样,有它不多,无它不少。纯鸡肋技能,不过系统免费送,不要白不要。

尽管心头嘀咕,但手掌没有纳下,缓缓将取出器的金属框架从小黄毛的口中褪了出来,然后用一小直角钳,将套在灯泡上的取物袋从四周包裹起来,将整个灯泡包裹在取物袋里。一拉丝线,将取物袋扎紧口子。

“好了,全包裹住了,就算玻璃碎裂,也扎不破口袋的。小张,拿小钉锤过来!”

陈群还没有说完,光头将手一抬,对着小黄毛的下巴一下,灯泡立刻被咬碎。

“哈,老哥今天涨见识了,原来还真有专门取灯泡用的工具。果然是活到老,学到老!你们这些小兔崽子,尽给老子惹麻烦,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们!小老弟,给我开二十个这样的口袋,老子拿回去,一人塞一个灯泡进去,看他们今后还敢不敢乱来!”

这话一出来,所有不良少年立刻化为鸟兽散,只剩下几个凑过来看热闹的值班医生和护士,纷纷捂嘴轻笑。

陈群走上前去,双手轻轻托着小黄毛下巴,缓缓揉了起来。“手掌拿开,不要说话更不许出声,我替你复位!”

陈群的跌打损伤疗法可是家传,趁着小黄毛不留意,一下就将下颚给复位了,干净利落,比起卫戌强行扯下他的下巴,手法力量可是高明不少。

“谢谢陈医生!”

小黄毛嘴巴一恢复说话能力,立刻规规矩矩地站起身来,对他一鞠躬,老老实实地道谢了一句。

“小七,去将药费给了,再开二十个这样的口袋,一个都不许少!”

光头从怀中丢过一叠崭新的百元大钞,吩咐起来。

旁边立刻又传来一片哄笑。

陈群不禁摇摇头。

等人一走,大厅里立刻议论起来。

“原来外科手术中的取物器还能这么用!比起垫纱布棉花安全多了,这倒是一个小发明!”一个值班的小护士惊讶说道!

“既然是小发明,不如就叫陈氏灯泡取出术好了,哈哈!”另外一个鹅蛋脸的小护士开玩笑道。

这话才一说出口,正在和小护士收拾器械的陈群,耳朵里立刻传来叮咚一声。

“恭喜您获得以个人命名的手术方法,手术难度0,适用性1,创新度8,评价五星,获得经验10点。”

“您是第一个以实习医生身份,获得个人命名手术,难度等级A+,奖励物品选择如下:A,将任何一个系统分支提高一个等级;B,5点系统积分;C,特殊道具一个。”

“你获得个人手术命名权,是否开启网络直播,向全世界推广这技术。友情提示:直播有风险,后果自承担。超过百分之五十好评加分,低于百分之五十好评扣分,请慎重选择。直播系统不受任何个人能力影响。”

居然还有直播?

就在陈群愕然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幅3D动画场景,以动画的形式,演示了用取物器套取灯泡的过程。面前还出现了一行字迹,是否用真人直播?

一想到小黄毛的造型,陈群立刻将真人直播否决了,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动画演示。他至少有九成把握,光是“灯泡塞嘴巴里怎么办?”这劲爆话题,至少不会让他得分很低。

不过陈氏太显眼了,改成“口中灯泡取出小技术”。

随着他心头一动,一个好像有些熟悉的网站立刻出现在了面前,眨眼间就将手术动画上传了上去,这才想起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夏绿特医院》,现代医学的发源地,现在更成为了医学的权威网站。

对于全世界医生来说,都知道这个顺口溜:

《柳叶》诚可贵,《医院》不可弃:若为强生故,两者皆可抛。

在医学领域,开创性地发明新药,才是所有医生的终极追求,其次才是发明新的手术方法。这条食物链就是那么赤果果,没有半点杂质。

当然,对于陈群来说,那些境界对他了一个实习医生来说,太过遥远。

他现在需要的是基本能力,知识经验可以通过长期训练获得,但个人身体素质这天赋,可是训练不出来的,当然是要提升自己的天赋能力!

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提升系统分支能力,动手术的可是双手,当然是提升双手能力。

手指才一点上,却没有发现有任何异样!

不知道为什么,就迷迷糊糊地在急诊室度过了一个晚上。

而陈群才发出去的那个帖子,在地球的另外一端,倒是引起了一点点小轰动,有了十多个回复。

小说《大医直播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